2015年1月14日 星期三

國際影業,馬上找數!|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January 14, 2015 at 02:13AM

http://goo.gl/0GXs6M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在此強烈譴責國際影業有限公司,不但在推廣叮噹文化上尸位素餐,更以版權之名行兇,向叮噹迷下毒手。這八年間,那種被老屈成侵權犯、含冤莫白的煎熬,不但直接傷害着每一個網主,亦化成厲鬼夢魘,入侵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令大家正常的溝通與創作,都變成在頸上的斬首刀下渡日。 【國際影業,馬上找數!】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在此強烈譴責國際影業有限公司,不但在推廣叮噹文化上尸位素餐,更以版權之名行兇,向叮噹迷下毒手。這八年間,那種被老屈成侵權犯、含冤莫白的煎熬,不但直接傷害着每一個網主,亦化成厲鬼夢魘,入侵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令大家正常的溝通與創作,都變成在頸上的斬首刀下渡日。 詳文:http://goo.gl/0GXs6M ,感謝 謎米香港 memehk.com 轉載

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國際影業,馬上找數!



國際影業,馬上找數!

文: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事隔八年,國際影業有限公司的名字再次出現在公眾視線上。八年前,牠用版權惡法殺死全港的大型叮噹(多啦A夢)網站,令大量珍貴的叮噹研究資料流失,網上一遍哀嚎。八年後,牠再次擧起死神鐮刀,瞄準香港市民對叮噹配音員林保全先生的悼念。

 甫踏進2015年,聲演叮噹的香港配音員林保全先生不幸辭世,全港市民莫不感到痛心。大家只能對着熟悉的叮噹圖像遙寄哀悼,網民唯有繪畫、分享林保全先 生與叮噹一起的畫像。電視台製作特輯,報章雜誌推出封面專題,回望香港多年來累積成的叮噹文化,傳揚這機械貓背後那份有如家人般的親切、輕燙心窩的溫暖。 這些事,本來都是獲得《叮噹》香港地區授權的國際影業,應該盡的本份、職責。然而,該公司在這方面的成績單,多年來由始至終都有如白紙般空白。套用摩亞大 人的說法:「咁係咪叫『尸位素餐』呢?」

 倒是《100毛》雜誌,使用了叮噹揮手回望的公仔作封面,內頁裏報道劇情、法寶、人物時使用了相關插圖,以及在一些經轉化的二次創作旁配上法寶圖片,國 際影業就有如殭屍彈出棺材般,跳出來聲稱雜誌侵犯版權。誠然,雜誌是在市場銷售,在資本主義商業市場上作牟利運作,有義務遵守商業市場上的規矩,包括版權 法。雜誌未經國際影業授權就率意使用圖片,的確有可能違法(註1)。

 不過是對香港人來說,眾所周知,國際影業一向跑得慢、唔夠快、無速度。立法會出版界功能組別議員馬逢國曾聲稱,要取得版權人授權其實很容易:「你去找劉 華問可否不收我錢,一個電話啫。」可是,連眞金白銀向國際影業購買的傳媒,其前線工作人員發現購得之物有問題時,不論怎麼向國際影業追討都沓無回音。不知 國際影業的人可否回答我們,若以其速度,雜誌要合法取得授權推出悼念專題,要等三年?十年?還是待至2112年?

 而且,商業市場牟利運作自有其規矩,但在民間大街小巷,市民日常通訊的合理使用,絕對是截然不同的情況。整整八年前,2007年1月20日,國際影業向 多個本港民間網站發出措詞強硬的律師信,逼迫他們在兩條道路裏選一條:要麼把網站上的圖片全滅,要麼把網站本身全滅。這些網站都是非商業、非牟利,甚至網 主自己嘔錢出來,爲叮噹作免費宣傳的。最後,香港叮噹迷只能無奈地寧爲玉碎。

 必須指出的是,當年這些叮噹網站使用的圖片量,都非常克制,大多數情況都是要介紹相關的作品、產品、設定、法寶等資訊,必須具備相關圖解作說明,才使用 之。更有不少圖片是網民自製的。這些圖片的使用,並無實質傷害原有作品的版權利益,亦沒有取代原作市場。即使使用量、流通量多數倍,都絲毫不可能取代原作 市場,不會對原有作品的版權利益造成實質傷害。相反,網站替叮噹免費宣傳、推廣,對原有作品的市場百利而無一害。這些叮噹網站,與刊出整篇整冊漫畫內頁的 眞正盜版網站完全不同。但國際影業就是要拿叮噹迷開刀,宣示牠對叮噹圖像擁有在香港的「主權」。

