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9日 星期五

越俎代庖的版權修訂 誰來監督執法?

文:香港獨立媒體 特約記者福權

上星期(7月23日),在立法會就《2011版權(修訂)條例》進行聽政之前,為化解民間對刑事化的疑慮,兩位負任版權條例的官員,出席了互聯網協會舉辦的「版權 VS 創作?《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公眾論壇。然而,由於刑事化賦予警方及海關代替版權持有人舉證、調查和檢控的權力,令網民擔心執法者會借「調查」之名,對異見者作出恐嚇。

兩名出席的官員分別是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首席助理秘書長黃昕然,以及署理知識產權署助理署長(版權)曾志深。他們強調是此立法無意擴大檢控的範圍,所以在刑事侵權部份的指引訂明該侵權行為為了牟利,又或為版權持有人帶來傷害。他們又解釋,在制訂條例的過程中,曾考慮加入「政治諷刺」進豁免條款,但因為英國經研究後,沒有落實相關的豁免,故此香港最後也放棄加入「政治諷刺」的豁免。不過,黃昕然指出,根據英聯邦地區過往的案例,法庭在詮釋豁免條款中的「評論」時,一般會採用較寬鬆的理解,即以某一個作品的理念作為評論其他作品和事件的做法。

執法指引欠奉 製造白色恐怖地雷

然而,官員的解說並未讓觀眾放心,不少觀眾都在追問,在刑事案中,即使版權持有人沒有報案,執法者都能自己進行調查和檢控?政府有沒有制定執法指引?

獨立媒體網編輯葉蔭聰就指出,白色恐怖往往不在法庭上出現,幾個月前就有警察以「有違公德」的罪名,清晨七點到一名blogger家中進行逮捕。另一位因為抗議港鐵加價的社民連職員周諾恒,其母親亦於清晨時份,遭重案探員上門問話。也許警方不會正式作出檢控,但「白色恐怖」的效果已經達到。

另一名台下觀眾,又以前年淫審執法所造成的混亂,指出版權修訂可能會打造出另一把選擇性執法的利刃。

民事moral rights vs 言論和表達自由

在論壇上,另一大爭拗是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於政府宣傳片中有關「惡搞」等於「精神傷害」等於「侵權」的一番說話。兩位官員,嘗試為張署長辯解,指「精神傷害」並不是刑事侵權,而是民事侵權中的「moral rights」,但他們也承認,把「moral rights」翻譯為「精神傷害」也許不大準確。

論壇中的版權持有人代表,國際版權保護協會(大中華區)互聯網總監陳振傑當然支持政府對版權持有人的moral rights的貼身保護,在評論政改時「曾班子海盜船」的創作時,他認為:「你要表達這意念,應該找人化裝為海盜拍照,不應利用別人的版權作品來改圖,這並不是創意,也侵犯了別人的作品。」

台下觀眾即時指出這種moral rights的觀點無視非西方,如日本的「同人創作文化」和「二次創作文化」的創作觀,亦扼殺了一些創作人在互聯網上試練的空間。

記者本人也提出,「二次創作」可以比原創更有意義,譬如說把麥當勞的「M」字標記橫放,變成「33」的字樣,作為最低工資立法時薪的爭取目標,當中的意義包含了諷刺連鎖店削剝勞工的狀況。這意義必需要建立在既有的文化符號中,完全原創的作品無法產生如此大的感染力,也無法表達這社會含意。

正如代表用戶的講者庫斯克指出,版權法不單止涉及版權,也是一個政治的問題,因為「惡搞」和「二次創作」一直以來是香港民間社會動員的力量,很難怪網民會認為這次修訂是把「23條」分拆上市。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舌戰IFPI馮添枝

