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1日 星期三

香港獨立媒體視像報道:版權持有人「大狠晒」!?

最近《2011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引來好多爭議。不少人指責政府大搞「網絡廿三」,箝制惡搞諷刺。但版權條例背後,有另一股勢力,一直被人忽視,就是自稱「版權持有人」­的大集團。他們常稱是為了創意產業,為創作人的利益,要全面打擊侵權。他們不能代表創作人嗎?那麼他們又代表了什麼呢?

2011年8月28日 星期日

香港獨立媒體視像報道:版權修例,陷阱處處?

近日,就版權條例修訂,立法會及民間團體都擧辦公聽會及研討會。有民間組織及立法會議員,都對侵權刑事化及什麼為「精神損害」提出質問,擔心修例後會隨時跌落刑網,亦能透過「­精神損害」進行民事訴訟。

2011年8月21日 星期日

本會於CWHK32出版的同人誌:版權相關突發本《同人死亡筆記》

各位動漫、同人、Cosplay等相關界別的朋友,大家好!為幫助大家了解2011版權條例修訂的問題,本組將會在COMIC WORLD 32,推出突發本《同人死亡筆記》,以四格搞笑漫畫的方式,附以簡明扼要的文字,詳細說明是次修例的荒謬之處。



有關《同人死亡筆記》的推出,詳情如下︰
日期:8月27日、28日
地點:CWHK 32會場(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
位置:R13(第一天)、H9(第二天)
組織名稱:音魂不息(友情寄賣)

封面及封底︰


希望各位多多支持,踴躍關注這個與大家的創作權利極度貼身,甚至可以說是危近眉睫的議題,主動向政府反聲!

2011年8月13日 星期六

版權法修訂相關文章分享

莫乃光:用戶找不到安全港的版權條例修訂
2011-08-09

摘錄︰香港政府這次的諮詢至立法,足足搞了超過五年(如果假設可在年底如期立法),面對發展迅速的互聯網科技,方向也守舊地單方面傾斜於保護版權,而對用戶和再 創作者的公平權利照顧不足,結果,前瞻不足,效率也不夠。例如,現時才引入的「安全港」,其實是克林頓總統時代的上世紀產物。這次不納入的版權括免,包括對容許諷刺,是不是要再等五年、十年?為什麼政府不能果斷地趁現在修例的機會,做到最好?

越俎代庖的版權修訂 誰來監督執法?


摘錄︰然而,官員的解說並未讓觀眾放心,不少觀眾都在追問,在刑事案中,即使版權持有人沒有報案,執法者都能自己進行調查和檢控?政府有沒有制定執法指引?
獨立媒體網編輯葉蔭聰就指出,白色恐怖往往不在法庭上出現,幾個月前就有警察以「有違公德」的罪名,清晨七點到一名 blogger 家中進行捸捕。另一位因為抗議港鐵加價的社民連職員周諾恒,其母親亦於清晨時份,遭重案探員上門問話。也許警方不會正式作出檢控,但「白色恐怖」的效果已 經達到。
另一名台下觀眾,又以前年淫審執法所造成的混亂,指出版權修訂可能會打造出另一把選擇性執法的利刃。

政治諷刺表達權哪裡去了?《版權(修訂)條例》離線沙龍 》


摘錄︰互聯網協會主席莫乃光透露,政府在製訂《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 時,曾考慮把政治諷刺納入豁免條款,以保障言論和表達自由,但在「臨門一腳」時,擱置了相關的條款。而香港獨立獨體編輯林藹雲則表示,互聯網服務商 (OSP)「安全港」的移除內容機制,一旦被濫用,將全面改變香港互聯網的政治文化。

2011年8月10日 星期三

惡搞封殺令(《經濟日報》訪問)

撰文:周倩炘

網民創意之盛,在高鐵追撞事故可見一斑。《小明上溫州》的歌詞笑中有淚,句句押韻又入肉,揶揄有關當局失職。你以為鹹蛋超人裏的破壞場面很超現實嗎?不,它就在現實中出現,而且不是奇?!若有天這些二次創作終將消失於網絡,是否以後無得再「得啖笑」咁簡單?