 當年的事震怒全城,亦令不少市民看清在「版權」之名義下可以有多邪惡、不義的事。網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嘗試聯絡國際影業,結果發現官方網站上 「contact us」的聯絡版面是僞裝的,按下「submit」後不會傳送任何訊息。網民又直接致電給國際影業,結果被cut線。市民怒火越益高燒。終於在2007年1 月30日,國際影業發出名爲「accouncement」及「啟示」(實際上應爲「announcement」和「啟事」)的文章,言之鑿鑿地說在「稍後 時間」聯絡相關網主,聽取心聲,交流雙方對網站的意見。事件中每一個網主都等了又等,等了又等,整整八載春秋過去,每一個網主都吃了三百六十五天乘以八年 的白果。國際影業這段時間做過甚麼?是否死了?要是死了還合理,可以死了八年後又突然彈出來,空閒地向另一處扔炸彈,那麼走了八年的這筆冤賬,國際影業現 在捨得向網民清還沒有?!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在此強烈譴責國際影業有限公司,不但在推廣叮噹文化上尸位素餐,更以版權之名行兇,向叮噹迷下毒手。這八年間,那種被老屈成侵權犯、含 冤莫白的煎熬,不但直接傷害着每一個網主,亦化成厲鬼夢魘,入侵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令大家正常的溝通與創作,都變成在頸上的斬首刀下渡日。既然國際影業 現在終於在大眾視線下蒲頭,二次創作權關注組要求國際影業,立即與每一個網主以及與本關注組,展開公開的對話,使我們有機會證明自己的清白。欠債還錢,天 公地道,國際影業拖欠全港市民足足八年的孽賬,是時候要清還。

延伸閱讀:《香港網絡大典》叮噹網站因版權問題被逼關站事件 http://goo.gl/BAOTwN

註1:我們說「有可能」違法,因爲目前香港版權法裏,也豁免了新聞報道時合理使用圖像的責任。不過,有關豁免規定圖像的使用不能超過報道所必需的幅度,這個幅度的限量往往很少,以事件中該雜誌的使用篇幅計算,未必能用這項豁免辯護。

2015年1月11日 星期日

100 毛與網民之分別:「UGC衍生豁免」平衡多方利益

100 毛與網民之分別:「UGC衍生豁免」平衡多方利益
原文連結1︰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1/10/95876
原文連結2︰http://wp.me/p5z9RR-3H


//網民對有關圖片的使用,聯盟認為應符合「UGC衍生豁免」,若政府採納本聯盟的方案,應當獲得豁免,以確保版權眞正的平衡,確保版權持有人享有商業買賣利益的同時,市民合理溝通的權利也不會受損。//

2015年1月8日 星期四

cap圖cap片需提供戲名同導演名

[cap圖cap片需提供戲名同導演名]
1月6日網絡廿三條(版權修訂)委員會會議,知識產權署提出cap圖cap片需要提供作品來源,包括戲名和導演名才獲得版權豁免

網上重溫
http://youtu.be/Ni0KbIkfcLk?t=40m58s


2015年1月5日 星期一

今次入肉喇!開始逐條審議有關豁免既條例!

今次入肉喇!開始逐條審議有關豁免既條例!
#InternetArticle23 Bill Committee
第九次《網絡廿三條例草案》委員會會議
日 期: 06-01-2015 (Tues)
時 間: 16:30
地 點: LegCo Meeting Room
Live Broadcast 直播: http://webcast.legco.gov.hk/public/zh-hk/Player


2015年1月2日 星期五

永遠懷念林保全先生

感謝你的聲音把一隻日本的機械貓,演譯成本地家傳戶曉的角色。 一路好走,林保全先生。


2014年12月31日 星期三

「網絡廿三」箝制新興網絡媒體

文︰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
原文連結︰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0055

