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9日 星期日

「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諮詢文件」意見書

前言:本文章由知識產權關注小組撰寫及發佈。當時是2007年,知識產權署正進行侵權刑事化的諮詢。經作者同意,謹把本文刊載於此,並以Public Domain發佈。

註:以下為本小組提交予工商及科技局的意見書。

致工商及科技局轄下工商科第3部

「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諮詢文件」意見書

意見書提交人資料:「中大學生會知識產權關注小組」

聯絡人:胡志斌

(a) 應否擴大刑責範圍,以打擊在香港進行的未獲授權上載和下載活動;若然,又應怎樣擴大有關範圍(第一章);

* 無需擴大刑責範圍,現有法例已足夠
* 第一宗侵權上載案之判決已經有助日後同類追訴
* 擴大刑責將影響將來分散式傳播系統於香港之發展
* 圖文上載刑責化將嚴重影響網上討論空間
* 下載收藏圖片、文字、音樂、影像等刑責化將大為縮窄互聯網使用空間
* 侵權下載刑事化,則同時應審視其他類似條文,例如盜版光碟、盜版衣物及數碼產品等
* 反對「大量侵權下載刑事化」,此等數量難以取得令人共識的定位
* 牟利侵權下載活動已受現時版權法追訴條文之監管,毋需另行立法

(b) 應否在香港的版權法例引進條文,給予版權擁有人透過任何一種傳送科技向公眾傳播版權作品的權利;若要引進,侵犯這項權利的行為應否招致刑事罰則(第二章);

* 讓版權持有人擁有上述權利將嚴重影響分散式傳播系統發展
* 不應為將來、未出現之科技訂立傳播權利擁有者,以免影響技術發展
* 政府應同時審視現時在「All Rights Reserved」下使用者之媒體轉換權被剝削問題

(c) 應否修訂《版權條例》,規定互聯網服務商須為客戶在他們的服務平台進行的網上盜版活動承擔法律責任;若然,應在什麼情況下(例如在侵權活動中所擔當的角色、提供的服務類別、是否知情等)才會招致法律責任,又應為版權擁有人提供什麼補救方法或應否訂定刑事罰則(第三章);

* 互聯網服務商 (例如網上討論區) 現時絕大部份均不設內容過濾及審查,如是者將大為增加成本
* 中小形互聯網服務商難以判定每一個使用者上載之內容是否侵權,要求他們承擔法律責任必將嚴重壓縮香港中小形互聯網服務商的活動空間。特別是非商業性民間組成的服務供應者。

(d) 如按照(c)項所述修訂條例,應否就互聯網服務商須承擔的法律責任設訂限制;若然,應訂定什麼條件和程序,供互聯網服務商遵行,致使他們可受惠於上述的限制(第三章);

* 我們認為互聯網服務商只有在法庭下令後才必需作出指定行動,違反法庭命令之情況現已有法律監管

(e) 如不按照(c)項所述修訂條例,則可推行什麼合適的措施(不論是否透過立法)對付互聯網盜版問題(第三章);

* 強烈反對要求互聯網供應商設立自動過濾或頻寬限制,此類技術將嚴重打壓網上言論自由
* 版權持有人、互聯網供應商與互聯網使用者之移除及上訴機制需要由公眾監察,其審理過程必需完全公開,同時其制度必需令市民有簡易之上訴渠道
* 版權持有人、互聯網供應商與互聯網使用者之移除及上訴機制含技街困難,互聯網仍全球性媒體,其檔案儲存大部份並非在本港
* 版權持有人、互聯網供應商與互聯網使用者之移除及上訴機制之訂立及實行必需另行諮詢

(f) 應否在《版權條例》之下訂立特定的機制,讓版權擁有人可要求互聯網接達商披露涉嫌從事網上侵權活動的客戶身份;若然,有關機制應怎樣設計,又應由哪一方承擔提供資料的費用(第四章);

* 反對設立直接機制,我們認為披露客戶身份必需有法庭批准。

(g) 應否循法律途徑要求互聯網接達商保存客戶的網上通訊紀錄;若然,有關紀錄的保存期限是多久,又應否由版權擁有人承擔儲存紀錄的費用(第四章);