在公聽會上,國際唱片業協會(香港會)有限公司(簡稱IFPI)的代表馮添枝,發表扭曲世界實況的言論,語出驚人。本關注組指出他說謊,其言論不符事實。馮卻要我們收回指出他「說謊」這說法。就此,我們已另文回應,請閱覽《馮添枝若非公然說謊,則可能是……》一文。以下則附上當時的發言紀錄。我們準備了文字版和聲音版(Youtube片段,並附上字幕)。如下: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召集人於公聽會上的發言全文

主席、各位官員、各位議員:

張署長你在嗎?張署長,這天是你的派對,你竟然不在?「(唱)逃避我,你在樓下買腸粉。」

張署長你知不知道,從2006年起,那時你還是副署長,版權條例還未進行修訂,我就已開始約見你。你記得那時候嗎?當時我們,有何國良教授,與我們逾百個從事非商業使用二次創作的創作人,大家聚滿一整個lecture theatre,跟你說為什麼要在香港的版權法例裏設立「公平使用」(fair use),你卻怎也拒絕。

其實就像剛才般,我唱了首歌,我在二次創作。這場合也算是公眾場合,於是「CASH」就可以向我收費了——「CASH」即是「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然而,我們很多作曲作詞的朋友,都不屬於這個協會的。我要問,到底我這樣唱了句二次創作的歌,對原作的商業利益有什麼傷害?還是純粹是作為表達思想的工具?

我們也曾跟張署長你的上任:謝肅方(Stephen R. Selby)署長見面,那時是2007年4月。謝署長在我們見面時,還說法例上是容許parody(戲仿)、容許惡搞這些二次創作,因這是言論自由的一部份。那麼,為何法例上不加進公平使用?當時謝署長的解釋,是說希望令法例寫得不要太死板,他以切肉腸為喻,說把肉腸切得太薄,很多東西就會限死了,但若有建議可把法例改善,讓法例更能保障二次創作等言論自由,歡迎我們提出意見。那時我們所談甚歡。

可惜人去茶未涼,張副署長獲擢升了不足兩個月,就怱忙地推現在的《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出來,當中包括我們一直極力反對的:把非商業使用的二次創作,不單是列作犯法,更把它刑事化。要是這情況(非商業使用的二次創作)要遭到刑事化,許多地方的創作界頓時一片死寂,就像是剛才有朋友指出的日本——它的創作文化裏,二次創作是重要的支柱和推動力。

2011年7月28日 星期四

「版權修訂2011」Youtube播放清單

各位好,二次創作權關注組的Youtube戶口已經啟用了。我們更建立了播放清單: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C157F5A2A31DC20E&feature=mh_lolz,大家只要追蹤着它,就可以收看和收聽到有關是次版權條例修訂的最新資訊。

香港寬頻報道版權條例修例公聽會

縱觀此際已嚴重「赤化」的香港電視傳媒,有些對是次公聽會不聞不問,有些只有極短的篇幅,或言論內容膚淺與有欠公允。較可取的有香港寬頻的報道。




2011年7月27日 星期三

《爆笑管家》諷刺知識產權署署長

惡搞得很出色、很有名的動漫《爆笑管家》,不論是日本原版還是本地版,都常有關於時事的惡搞內容。在上週六(7月23日)早上,即是立法會公聽會的同一天,本地版的內容有一段是惡搞了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的言論。張錦輝說惡搞、嚴肅變成詼諧等二次創作手法,都是為版權人帶來精神傷害,因此是侵權,要負上法律責任。《爆笑管家》諷刺了張氏的有關言論,如下:

2011年7月25日 星期一

青台節目:《Please mind the gap》第34集

節目在7月15日直播。受訪的是本關注組兩位成員:召集人小朗、發言人Jacki仔。由於上次開台的訪問裏,已說了這次版權修訂的不少重要內容,這次要說的,就集中在「貶損性處理」——這是上次訪問時還未認真細察,以致所說有遺漏的部份。另外也談及現有版權法傷害二次權的地方,以及那些大公司如何恃着金錢交易來「合法抄襲」。

聆聽:http://www.hkgreenradio.org/home/?option=com_docman&task=doc_details&gid=1685&Itemid=18