香港現行的《版權條例》第39 條容許公眾在批評、評論及新聞報導時公平處理某一版權作品,只要給予足夠的確認聲明(即引用出處),就不屬侵犯版權;新聞報導而公平處理某一版權作品,該 聲音紀錄、影片、廣播或有線傳播節目更毋須作出確認聲明。但香港政府就以《2014 年版權修訂條例》 (下稱「網絡廿三」)為名,為相關條文設下重重關卡,箝制新聞及網絡自由。
「公平處理」四大條件緊箍咒
「公平處理」四大條件源於英國案例 (註一),英國及澳洲都沒有於批評、評論及新聞報導的「公平處理」之條文列明法庭須考慮什麼條件,為法庭預留空間作詮釋及給予法庭足夠彈性應付不同案情及 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但「網絡廿三」的新修訂下,政府卻套用2007年修例時過份保守、架床疊屋的思維,硬生生為每一條「公平處理」豁免編寫四大條件,將 普通法變成成文法例(註二),令法庭難以偏離已寫入法例的法律條文,變相限制法庭給予豁免時的彈性。
批評、評論新加「已向公眾提供」條件
在現行的法律條文第39條中,並沒有要求批評、評論時,該作品必須「已向公眾公眾發行或傳播」,但「網絡廿三」的新修訂下,在批評、評論某版權作品時,該版權作品必須「已向公眾發行或傳播」。
廢除現行為報導新聞的確認聲明豁免
若新聞報道在「合理地切實可行」下,將需要給予足夠的確認聲明才可引用原作品,聲音和視像等新聞報道亦不再獲豁免,變相為新聞報道多加一層審查。與 英國相關法例比較,「網絡廿三」的修訂以「合理性」(not reasonably practicable to do so) 判斷傳媒能否引用原作品,變相令報道需在法律上通過Reasonable test;而英國法例原文僅寫有(impossible for reasons of practicality) (不可能實行的理由),反映香港政府在參考英國法例時額外加入了新的關卡,令「網絡廿三」暗藏限制新聞自由的魔鬼細節。
打擊新興網絡傳媒及「公民記者」的冒起
遮打革命中,我們都見識到新興網絡傳媒及「公民記者」的傳播能力及速度絕不較傳統媒體遜色。「網絡廿三」中第39 條的修訂就正正嚴重打擊這一股新力量。香港政府新聞發佈多次拒絕網絡傳媒,令他們不得不依靠其他同行的新聞資料作報導,但作出這些報導時,非牟利的網絡傳 媒就必須嚴守「公平處理」四大條件、作品「已向公眾提供」及在「合理地切實可行」下給予「足夠的確認聲明」才可作出報導、批評、評論或引用。在新聞界分秒 必爭下,當這些網絡傳媒不能即時發佈新聞無疑是要閹割網絡傳媒,令其不能發揮應有的影響力。而「公民記者」更多是依賴其他媒體的資料作批評、評論、引用及 報導,就算是一般律師也未必能理解「公平處理」的四大條件,更枉論一段市民的「公民記者」。什麼時候需要「確認聲明」? 又什麼是「足夠的確認聲明」呢?什麼情況是「非合理地切實可行」?種種機卡都是要阻礙新興網絡傳媒及「公民記者」的冒起,打擊新聞自由的措施。
聯盟建議政府:
1. 刪除所有於「公平處理」條文下的四大條件;
2. 刪除第39條中要求「已向公眾公眾發行或傳播」的要求;
3. 保留現行法例第39(3)條中藉聲音紀錄、影片、廣播或有線傳播節目報導時事,不須附有確認聲明的豁免;
4. 確認聲明跟從英國條文以 ("impossible for reasons of practicality") 及取代 ("not reasonably practicable to do so");及
5. 引入「UGC 用戶衍生豁免」為網絡傳媒及「公民記者」提供最大保障。
版權及二次創作聯盟
2014年12月30日
註一:Hawkes v. Paramount 1934 Ch. 593, CA; Pro Sieben v. Carlton UKTV 199 E.M.L.R. 109 etc.
註二:《2014 年版權修訂條例》修訂後的 39(4) 條列明:


「在裁定處理作品是否公平處理時,法院須考慮有關個案的整體情況,並尤其須考慮—
1. 該項處理的目的及性質,包括該項處理是否為非牟利的目的而作出,以及是否屬商業性質;
2. 該作品的性質;
3. 相對於該作品的整體,被處理的部分所佔的數量;及
4. 該項處理對該作品的潛在市場或價值的影響。」

2014年12月14日 星期日

新聞透視 - 2014.12.13 - 權與限

新聞透視 - 2014.12.13 - 權與限 

雖然拍得沒有上次般一針見血,許多重點位都沒拍出來,不過都不失作爲入門,供大家簡單了解目前法例對創作陷阱處處;以及版權奸商不段張牙舞爪蠶蝕公共利益,甚至不顧作者本身的反對,不顧本身道理上謬誤處處,都要藉版權之名義,爲利益而向大家開刀。

網絡廿三唔貼心,開心 share 都有罪?