* 毋需制定新制度,而應善用現有資源
* 應仔細研究現時各互聯網接達商保存資料之格式及內容,並定出共通而適量之紀錄
* 此項費用不應轉嫁至使用者之收費

(h) 如不按照第(f)及(g)項所述修訂條例,可否制訂業內指引及措施,以加強版權擁有人與互聯網接達商之間的溝通,從而讓版權擁有人根據目前已有的法律程序,可以較便捷地從互聯網接達商取得關於涉嫌網上侵權者的資料(第四章);

* 任何新機制必需讓使用者有法庭審理之保障

(i) 香港應否針對侵犯版權行為引入法定損害賠償;若然,賠償幅度是多少,這制度應怎樣運作(第五章);

* 反對設立定額賠償
* 現時法例透過民事訴訟賠償版權持有人之損失,條文合理而有效
* 在侵權事件中,版權持有人並非必然有損失,所以定額賠償並不恰當
* 難以定義何為一件侵權作品,及難以介定何謂作品之傳播。難以定下公平合理的賠償金額

(j) 應否擴大目前對暫時複製版權作品所提供的版權豁免;若然,又應怎樣擴大豁免範圍(第六章)。

* Passive Cache 的豁免為國際一般做法,政府應該跟隨
* 關於 Active Cache 的豁免,就算在電腦技術最發達的地區亦仍在爭議中,政府應靜待及多參考意見

(k) 其他意見

* 現時全球各地之互聯網創作環境均強調開放、分享,但是次諮詢對於開放授權、資源共享等概念均非常薄弱,及毫無支援
* 是次諮詢之出發點完全基於商業版權持有人之訴求,對於小型或個體版權持有人及創作者,以及互聯網使用者之權益均嚴重欠缺考量
* 唱片及影碟亦為數碼環境之一,而使用者之媒體轉換權 (例如由唱片轉為電腦格式) 被剝削乃長久以來的問題,但是次諮詢竟毫無提及,令人難以接受
* 基於上述理由,是次諮詢在本質上及方向上均有嚴重失誤,諮詢必需取消,重新研究及分析互聯網之創作發展趨勢,以及現時版權法中各種對使用者之不公平、不合理或保護不足之條文,然後重新展開諮詢

中大學生會知識產權關注小組上

2007年4月22日 星期日

政府指暫時只有 182 個數碼版權諮詢回覆

前言:本文章由知識產權關注小組撰寫及發佈。當時是2007年,知識產權署正進行侵權刑事化的諮詢。經作者同意,謹把本文刊載於此,並以Public Domain發佈。

資料來源:《南華早報》22-Apr-2007, Consultation on Net piracy law flawed, critics say

南華早報的報道中,指出政府表示暫時只收到 182 個數碼版權諮詢回覆,當中 177 個為個人,5 個為組織。相對於同樣影響全港市民的兩個諮詢而言,是次收到的回覆數量不足稅制改革的一成及不足電子市場諮詢的 1%。然而,記者發現在網上討論區有著數以萬計的市民意見,而一段稱為「2036年的香港,上網用電腦請小心!」的反對諮詢提議的網上短片則有超過一萬五千人收看。

早前由本小組與 inMedia 合辦的民間諮詢會「保護產權=保護創意?」則有約一百人參與,反觀政府舉行的諮詢會則只有四五十人參與,而且有不少為獲邀人士,一般市民只佔少數。政府則表示無意延長諮詢,以及最終只會考慮收集到的意見。

諮詢將於四月三十日截止,餘下約一週時間,你又寫了意見書給政府了嗎?可以參考 OpenKnowledge 的這篇分析文章,內附簡易回應表及回應方法 (電郵、郵寄及傳真):
回應數碼環境版權諮詢最後衝刺:一人一表,要求重新諮詢

《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受影響社群

各位咪話唔關你事,殺到埋身有早冇遲!當中最直接受影響的社群包括:

◆Blogger、BBS壇主、網上歌/影/動漫迷會和網民

上/下載刑事化會影響廣大的網民,尤其是目前網上點對點聊天功能越發達,分享檔案是網上活動一個重要的部份。

定額賠償會影響一些以轉載舊新聞以作公民討論素材的論壇,歌/影/動漫迷的分享活動,亦會大受打擊。較早前叮噹迷的網站被封的情況會更頻密的出現,因為定額賠償變相鼓勵一些利益沒有受損的版權持有人不合理地到處追討賠償。