香港獨立媒體視像報道:版權壓倒創作自由

除了本會召集人外,還有陳奕迅、動漫迷Kouji、開台的河馬仔、香港獨立媒體網的林藹雲、舊曲新詞組織窮飛龍等接受訪問。

網絡自由關注組主辦【惡搞=侵權???】研討會

不少網民愛惡搞歌曲或圖片,宣泄對時事的不滿和感受。近日,政府建議修訂版權法,訂明將版權作品加以修飾或改動部份內容進行發佈,就算是非牟利用途,亦可能屬違法(刑事)侵權行為。

有輿論認為,政府的建議修訂是一種把《基本法》的「23條惡法」斬件上台的擧動,亦有版權擁有人認為這是進一步保護版權的做法。那麼這是甚麼一回事呢?

網絡自由關注組主辦【惡搞=侵權???】研討會,將介紹有關修訂對網上惡搞的影響。

日期:2011年7月29日 (五)
地點:香港理工大學HJ304演講室(即圖書館對面,上一層,較方便)
時間:晚上七時半至九時半
嘉賓:羅沃啟 (人權監察)、彭志銘 (次文化堂)、小朗(動漫界)、曾智豪 (頭條新聞主持)、陳嘉朗 (CDI智庫成員、OurTV主持)
主持:林子健

註:早前大會的公佈,說了會去序言書室搞的。但因為有不少人表示會出席,所以改了在場地較大的理大HJ304,請各位注意。

馮添枝若非公然說謊,則可能是……

前天立法會的版權條例修例公聽會裏,我踢爆國際唱片業協會(香港會)有限公司(簡稱:IFPI)的馮添枝「講大話」,馮氏則惱羞成怒要我收回「講大話」一詞。(大家可到公聽會錄音頁面上,聆聽第一段錄音01:59:55至02:04:35;或瀏覽我們在《二次創作權關注組舌戰IFPI馮添枝》中的紀錄。)

簡單說一說馮添枝的言論。馮氏聲稱,全球的版權都是保護expression(作品的展示,他意思指作品本身)——idea(創作意念)可以相近,但不可以用原作品來「改」(指進行二次創作),亦極難有額外的括免處理;以及全球版權法都是保護原作者的moral rights(精神權利),假如有歌手的歌被「改」了,以致受某些地區的意識審查,不許再唱那首歌,便會帶來損失。

可是,在事實上,美國、澳洲、台灣等有「公平使用」(fair use)的地區,保障了以expression(其實亦即以作品本身)來進行的二次創作,更有相關案例;連中國大陸裏,胡戈《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以電影《無極》的expression(即作品本身)來進行二次創作,大陸的國家版權局官員以及版權學者,都紛紛撐胡戈。更遑論Andy Warhol的毛澤東、瑪麗蓮·夢露等的絹印版畫,也是直接以他人的expression來加工。馮氏聲稱的「全球」,似乎不包括美國、澳洲、台灣等地,更斗膽得連中國大陸都不包括。

至於馮氏所言的精神權利例子,更是無中生有。一,要有二次創作,必先有原作。原作哪時出現,二次創作哪時出現,有客觀資料可查。二,二次創作表達的思想或內容,不一定與原作一樣;某件二次創作表達的思想不獲認可,不代表原作表達的思想有問題。以上兩點,根本是一般人的常識。要是有極權國家連這種常識也沒有,封禁了二次創作同時也封禁了原作,那麼是該些極權國家有問題。不等於站在創作自由、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普世價值觀上,要斬腳趾避沙蟲地自擧白旗。

如此反智的言論,竟出現於馮氏這位IFPI總裁的嘴巴裏。連資訊科技界的譚偉豪,聽罷其發言後,也馬上說「他們的角度很狹窄」。

最後,我收回指馮氏「講大話」一話。的確,馮氏雖然發表了違反客觀事實的言論,但不一定是「講大話」。他可能是「擘大眼睛講大話」(比講大話更講大話);也有可能是他太井蛙、太無知,連國際社會的實況,以及一般人的常識,都不知道;又或者,他太無恥,無恥得不認為說出有違客觀事實的言論是「講大話」。

