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20日 星期二

保障創作人,還是保障版權持有人?

前言:本文章由星河千帆撰寫及發佈,時間為2006年。經作者同意,謹把本文刊載於此,並以Public Domain發佈。

在香港獨立媒體上,找回思考的舊文:《縱論P2P下載》。他認為:「為甚麼外國也有P2P,但是香港的情況對版權持有者造成的損失特別嚴重呢?這是因為香港一直缺乏版權意識教育。要根治問題,是應從教育開始。」

不過,思考曾「寄電郵給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CASH),但得不到回覆。當時我是因為在課堂上聽其主席陳永華教授說過他們正在研究如何阻止網上下載,所以才寫下自己的意見,很遺憾得不到重視。業界現只管打擊、不理會教育問題,我也不想再花唇舌去給意見。」

思考還認為,「業界及政府共同合作,研究對兒童、青少年及成年人三個階層進行教育工作」,例如「一起製作電視節目,邀請受尊重及爭議性較低的影音業界人物來向市民介紹究竟開拍一部電影、創作一首音樂、製作一隻唱片是怎樣的一回事,從而令市民明白當中是付出多少努力,那麼市民心中自能盤算一隻唱片、一張戲票是否值這個價錢。如果市民能夠真正明白應該支持創作人,那麼就算有多少 P2P、多少盜版商人;就算市場由買賣實物變為買賣數碼檔案,版權持有人都能夠得到其應有的回報。」   

問題是,到底CASH宣傳他們的所謂版權時,是真的本着保護創作人的思想,還是以之為一支虛張的旗幟。如果是前者,進行像思考提議的事,以它的財力、人力,以及和政府、商家的關係,根本毫無難度。不過,CASH是一間有限公司(這點可能許多人都不知道的),公司如何營運,大家有眼能見。  

版權持有者往往不是創作人,由於那些公司的財雄勢大,它有許多方法玩弄創作人,就如跨國咖啡企業魚肉南美洲的可可豆農民一樣。CASH不斷地把保護它們維持的版權持有人之利益,說成是保護創作人的利益,由始至終,只是一個企圖守着自己特權、所得着數的謊言。偏偏我們的政府卻被它牽着鼻子走。

原文發表於:2006年6月20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