◆一般消費者

諮詢文件的第二章,以保護版權為名限制傳送科技的使用,實際是剝奪了消費者權益。譬如說,我們現在可以以DIY的方法把某些CD歌曲變成手機鈴聲,又可以以紅外線、藍芽、P2P、virtual server、ftp等的檔案與朋友分享。未來這些做法就可能因為這些法例而變得非法,甚至刑事化。

◆獨立創作人

雖然諮詢文件一開首說保護版權是為了創意工業的發展,可是相關的法例其是在保護大企業為主的版權持有人。在互聯網的世代,創作與消費互相重疊,很多用戶會於網上取得一些圖片和影像資源去再創作、remix或衍生。以事事以企業利益為先的版權概念來管理互聯網,結果只會打擊創意。若要推動創意,政府應該推動彈性版權,而不是以刑事化或罰款等苛法恫嚇獨立創作人。

◆科技開發者

互聯網科技發展迅速,當中包括點對點的傳送、快速下載方便讀者存取網站資料、新的傳送技術、新的媒介形式(如MP3)。政府針對性地打擊BT點對點、上下載刑事化、限制傳送技術使用等建議,最後只會打擊香港的互聯網科技開發和使用,使香港的科技發展滯後。

◆老師和教育工作者

目前的教育改革鼓勵學校按學生的需要,多搞「校本課程」,使用「現實」材料而非課本資料。很多時候教師都會使用網上資料/圖像自製教材,若下載刑事化,老師不單無法安心運用各種資訊,又或要花大量時間取得作者授權。結果老師要麼難逃法網,要麼教材貧乏。

◆圖書管理員

圖書館管理其中一個工作是「格式轉換」(format shifting),如把VHS 轉成DVD,又或把網上的影像變成CD或DVD以供外借。把傳送技術的使用視之為侵權,看似保障版權持有人的利益,實質限制學生學習的機會。

◆媒體工作者

一直以來媒體工作者都關注香港的言論自由,近年香港的主流媒體出現自我言論審查的情況,網絡成為爭取言論空間的另一個重要空間,與傳統媒體產生了良性互動。雖然這些版權諮詢沒有直接涉及言論查禁,但當中的過濾機制和提供用戶使用者資料的條文,未來絕對可以引伸到其他範疇,如色情、誹謗、國家安全等。

◆互聯網服務供應商(ISP)

若政府立法要求ISP設立簡易通報機制,移除/過濾侵權網站,又或提供用戶資料,變相是迫使ISP執行審查和侵犯用戶私隱。除了侵權的問題,記錄和審查用戶上網記錄的開支,隨時轉嫁到ISP和用戶身上。

2007年4月21日 星期六

《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諮詢文件睇真啲

為了讓各位更了解諮詢文件的內容,我們嘗試以淺白的語言,透過答問的形式以作介紹。

◆知識產權與創意

問:政府的諮詢文件和廣告都說,這次的建議是為了建立一個健全的版權保護制度,為創意產業的持續發展提供有利環境,聽起來難道不合理?

答:創意產業的前提,是要確保資訊流通,並開放更多資源,讓大家能從衍生(或稱二次創作)中學習,汲取靈感和培養創造力,正如《Free Culture》的作者Lawrence Lessig說,每一個人的學習,都是由複製(如copybook)開始;若要防止知識壟斷、培養創意氛圍,我們應鼓勵更彈性的版權制度。

◆下載刑事化的部份

問:政府的宣傳成日話盜版/侵犯別人的知識產權係偷嘢嘅行為,咁盜竊刑事化都好應該啫,點解要反對?

答:一直以來,香港在打擊的對像均為商業性及有組織性的盜版行為,如海關會打擊大規範的生產及售賣盜版光碟,而一般的版權爭拗,會以民事方法處理。因為一般非商業性的複製,並不會侵犯版權持有人的利益。互聯網活動的本質就是上/下載的活動,而大量的資訊亦沒有版權說明,若把所有侵權的上下載活動刑事化,只會浪費警力和公帑。效果上,任何網絡的使用者都是罪犯,任何互聯網活動都是犯罪活動。正如英國智庫IPPR說:「It doesn't make sense to have a law that everyone breaks」。

問:睇新聞好似話呢次諮詢主要係打擊侵權的點對點(P2P)上/下載刑事化,我小心啲咪無事囉,有咩問題?