延伸閱讀: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舌戰IFPI馮添枝

2011年7月24日 星期日

版權條例修例公聽會錄音及報摘

昨天立法會上擧行了版權條例修例的公聽會。其錄音在這裏,我們的召集人的發言在第一段錄音中,時間為:01:03:00。此外,在02:02:30,我們踢爆IFPI的馮添枝「講大話」,馮氏則惱羞成怒要我們的召集人收回「講大話」一詞。

與昨天公聽會相關的新聞報道如下:

【新聞片】

《香港寬頻》:
http://youtu.be/ZlJW3twgC7w
(含我們的發言)
http://youtu.be/IwyMGD_-b3Y
http://youtu.be/eWYa2iJT89s ←那個何偉雄居然把「闡釋」(闡:粵音展)讀作「單釋」!不學無術至此,更樂於自暴其短,夫復何言?!

《Now新聞台》:
http://youtu.be/VcQQAA0YRk4

【網絡媒體】
《香港獨立媒體》:只許大財團獨佔 不許小市民惡搞


【報章】 
《明報》:版權法修例 議員籲豁免網民惡搞
《明報》:誰在害怕二次創作?
《明報》:「苦主」薛凱琪 找人惡搞自己
《星島》:網上惡搞 政府拒免刑責
《太陽》:惡搞歌或負刑責現代版文字獄
《東方》:修例遏惡搞 改歌或負刑責
《大紀元》:版權法修例被指打壓言論空間


【附】 
《商台》:網民要求政府撤回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國際唱片業協會在含血噴人

2011年7月23日 星期六

反對《2011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惡搞張錦輝」示威行動

致:各新聞媒體機構

新聞稿
「反對網絡廿三條 還我二次創作權」
反對《2011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惡搞張錦輝」示威行動

我們是關心二次創作權的朋友,來自民間媒體、獨立創作界、同人界、網民組織及關注團體,並感謝同道者加入。

今(23)日早上9時至下午1時,立法會相關條例草案委員會召開公聽會,共有38個反對發言,佔全數54個的70.37%;而13份反對意見書,佔全數18份的72.22%。明顯地民意仍存在大量反對聲音,但政府對此充耳不聞;尤其知識產權署署長蘇錦輝,多次抹黑二次創作人,我們對此深感憤慨!憤的是張署長為限制網上言論刻意打壓二次創作,慨的是很多市民仍未知惡法將臨!

更令人不齒的是,在難得可以直接面對公眾的公聽會,張錦輝竟然缺席會議,表現出不屑聆聽市民聲音的態度。如此「縮頭龜」態度,根本沒有誠意面對公眾,實在令人髮指!

新修訂的版權條例有六宗罪:

反對《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聯合新聞稿

政府打算修訂版權法例,推出了《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然而,若有關修訂獲得通過,將嚴重打擊創作自由及言論自由,令民間的發聲受到粗暴的打壓!它令人無法不質疑是「23條」的「分拆上市」,令人無法不站出來向惡法說不!《條例草案》的主要問題如下:

一、刑事條文有效範圍超出商業應用範疇,扼殺市民表達空間:

在這次修定後,在沒有授權的情況下,不論是直接複製或二次創作,都屬於侵權。即使並非商業用途,如損害版權持有人利益,可遭刑事檢控。但此等「利益」,可涵蓋金錢以外的「損害」,包括聲譽,精神困擾等。而且修例容許政府跳過業界,主動檢控小市民。此擧未免令人擔心執法機關權力過大。政府甚至可以藉無形的「損害」或「對版權物品作貶損處理」為由作刑事檢控,令本來業界容許的、非商業使用的二次創作,遭政府相關部門打壓,從創作模式、創意表達手法上,已經把欲表達的聲音扼殺掉,成為現代版的「文字獄」。