原文連結︰http://ift.tt/1651ZdR



 圖:蘋果日報 

於 12 月8 日進行的「版權修訂草案委員會」會議後,傳媒廣泛報導會議中,知識產權署助理副署長莊麗娟女士提及「轉載」影片或有法律風險(註)。
以下文字節錄是當日會議錄音記錄 22分 30 秒至 24 分40 秒有關毛孟靜議員之提問及知識產權署助理副署長之回應:
毛孟靜議員問:
「就我仍然係最介意係網上果度,例如尋晚我先至睇到一個片段係一隻大狗,好享受響度沖涼。咁我就完全不經大腦就分享了喇。咁如果佢,呢隻狗沖涼影片版權人可以話我未得佢同意,係用左佢既野。但果度係 facebook 果D係歡迎分享架囉。呢D係點樣計?界線係邊架呢?」
知識產權署助理(版權)署長當時回應:
「如果你話我地當一條片咁先算啦,咁應該背後有人就係呢,攝影者呢。咁如果我地就咁簡單黎講,攝錄者就係果個版權擁有人啦。如果佢將佢擺左上黎,佢自己上載左係個 facebook 或者D媒體上面,讓人地去轉載啦,咁既話呢,其實你咁當然係再轉載既話係無問題啦。
但係如果唔係既,係透過第三者未得版權人同意呢,將佢上載左,咁擺左上去,咁其實呢,無一個咁樣既同意呢授權呢,再轉載既,咁你再轉發出去時候,當中就有可能會有一個侵權既問題喇。咁至於你頭先講話,你擺得上出黎,就任人地去,即係免費去轉載咁樣,咁呢個就牽涉到係咪有一個,我地叫做 Implied Licence,係一個隱含既許可係度囉。
如果係果個客觀既情況係你認為呢,其實佢亦都無聲明或者你有一個合理既情況去相信係可以比你任意轉載既話,咁你可能就要視乎係咪有一個隱含既條款比你可以去 argue 囉。咁當然啦,如果你無辦法去釐清果個合法上載既作品,而你去貿然轉載既話呢,可能當中會有一定風險喇。」
不同的轉載方法可能受不同的版權條例所限制,例如以 BT、Foxy 或 P2P 方式都涉及把一部分,甚至全部分的作品向公眾分發及複製,因此可能侵犯向公眾分發的版權法例。但毛孟靜議員的提問是針對 Facebook 上按下分享掣的例子,此行為並沒有複製版權物,是屬於「傳播罪」的管制範疇。但修訂條文 28A條第5款就有關何謂「以向公眾傳播方式侵犯版權」中列明: 「如有關傳播的內容並非由某人決定,則該人不屬向公眾傳播作品。」意即如果轉載者不能決定所轉載的內容,他就不算以傳播方式侵犯版權,而這定義是同樣適用於民事及刑事的「傳播罪」中。現時,Facebook 用戶在轉載影片及相片時都不能改動該影片及相片,故此,現階段轉載者並不能夠決定有關的影片或相片的內容,不能說成「以向公眾傳播方式侵犯版權」。
科技日新月異,不難保證一天 Facebook 會為轉載的影片及相片提供修改功能時,就算用戶直接轉載及沒有使用可修改該影片及相片的功能,都有可能不受到修訂條文 28A條第5款的豁免,因而令單純按一下 share 掣都變成「以向公眾傳播方式侵犯版權」行為。
傳播罪之惡,惡在於其「扮中立」。以科技中立為名,把版權人一方的權利擴大到所有以電子傳播的方式也受網絡廿三所管制。傳播罪的所謂限制更會因科技發展一日千里或簡單的程式更改而不再適用(例如按一下 share 制),令一些合理行為再墜入侵權法網中。政府與其以十個砂煲九個蓋方法為網絡廿三條左修右補,倒不如接納本聯盟提出的「UGC 用戶衍生豁免」一勞永逸。
誠如陳志全議員於同日會議中指出:「既然政府將「傳播侵權」定義放到最大,網民爭取「個人用戶衍生內容豁免」保障自己亦合情合理。」
版權及二次創作聯盟
2014年10月11日

網絡廿三條法案委員會第六次會議影片



網絡廿三條法案委員會第六次會議影片
其他會議片段︰http://ift.tt/1wv6BT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