答:P2P上/下載刑事化的確是政府主要宣傳的內容,可是除了點對點外,諮詢亦有建議要把所有下載活動(包括下載文章和圖片)刑事化。

此外,很多點對點或分散式傳播系統( 如Skype 、Freenet)均會自動下載大量資料及檔案, 以加快互聯絡速度,除非網民不使用任何的P2P 工具,否則很容易在不知情,以至不情願的情況下觸犯刑法。點對點的傳送,是互聯網科技發展的重要領域,若為了打擊侵權活動而令公眾放棄使用這技術,會把香港的互聯網科技發展嚴重拖垮。

◆限制傳送科技使用

問:傳送科技係乜?給予版權持有人擁有不同媒介傳播作品的權利,有咩不妥?

答:所謂傳送科技即包括如藍芽、MMS手機傳送、USB線傳送等。若政府給予版權持有人擁有所有媒體傳播作品的權利,亦即透過法例(而不是技術)去推動DRM(Digital Right Management)。

目前有一些產品如CD是被DRM所限制,規定使用都不得傳送/轉存到其他播放器(如由電腦傳送到MP3,又或CD轉為手機鈴聲)。DRM的使用,被認為侵犯了消費者的權益,因為買一片具DRM的CD即等如要使用其特定的播放器。故很多反對DRM的技術高手,會突破這個管理系統。若政府賦予版權持有人任何(包括未來)傳送技術向公眾發放的權利,等於從法例上推動DRM, 剝奪消費者的權益。雖然諮詢文件裏有「公眾傳播」的字眼,但在互聯網裏,自己電腦裏與網友的分享檔案,亦可被視為「公眾傳播」。

◆設立通報機制,要求ISP(互聯網服務供應商)移除/過濾侵權內容並提供用戶資料

問:乜野係過濾系統?有冇過濾系統有咩咁大不了?

答:世界上最有名的過濾系統是國內的Great Fire Wall,它能過濾某些網站的IP地址,甚至能過濾某些載有敏感字眼的網址。若因為將來修訂的版權法包括了通報移除/過濾機制,很容易發展為言論查禁的機制,甚至是某些新事物在為人所認識前已被濾去。

問:ISP合作打擊侵權有咩問題?提供侵權者資料唔係理所當然咩?

答:若版權持有人能有足夠、並被法庭認可的證據去提出檢控,ISP理應合作。然而,諮詢文件提出的是簡易機制,亦即在沒有足夠證據下,版權持有人就能透過ISP去調查個人的網上活動,這不單會侵犯私隱,更可能為監察工具。國內記者師濤,就因為雅虎向公安部提供用戶IP而被判洩露國家機密。而且建議中的通報機制是純粹向版權持有人開方便之門,被監察者會在毫不知情下被侵犯私隱。

◆法定賠償

問:聽講好多國家都有法定賠償的做法,國際通行有咩唔妥?

答:很多國家在實施法定賠償時,往往針對一些大規模、有組織或商業性的網上侵權,正如打擊P2P 一樣。可是現在的諮詢,並沒有公平使用的條款,以往政府在打擊P2P 又是針對非商業的個人。在這種執法文化下,實在看不出法定賠償對社會有甚麼建設性。

根據現有的法例,被侵權的版權持有人要證明其損失的具體數目才能追討賠償。引入法定賠償後, 版權持有人就不用證明自己的損失已能索償。對,你沒看錯,版權持有人無需證明自己被侵權的程度便可索償。然而,網上的轉載很多時候對版權持有人不會帶來任何損失,很多網上歌迷會、影迷會更會以轉載分享新聞/圖像來凝聚社群,若引入法定賠償,這些空間都難以生存。

2007年4月20日 星期五

回應數碼環境版權諮詢最後衝刺:一人一表,要求重新諮詢

版權獨大毀創意,網絡自由齊爭取!

還有一星期「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諮詢文件的諮詢期就完結了。

一直以來,政府的諮詢工作都靜稍稍地做,而且關卡甚多,填少了一個身份證又不算數,只會主動邀請一些友好企業與團體給意見;所以,我們發起,一人一表的行動,希望大家下載以下表格(pdf),填好後電郵(co_review@citb.gov.hk)或傳真(852-28694420)給工商科技局,並把副本電郵或 cc 給我們,我們將會於諮詢期完結前(四月廿七日),把所有的意見交到該部門,即時要求點算和回條收據.詳細安排會再公佈。

希望大家都能提出要求政府重新進行諮詢,因為整個諮詢文件均沒有提到公平使用,亦沒提到在地化網絡上流行的彈性授權,更沒有反映消費者和網絡使用者的意見。

亦因為這原因,我們於四月一日搞了一個公眾諮詢會,場刊可於這裏下載(pdf),以作回應諮詢文件的參考.以下為場刊的部份內容。

更多的資訊見:https://sites.google.com/site/okprojecthk/cib

--------------------

可以如何回應諮詢文件?

