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3日 星期三

歪批惡搞 張錦輝無知

什麼政府會「官逼民反」?在位者對其職責範圍內的東西所知不多,例如:治水官不懂什麼是淤塞;教育司長不知什麼是人格;出版吏不明白什麼是創意與文化;首長看到沒飯吃的飢民問「為什麼不吃肉羹?」……若你也面對着如此種種荒誕異象,你能不動氣嗎?

香港這個民怨沸騰的「亞洲國際都會」,現在正是如此。庸官當道,肉食者鄙。其中,剛上任不足兩個月,掌管版權事務的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就不知道創作是什麼。連政府喉舌政府新聞處訪問他時,他一談到有關二次創作與惡搞的東西,立即穿崩。

先看這篇文字報道:政府新聞網:〈網絡無限 締造原創奇蹟〉

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接受《政府新聞網》訪問時說:『網民應將心比己,易地而處,若沒有詢問原創者便下載、複製,甚至“惡搞”,這對其他人是十分不尊重的。』

張錦輝把「惡搞」與「下載」、「複製」並排,已顯示出他根本不知道惡搞是什麼。惡搞是一種二次創作的方法,透過對嚴肅主題加以解構、改造,帶出諧謔、諷刺等顛覆性效果。惡搞與其他二次創作一樣,必須透過對原文本的延伸或改造,才能達致相關的效果和意思。用非二次創作的手法,難以帶出相類似的傳意效果。它與「下載」、「複製」本質上就極為不同。把一種創作手法,與非創作行為混為一談,如此低級錯誤,應當出自一個主管有關方面的話事官員嘴吧中嗎?

張錦輝呼籲網民發揮創意,在網絡世界締造原創奇蹟,亦希望網民將這些『玩意』化為創意,因為網上的言論和創意空間是無窮無盡的。

言下之意,即是張錦輝不認為惡搞是一種具有創意的創作,用含有引號的「玩意」一詞來低貶它。這種對不同類形創作的歧視,與「漫畫只是公仔書,不是故事」之類的陳年廢話一樣,是何等拙劣。不過,這番話並非出自不認識創作的牛頭角順嫂之口,而是出自堂堂一個署長的舌頭,官員的學識水平如此淵博,果真是「締造官場奇蹟」。

張錦輝舉例說,憑電影《史力加》揚名的許誠毅,是土長土長的香港人,因為他努力創作電腦動畫,終於得到賞識和認同。

這段說話,更把張錦輝有多少斤両完全表露出來。到底張錦輝有沒有看過《史力加》?知不知道《史力加》正正是惡搞、諧仿與顛覆了許多現有童話作品的二次創作?!擧例說原創,卻擧了個惡搞的例子,如此弱智的署長,能公平、公正地處理版權條例嗎?!

除了文字報道外,政府新聞網也上載了宣傳短片:


片中張錦輝說:

喺度惡搞佢啲嘢,嚴肅嘅變咗詼諧呀,唔認真呀,等等嘅嘢呢,咁呢就對佢嗰個作品呢作一個,即係,即係貶損性嘅處理,傷害咗嗰個產權人嗰個即係,精神方面嘅…嘅…嘅…嘅感受。所以,亦都係一種,侵權嘅行為。網上世界都係現實世界一部份,你喺嗰度即係,搞人哋嘅嘢呢,或者去複製呢,一樣呢係有法律嘅效後果。

此言比文字報道更離譜。把惡搞聲稱成「貶損性嘅處理」,比文字報道那帶引號的「『玩意』」更為創作歧視。「嚴肅變詼諧」是罪的話,那麼全球的人類文明文化,拜託來個大倒退。差利卓別靈也好,有幽默感的神父也好,請都把他們抓下牢。呀,說穿了,其實是看到《頭條新聞》或高登巴打等把「嚴肅」的政治惡搞了、諷刺了,心生不忿,欲加之罪吧?這點已是司馬昭之心。

至於張錦輝把惡搞聲稱作會為版權持有人帶來精神感受之傷害,比秦檜更莫須有。難道署長是讀心神探?惡搞增加或二次創作增加了作品的涵養,讓文本更有生命力、發展更廣,為何不可以是讓原作者更開心?其實思考君已指出,修訂草案中對「損害」的定義含糊,「未免令人擔心執法機關權力過大,擔心執法機關可以以無形的『損害』(如精神困擾、名譽等)為理由作出刑事檢控。」署長之言,正好就是思考君所擔心之處。既然由張錦輝署長的嘴巴裏親口說出來,日後的「版權」檢控可以有多莫須有,大家都看到。

最後,除了張錦輝,他的上司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秘書長(工商)王國彬也就此撰文(註),聲稱部分報道或評論說草案將打壓惡搞與二次創作,純粹是評論或報道者「誤以為」而已。天啊!明明是他下屬親口說出來,還登在「政府新聞網」網站中的,王國彬竟然可以這樣睜着眼睛說謊話!這叫厚臉皮,還是叫無恥?

啊,掌權版權的部門,竟然不是隸屬什麼文化局,而是在「商務及經濟」的局之下!滿眼money money的人管文化的東西,難怪在位者連他職責範圍內的東西都不認知。牆上蘆葦,頭重腳輕根底淺;山間竹筍,嘴尖皮厚腹中空。

註:
王國彬:〈加強保護版權 推動創意發展〉,刊於2011年6月15日的《明報》、《信報》及《文匯報》。細讀下去的話,大家可見他整篇文章並沒解釋過憑什麼說別人是「『誤』以為」,也沒說過惡搞與二次創作在政府的條例下並不侵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