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1日 星期六

《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諮詢文件睇真啲

為了讓各位更了解諮詢文件的內容,我們嘗試以淺白的語言,透過答問的形式以作介紹。

◆知識產權與創意

問:政府的諮詢文件和廣告都說,這次的建議是為了建立一個健全的版權保護制度,為創意產業的持續發展提供有利環境,聽起來難道不合理?

答:創意產業的前提,是要確保資訊流通,並開放更多資源,讓大家能從衍生(或稱二次創作)中學習,汲取靈感和培養創造力,正如《Free Culture》的作者Lawrence Lessig說,每一個人的學習,都是由複製(如copybook)開始;若要防止知識壟斷、培養創意氛圍,我們應鼓勵更彈性的版權制度。

◆下載刑事化的部份

問:政府的宣傳成日話盜版/侵犯別人的知識產權係偷嘢嘅行為,咁盜竊刑事化都好應該啫,點解要反對?

答:一直以來,香港在打擊的對像均為商業性及有組織性的盜版行為,如海關會打擊大規範的生產及售賣盜版光碟,而一般的版權爭拗,會以民事方法處理。因為一般非商業性的複製,並不會侵犯版權持有人的利益。互聯網活動的本質就是上/下載的活動,而大量的資訊亦沒有版權說明,若把所有侵權的上下載活動刑事化,只會浪費警力和公帑。效果上,任何網絡的使用者都是罪犯,任何互聯網活動都是犯罪活動。正如英國智庫IPPR說:「It doesn't make sense to have a law that everyone breaks」。

問:睇新聞好似話呢次諮詢主要係打擊侵權的點對點(P2P)上/下載刑事化,我小心啲咪無事囉,有咩問題?

答:P2P上/下載刑事化的確是政府主要宣傳的內容,可是除了點對點外,諮詢亦有建議要把所有下載活動(包括下載文章和圖片)刑事化。

此外,很多點對點或分散式傳播系統( 如Skype 、Freenet)均會自動下載大量資料及檔案, 以加快互聯絡速度,除非網民不使用任何的P2P 工具,否則很容易在不知情,以至不情願的情況下觸犯刑法。點對點的傳送,是互聯網科技發展的重要領域,若為了打擊侵權活動而令公眾放棄使用這技術,會把香港的互聯網科技發展嚴重拖垮。

◆限制傳送科技使用

問:傳送科技係乜?給予版權持有人擁有不同媒介傳播作品的權利,有咩不妥?

答:所謂傳送科技即包括如藍芽、MMS手機傳送、USB線傳送等。若政府給予版權持有人擁有所有媒體傳播作品的權利,亦即透過法例(而不是技術)去推動DRM(Digital Right Management)。

目前有一些產品如CD是被DRM所限制,規定使用都不得傳送/轉存到其他播放器(如由電腦傳送到MP3,又或CD轉為手機鈴聲)。DRM的使用,被認為侵犯了消費者的權益,因為買一片具DRM的CD即等如要使用其特定的播放器。故很多反對DRM的技術高手,會突破這個管理系統。若政府賦予版權持有人任何(包括未來)傳送技術向公眾發放的權利,等於從法例上推動DRM, 剝奪消費者的權益。雖然諮詢文件裏有「公眾傳播」的字眼,但在互聯網裏,自己電腦裏與網友的分享檔案,亦可被視為「公眾傳播」。

◆設立通報機制,要求ISP(互聯網服務供應商)移除/過濾侵權內容並提供用戶資料

問:乜野係過濾系統?有冇過濾系統有咩咁大不了?

答:世界上最有名的過濾系統是國內的Great Fire Wall,它能過濾某些網站的IP地址,甚至能過濾某些載有敏感字眼的網址。若因為將來修訂的版權法包括了通報移除/過濾機制,很容易發展為言論查禁的機制,甚至是某些新事物在為人所認識前已被濾去。

問:ISP合作打擊侵權有咩問題?提供侵權者資料唔係理所當然咩?

答:若版權持有人能有足夠、並被法庭認可的證據去提出檢控,ISP理應合作。然而,諮詢文件提出的是簡易機制,亦即在沒有足夠證據下,版權持有人就能透過ISP去調查個人的網上活動,這不單會侵犯私隱,更可能為監察工具。國內記者師濤,就因為雅虎向公安部提供用戶IP而被判洩露國家機密。而且建議中的通報機制是純粹向版權持有人開方便之門,被監察者會在毫不知情下被侵犯私隱。

◆法定賠償

問:聽講好多國家都有法定賠償的做法,國際通行有咩唔妥?

答:很多國家在實施法定賠償時,往往針對一些大規模、有組織或商業性的網上侵權,正如打擊P2P 一樣。可是現在的諮詢,並沒有公平使用的條款,以往政府在打擊P2P 又是針對非商業的個人。在這種執法文化下,實在看不出法定賠償對社會有甚麼建設性。

根據現有的法例,被侵權的版權持有人要證明其損失的具體數目才能追討賠償。引入法定賠償後, 版權持有人就不用證明自己的損失已能索償。對,你沒看錯,版權持有人無需證明自己被侵權的程度便可索償。然而,網上的轉載很多時候對版權持有人不會帶來任何損失,很多網上歌迷會、影迷會更會以轉載分享新聞/圖像來凝聚社群,若引入法定賠償,這些空間都難以生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