一)重新諮詢

因為這份文件的草擬只諮詢了版權持有人和ISP,而沒有互聯網使用、知識生產者和公眾的意見,故此政府應重新草擬新的諮詢文件,把不同意見納內諮詢範疇。

二)彈性授權、公平使用

應考慮把Creative Commons等彈性授權以法律條文本地化,並引入針對互聯網的公平使用條款。

三)刑事化部份

反對針對個人、非謀利、教育團體的上下載刑事化。

四)限制傳送科技與轉存

捍衛消費者使用權,反對給予版權持有人透過任何一種傳送科技向公眾傳播版權作品的權利。

五)通報ISP執行過濾與用戶資料部份

要在有足夠證據和法院賦權的情況下才能要求ISP移除/過濾網上內容或提供用戶私人資料,以平衡版權持有人與市民的利益。並要設立公開透明的上訴機制。

六)定額賠償

反對定額賠償,維持現有機制:版權持有人要證明自己具體的損失才決定賠償金額。

2007年4月8日 星期日

分析《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諮詢文件

前言:本文章由知識產權關注小組撰寫及發佈。當時是2007年,知識產權署正進行侵權刑事化的諮詢。經作者同意,謹把本文刊載於此,並以Public Domain發佈。

(註:此文修訂自早前的《細看侵權刑事化諮詢文件》系列,加入經過更多討論後的新見解及論述,歡迎各位細閱及廣傳)

政府現在進行數碼版權修訂諮詢,雖然政府主力宣傳當中關於 P2P 刑事化的部份,但我們可以看到文件還有更多令人擔心的地方,下文將與大家分析。

不過,在分析文件內容之前,更必需指出文件諮詢的方向及提出的建議是向版權持有人 — 尤其是企業 — 傾斜,並未有充份聆聽使用者的意見,亦未有充份考慮版權對社會整體利益的平衡。還有,雖然政府希望香港成為世界上版權條例最先進的地方,但是整個版權觀念仍是完全固守於舊式封閉版權,對日漸在世界流行的開放式版權未有支援,在是次諮詢中毫無提及。所以,整份文件除了內容及建議外,在方向及概念上都有著根本的問題。

第一章 – 未獲授權而上載和下載版權作品的法律責任

很多人都談論此章有關點對點下載 (P2P) 的部份,但要留意的是諮詢包括的範圍並不單止是 P2P。對於擴大刑責範圍,政府提出以下三種可考慮方案 (同時歡迎市民提出其他方案,或完全反對擴大刑責):

1. 任何人如未獲版權擁有人授權而從互聯網下載一篇文章或一張照片/ 圖像也可招致刑事檢控,或
2. 由於下載版權作品的點對點使用者,會同時讓其他點對點使用者存取他剛下載的檔案部分,以及他在指明資料夾內儲存的檔案,因此該等使用者亦會引致刑事罰則,或
3. 只把造成直接商業利益或程度嚴重的未獲授權下載活動和分享檔案活動定為刑事罪行


很明顯,第一個方案的管制最為嚴厲,程度大得任何一個使用互聯絡的市民都很有機會犯刑事法例。正如英國的智庫 IPPR 說過 ,「it doesn’t make sense to have a law that everyone breaks 」

全面將未授權下載刑事化,其影響相當大,下載一篇新聞、一張相片都已經觸犯刑事法例。在民事訴訟下,對下香港沒有代理的作品 (如日歐美的電視劇集或沒有官方中譯的文字創作),鮮有原版權持有人來港訴訟。但轉為刑事化後,就算在外地的版權持有人無意控告,政府仍可以刑事法來檢 控,與原版權持有人的意願相違。

第二個方案是技術性的定義,但此定義未能切合科技的發展。現時越來越多分散式傳播系統 (例如 Skype 及 Freenet),會自動上下載及傳播資料及檔案,以加快整個互聯網的連接速度。在此類系統中,用戶會隨機或無定向地上下載檔案,而且這是使用點對點技術 的。在諮詢文件的方案中,此類技術都會令市民不知情地觸犯刑事法,顯示此建議並不能切合科技的發展。