二、「向公眾傳播」的定義令法例的包含媒界及範圍變成無限廣

現行版權法的規管侵權涵蓋範圍,只包括廣播、有線傳播節目,修訂條例則擴大至「任何電子傳播模式」,即是把「放到互聯網」,甚至「在手機傳送」都視作與在電視廣播同罪。把所有透過互聯網提供作品的方式都納入「向公眾傳播」,這個定義明顯太廣闊,在一些社交網站的私人頁面或私人論壇提供作品恐怕算不上是向公眾傳播,極其量只是向認識的朋友分享,容許將之如電視電台節目般歸為同類、列入刑事,實屬不當。

若法例包含的媒界及範圍變得無限廣的話,政府與及版權持有人可以隨時輕易控告小市民,這樣只會令網民作出過多自我審查,封鎖創作空間。

三、「安全港」制度不完善,威脅網民私隱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對《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的意見書

請點擊此連結閱讀意見書的原裝版本(PDF檔案)。此下則為意見書的純文字內容:

2011年7月20日 星期三

政治諷刺表達權哪裏去了?《版權(修訂)條例》離線沙龍

文:香港獨立媒體 特約記者Zinnia

互聯網協會主席莫乃光透露,政府在製訂《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時,曾考慮把政治諷刺納入豁免條款,以保障言論和表達自由,但在「臨門一腳」時,擱置了相關的條款。而香港獨立獨體編輯林藹雲則表示,互聯網服務商(OSP)「安全港」的移除內容機制,一旦被濫用,將全面改變香港互聯網的政治文化。

莫乃光在出席7月16日獨立媒體(香港)舉辦的《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沙龍時,詳細講述了整個立法的經過。其實早於2007年,政府就推出「數碼版權」的相關諮詢,由於爭議很大,政府希望由用戶、OSP和版權擁有者三方協商出內容移除的機制與守則(code of practice)。然而,這個三方會議,到最後變成一個國際的版權擁有者代表(如國際影業協會)和國際的OSP(如Yahoo和Google)較勁的地方,本地OSP參與不多,亦缺乏用戶代表。開了幾次會,最後還是沒有共識,要交由政府立法。

莫乃光又指出,在條例草擬的過程中,相關人員一直打算把政治諷刺(political satire)加入豁免條款,但到最後關頭,卻擱置了相關條款。他也不知道壓力來自何方。

在政府的《版權(修訂)條例》宣傳片裏,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強調,「惡搞」也是侵權,因為它們會為原作者帶來「心理傷害」,令網民擔心日後製作「惡搞」會被執法部門刑事檢控。

香港獨立媒體網林藹雲則表示,即使執法部門不作刑事檢控,版權持有人以「惡搞侵權」為由,要求OSP移除相關的內容,也會造成互聯網上內容的大清洗。

她指出,雖然條例有教育、新聞和評論相關的豁免條款,但若OSP收到版權持有人的投訴,它們為了保障自己,很可能會移除相關的內容,儘管它們可能有教育、新聞和評論等價值。故此,安全港的移除機制,一旦被濫用,會大量削弱那些教育、新聞和評論豁免條款的效力。此外,她又擔心移除機制會剝奪了網上「匿名」寫作的文化。當OSP收到投訴,它的角色是一個中介,若它接觸不到作者,內容便會在沒有抗辯下被移除,整個機制將徹底改變了既有的表達文化。

她呼籲網民和小型OSP要積極參與「OSP安全港」的守則製定,保障用戶權益(包括抗辯機會和私穩),確保內容移除機制公開透明,甚至要定期公佈被移除的內容清單和投訴人資料,以確保機制不被濫用。

另一名講者Kelvin Sit,從用戶的角度分析大型社交網Facebook的管理如何影響社交媒體的動員力。他指出,一個小小設置的改動(所面書上Page的邀請置定),就全面削弱了網上動員的力量。