第三個方案看似溫和,但需要留意「程度嚴重的未獲授權下載活動」亦列為刑事。如何才算是「程度嚴重」呢?下載十張圖片?二十篇文章?互聯絡使用者每天都在下載圖片及文字,每天下載過百圖片及文章是非常普遍的事情,當中很多會難以確定版權持有人是否允許下載,如何介定「程度嚴重」的標準令人擔心。

第二章 – 為透過各種傳送科技向公眾發放的版權作品提供保護

這一章,政府諮詢的是:

1. 應否在香港的版權法例引進條文,給予版權擁有人透過任何一種傳送科技向公眾傳播版權作品的權利
2. 若要引進,請大家就侵犯這項權利的行為應否招致刑事罰則提供意見。」


這部份,政府旨在想一次過解決所有媒體的版權問題,方法是給與版權持有人擁有所有媒體傳播作品的權利,包括所有未流行、甚至未面世的傳媒方法,連藍芽檔案傳送、MMS 手機訊息傳送、USB 線傳送等亦受影響。明顯地,這個提議已經完全超出互聯絡侵權的範圍,而且不同媒體有不同特性及需要考慮的情況。這個問題涉及非常多的媒體,連手機、MP3 機、各種電腦連線、各種影音錄製系統以至將來所有新傳媒播媒體都受影響,將此列入是次諮詢中視為一部份恐怕難以取得各界共識。

還有,政府提及將任何一種媒介的傳播權給予版權持有人,這其實即是 DRM (Digital Right Management) 提供的部份功能,例如限制使用者不能將 CD 轉為 MP3,不允許自行燒錄影碟,電子書 (ebook) 不可再傳送等。雖然政府說旨在限制「向公眾傳送」,但現有相關的技術會直接嚴重干涉使用者的權利,令市民購買唱片、影碟或電腦檔案後無法在自己擁有的傳體之間傳送,政府必需仔細考慮。

第三章 – 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在打擊網上盜版問題上扮演的角色

這部份文件說是諮詢有關互聯網服務供應商 (ISP) 的法律責任,但其實影響很廣。政府建議

1. 訂立通報制度,讓版權持有人發現侵權後可以更直接地向 ISP 通報,加快移除版權物,同時用戶可以表示反對,要求 ISP 重新上載檔案
2. 制訂對付重複侵權者的措施, 包括運用技術去識別這類侵權者, 並限制向他們提
供的頻寬; 或採用過濾技術堵截侵權活動
3. 如果版權持有人發現侵權並向 ISP 索取用戶資料,ISP 就必需提供資料,否則需要承擔法律責任


關於第一建議,由於這種制度會直接影響互聯網上的資訊流通,其審批條款的訂立要非常小心,否則會變成網上言論封鎖。同時,負責管理此制度的組織必需確保公平對待版權持有人及使用者,任何一方提出通報或反對都應以相約的時間完成處理,不能傾向幫助其中一方。

至於第二項建議,則根本上是將國內的互聯網封鎖移植到香港,在技術上亦非常相似,令市民無法連上指定的網站,或不能瀏覽含有某些字眼的網站 。這種封鎖對言論自由是絕對的傷害,會令網上發言人人自危、自我審查,是不能容忍、不能接受的建議。

關於第三項建議,雖然過去一年來各大 ISP 都已願意提供客戶資料,但看來版權持有人仍不放心,想由法律途徑強制 ISP 提供資料。他們加強力度的同時,市民的私穩保障也就同時削弱了。政府如要訂立此法,先決條件是必需要有妥善的機制,保證守法的市民的私穩能得到保障、不會錯誤向版權持有人提供市民的個人私穩資料。

第四章 – 協助版權擁有人對網上的侵犯版權行為提出民事訴訟

本部份,政府提出以下諮詢:

1. 應否設立機制讓版權持有人毋需經過法院向 ISP 索取客戶資料
2. 應否立法強制 ISP 紀錄客戶所有網絡活動
3. 如不修改法律,可否以指引及措施讓版權持有人較便捷地向 ISP 索取客戶資料


首先,對於第二點,就如文件中曾提到,政府要求互聯網統一紀錄客戶所有網絡活動,資訊量非常龐大,所需成本不低。這紀錄是為了協助版權持有人而強制實行,如果將這成本轉嫁到客戶或 ISP 身上,則非常不公平。但版權持有人又是否願意承擔這筆費用呢?如將龐大的費用算在侵權人的罰款,侵權人可能根本無法支付,又是否實際呢?文件中亦提到,業界現各有其網絡活動資料紀錄制式,政府應多考慮及研究如何善用現有資源,避免令 ISP、市民或版權持有人需要承擔額外開支

至於第一點,則是非常危險的建議,無視現行的法律制度,讓版權持有人避過法院就可取得市民資料。此提案是再進一步強化第三章的提案,市民私隱將失去 法院的保護,即是將市民的私穩權削弱至危除的境地。第三點美其名是「基於現行法律」,實際上即是想「走法律罅」,以另一方法尋找讓版權持有人更易取得侵權 者資料。其實,文件中提及美國的 John Doe 訴訟,讓版權持有人在未確定侵權人姓名時提出訴訟,政府應多考慮此方案,並加以改良及應用於香港。例如,政府可研究訴訟先以匿名進行,在確定侵權者有罪或必需要取得其身份時才披露,以保障市民權益。

此部份的諮詢完全著重幫助版權持有人進行訴訟,政府有沒有考慮過同時幫助市民抗辯及平反呢?政府單市面幫助版權持有人;未免對市民太不公平了。

第五章 – 侵犯版權的法定損害賠償

本部份的諮詢,是關於:

1. 是否在法律上訂明上下載侵權的賠償金額
2. 如是者,如何計算侵權金額


這種做法在一些國家正在實施,但我們可以看到當中的問題。以香港的版權現況而言,版權持有人需要證實侵犯版權者造成的實際經濟損失,方可向對方索 償。此機制一直以來在使用者及版權持有人之間取得了平衡,令網上報章轉載或圖文下載沒有成為訴訟對像。但是在定額賠償下,此平衡將會被打破。版權持有人將毋需證明其經濟損失,就可以直接向侵權者索償,就算只是微不足道的圖文轉載或下載,都可能依靠金額計算辦法而變為天文數字 (例如因為該網頁流量大)。其實現有的法例已足夠令侵權者要為版權持有人的損失作出賠償,並由法官審視賠償數字,有效保障版權持有人的利益,毋需要定立定額賠償法例。

第六章 – 為暫時複製版權作品提供版權豁免

此部份的諮詢內容為:

1. 是否為互聯網服務供應商 (ISP) 的快取記憶 (Cache) 設立版權豁免條款

Cache 是互聯網資料的臨時記憶,例如電腦瀏覽網頁時會臨時記錄網頁內容。不單止是個人電腦,ISP 亦有其快取記憶,以加快客戶存取網頁的速度。現時,ISP 在其伺服器上以儲存版權資料的備份,是沒有豁免的,換言之即是可當作侵權處理。

快取記憶的豁免問題,在很多國家都未有定案。快取記憶可分為「主動」與「被動」兩類,前者是主動前往網頁去儲存備份,後者是當有使用者存取某網頁時才順道儲存備份。被動式快取記憶的豁免比較受廣泛接受,在不少國家已允許,但是主動式的則還有不少爭議。其實關於這方面,由於所影響的公眾很少,同時鮮聞相關的訴訟,香港政府宜先參考外國的立法情況,再作決定。

細閱過後 – 請大眾表達意見

是次諮詢影響很大,尤其是現在香港很多人都有使用互聯網,大家都與是次諮詢息息相關。為了大家的切身權益,在了解這份文件後,請多反思當中的提案,與別人討論,並積極表達意見,讓政府清楚知道市民的意願。如果大家的意見都只流於朋輩間的閒談,而沒有向政府反映,最終受影響的還是自己而已。

還有,除了政府提供的一些提案外,市民亦可以另行提出動議,或是全盤反對。不要以為諮詢文件是一份草案,諮詢文件的內容市民可以完全不接受、可以另覓方案的。如你有另類提議,可以即管向政府提出。

民間諮詢會之場刊及政府諮詢回應表

前言:本文章由知識產權關注小組撰寫及發佈。當時是2007年,知識產權署正進行侵權刑事化的諮詢。經作者同意,謹把本文刊載於此,並以Public Domain發佈。

20070401.jpg感謝各位支持是次民間諮詢會,出席人數超過一百人。會上,三位嘉賓分別發表了他們對於版權與創作之關係、國內 Creative Commons 使用情況、開放版權與 Creatvie Commons 的理念及是次政府諮詢的意見,及後並有與會者的熱烈討論。不論您當年能否出席,我們都邀請您細閱以下的場刊,以及政府諮詢文件,並回應政府的數碼版權諮詢。
關於是次諮詢會的詳盡報導,請參考知識共享行動網站:
保護版權=保護創意?