《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將於7月23日在立法會進行公眾諮詢,一共有五十四個團體登記出席,不少意見書批評條例打壓非商業性二次創作和政治諷刺。

影像串流:

2011年7月13日 星期三

歪批惡搞 張錦輝無知

什麼政府會「官逼民反」?在位者對其職責範圍內的東西所知不多,例如:治水官不懂什麼是淤塞;教育司長不知什麼是人格;出版吏不明白什麼是創意與文化;首長看到沒飯吃的飢民問「為什麼不吃肉羹?」……若你也面對着如此種種荒誕異象,你能不動氣嗎?

香港這個民怨沸騰的「亞洲國際都會」,現在正是如此。庸官當道,肉食者鄙。其中,剛上任不足兩個月,掌管版權事務的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就不知道創作是什麼。連政府喉舌政府新聞處訪問他時,他一談到有關二次創作與惡搞的東西,立即穿崩。

先看這篇文字報道:政府新聞網:〈網絡無限 締造原創奇蹟〉

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接受《政府新聞網》訪問時說:『網民應將心比己,易地而處,若沒有詢問原創者便下載、複製,甚至“惡搞”,這對其他人是十分不尊重的。』

張錦輝把「惡搞」與「下載」、「複製」並排,已顯示出他根本不知道惡搞是什麼。惡搞是一種二次創作的方法,透過對嚴肅主題加以解構、改造,帶出諧謔、諷刺等顛覆性效果。惡搞與其他二次創作一樣,必須透過對原文本的延伸或改造,才能達致相關的效果和意思。用非二次創作的手法,難以帶出相類似的傳意效果。它與「下載」、「複製」本質上就極為不同。把一種創作手法,與非創作行為混為一談,如此低級錯誤,應當出自一個主管有關方面的話事官員嘴吧中嗎?

2011年7月11日 星期一

呼籲提交版權修訂意見書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邀請各界提交意見書。敬希各位朋友,於2011年7月18日(星期一)或該日前交回法案委員會秘書,捍衛非商業使用的二次創作權。

另,高登管理員團隊的呼籲告示上,有一些相關的資料,可供參考。

香港獨立媒體亦報道了早前「網絡自由民間諮詢大會」的情況,題為〈扼殺「惡搞」,封殺網台:網絡白色恐怖第一波〉。報道明確指出,版權修訂條例是把「更加鋒利的刀」,可是在場人數少了一大半,包括星屑醫生等人網主持均離去,主流傳媒記者更差不多走光。這未免使人失望。唯幸香港獨立媒體的報道還清晰明確。

2011年7月9日 星期六

版權法修訂2011之刑事侵權相關法例(修訂版)

早前,思考君撰寫了《版權法修訂2011 之 刑事侵權相關法例》一文,詳細剖釋修訂草案中有關刑事侵權的部份有何問題,以及他的觀點。

對於思考君提出但凡非嚴重經濟損失部份,應改為只用現有的民事條文處理,我們更認為這方面不應是法律上列作有問題的地方——不管屬刑事還是民事。因為現行的版權法已涵蓋太廣,危害了太多二次創作。除非引入了更廣義豁免條文,改善了向商業版權持有人傾斜之現狀。

2011年7月3日 星期日

開台節目:《版權修訂與動漫惡法》

節目中,我們反駁了知識產權署現任處長張錦輝種種荒謬之論說。也質詢了為何才上任不足兩個月的他,與前任署長謝肅方對二次創作的認知和態度如此不同。

《版權修訂與動漫惡法》

播出日期:2011年6月21日

主持:大腦電波

嘉賓:河馬仔 (開台主持,有客串《動漫無雙》節目)
Jacky (劇場工作者)
阿靈 (翻唱動漫音樂愛好者)
小朗 (動漫愛好者,經常留意版權議題)

聆聽:http://www.openradiohk.com/episode.php?gid=18&epino=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