政府的諮詢文件:
政商及科技局 – 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

是次民間諮詢會之場刊:
按此下載
leaftlet-final.jpg


是次民間諮詢會提供的回應表格:
按此下載
comment-form.jpg

2007年4月4日 星期三

《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民間諮詢會的錄音

香港政府於一月初推出「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 的諮詢文件,強調「政府致力建立一個健全的版權保護制度,為創意產業的持續發展提供有利環境」。可是,整個諮詢文件,主要只考慮版權持有人的利益,缺乏互聯網創作人及使用者的聲音。

今次諮詢中所提出的多個諮詢項目,對未來香港的數碼資訊業、創意工業、教育事業和言論空間有深遠的影響。我們希望藉著這次民間諮詢,讓公眾能對數碼環境的創作、文化教育事業有更多的了解,可以在諮詢期完結前,向政府提交意見。

特此,民間擧辦了回應《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民間諮詢會,討論有關事宜,讓真正的創作人和使用者發聲。網上電台開台已把講台全部內容錄音,以特備節目播放,歡迎大家收聽或重溫:http://www.openradiohk.com/episode.php?gid=18&epino=31

主持:知識產權關注小組、香港獨立媒體
嘉賓:群智基金會 毛向輝先生、中華民國維基媒體協會理事長 鄧傑先生、香港互聯網協會會長 莫乃光先生

(注意:本節目部份內容將會以普通話播放)

2007年4月3日 星期二

翻譯權不應私有化

前言:本文章由星河千帆撰寫及發佈,時間為2007年。經作者同意,謹把本文刊載於此,並以Public Domain發佈。

在「保護產權=保護創意?──回應『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民間諮詢會」上,講者毛向輝指出,不以版權所有的條款來操作,合眾人之力翻譯Lawrence Lessig的Free Culture一書,快、靚、正。

台下發言更進一步,各人都不約而同,批判「官方」(即倚仗着財雄勢大,買來翻譯權的代理商)的翻譯如何不濟,法律卻擺明車馬為它們服務,把他們的劣作稱為合法,要受眾忍受。相反,像「字幕組」等同好自譯,質優物美,完全不問金錢回報,卻被聲稱為非法,甚至將被刑事化。

然而,政府代表不在場(但搞手說曾邀請他們)。當然,像國際影業等代理也不在場。

自己毫不付出,把別人(例如代理商)的翻譯,全部上載、下載,這的確影響了代理商。他們畢竟也花過工夫(或金錢)去翻譯。既然有付出,他們希望以這翻譯品,去取回給自己的回報,是合理的。

但,不代表他們可以「壟斷」這作品的翻譯,不許其他譯本出現。

自由市場,講求有公平競爭,然後才有進步。你翻譯得不好,別人應當有權製作出自己的譯作,讓受眾選擇。受眾選擇同好字幕組的譯作、不選擇代理商的譯作,那麼代理商就應檢討自己的作品質素。

自己不檢討、不求改進,對別人花的努力眼紅,於是恃着財雄勢大,挾持政府,宣稱別人的譯作是犯法、自己的才是「正版」、合法。這種為了一己私利,破壞譯作質素的人,連唾液都不值得吐。

偏偏,今天的譯界,就是被一堆這樣的人控制着。

翻譯本來就是一種作品的表達。一個開明的社會,就應有創作自由、表達自由。把翻譯視為一種特權,透過誰資金多就有權買的方式,暗中交易,罔顧譯作質素,更將別人的翻譯定為非法,絕對是荒謬無比。現在政府還要刑事化,根本就是「屠城」,要血洗好翻譯。

「翻譯」這行為,是譯者付出了努力的,並不是要拿別人的成果白吃免費午餐。它應當從「侵權」行為中剔除。一些非牟利的「二次創作」,為求創作出比「官方」好的作品(例如不少同人詞就比「官方」版本的歌詞好得多),也應視為合法。

參閱:
網絡暴民Jacky - 代理角色的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