《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於6月初通過首讀,現進入二讀階段,旨在將原有條例進一步延伸至網絡。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在政府宣傳片中說︰「如果未得到版權人同意,而『惡搞』他的作品,將嚴肅的變詼諧和不認真。這就是對他的作品作貶損性的處理,傷害了產權人精神方面的感受,所以也是一種侵權行為。」很明顯,矛頭直指近年流行網絡的二次創作,俗稱「惡搞」。政府並不承認二次創作的價值,一旦立法通過,就算屬於非牟利用途,也將成為刑事罪行,創作人自然帶頭反對。

封殺網絡創意文化

改編歌詞組織「窮飛龍」早前出版《直到你惡搞我》一書,輯錄了《補貼屋》和《直到你刮到我》等熱爆網絡的改詞作品。翻開細看,你會發現窮飛龍惡搞得來很認真,每首作品均附有簡介,如改編自《囍帖街》的《補貼屋》,便是香港住屋問題的寫照,一句「窮盡我副身家,都供不起驚一世也沒法娶她」道盡了港男心聲。主腦陳歷恒(Oliver)常開班教授填詞,因一次在班上集體改編陳奕迅的《陀飛輪》而開始了惡搞事業,「最初只是一班學生做完功課,既然有錄音室,不如唱一次,然後放上YouTube分享,無諗過會有這麼大迴響。」其中《直到你刮到我》的點擊率更累積至過百萬,歌詞描述去年發生的「賜座男」事件,再配合某電視劇集片段,相當「抵死」風趣,可謂完全乎合了「嚴肅變詼諧」的貶損性處理。

Oliver與拍擋陳凱洋負責改寫大部分歌詞,就創作方面而言,他們認為草案猶如封殺二次創作,嚴重打擊正蓬勃發展的網絡創意文化,「在香港搞創作,政府沒太多支持,歌影視都落後於其他地區。不說歐洲,單是亞洲,我們也開始慢慢落後。現在其實最有創意的是網絡文化,如果你連網絡文化都打擊的話,我們將來可以用甚麼創作來競爭?」Oliver說。就經濟效益而言,他們認為二次創作與原創可以共生共存,並達到雙贏局面,以《直到你刮到我》為例,其點擊率遠超過原曲,令原曲收到反宣傳之效。

音樂創作人周博賢既寫歌也惡搞過別人的歌,就旗下歌手謝安琪的歌被惡搞並上載網絡一事,他認為無問題,「就歌手形象來說,我覺得沒有問題,那首歌(《補貼屋》)可以反映民間問題,而且又hit,引起社會關注。」讀法律出身的他也熟知版權法,亦曾在唱片公司處理版權工作,但改詞之前也不會先通知版權人,如早前他便在此情況下把陳奕迅的《浮誇》改為《浮腰》。他認為新草案令創作人「頭上多了把刀」。

惡搞被豁免?

版權法的訂立是為了保障版權持有人的利益。熟悉版權法的梁永鏗律師指,但這並不代表版權持有人擁有無限權威,其他人完全不可使用其作品,「現實是有好多作品相近雷同,又或者有人想用來作教學、報道或評論用途,那怎麼辦呢?」於是法例可加入豁免條款,現在香港的做法跟英國相似。窮飛龍的陳凱洋認為,政府應參考美國做法,「外國有個term叫『滑稽模仿』(political satire)。這些滑稽模仿在很多國家其實被視為創作。就算你以作品諷刺政府,屬於惡搞創作,你同樣受到法律保障而不被政府起訴。」梁律師則指美國現行普通法,其做法與香港不同,是屬於非徹底性(non-exhaustive)的「公平處理」(fair dealing),即法例中不會加入豁免條款,而是由法院裁定案件是否合乎公平使用的原則。由於美國憲法保障個人言論及表達自由,在此精神之下,的確有很多滑稽模仿案例是合乎公平處理,但法例中卻沒有列明滑稽模仿的豁免條款。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則認為,既然美國歷史上出現過這樣的案例,我們大可從中吸收,「我們可以將案例背後的推論,放在版權條例裏,變成新的條文。而不是每次都像美國般,要由法庭用好liberal的方式去詮釋,這樣好大風險。」因為香港的政治環境與美國不同,且沒先例可循,誰也料不到法庭最終會作出怎樣的判決。

羅沃啟相信以香港現在的立法技術,草案可以訂得更清晰,「你可以先修訂一套好general、好寬鬆的豁免條款,然後裏面再列出不同情況,例如原作被改動的程度和諷刺範圍等等。這樣我們便清楚知道甚麼被豁免出去。」他指北歐國家承認二次創作是創作的一種,並訂立豁免條款,故建議政府參考北歐做法,「把條文寫得更穩固」,否則「模糊便是濫用的基礎」。

古惑天王BT案
刑事檢控有先例

是次修訂草案其中一個爭議點是將惡搞「刑事化」,惡搞者可能會身陷囹圄。窮飛龍的陳凱洋擔心,就算版權持有人不予追究,政府仍可堅持起訴,背後可能有政治目的。梁永鏗律師指,刑事檢控的做法一直存在,「雖然不太直接,但可以參考05年的『古惑天王』案例,最後更上訴至終審法院。法庭認為他大量發放的行為,影響版權持有人的權益,因此他最終敗訴。」網民「古惑天王」透過BT發放版權物品,雖屬非牟利,但最後敗訴,屬全球首宗刑事案例。周博賢認為惡搞刑事化其實是將問題複雜化,「你原本只需要同版權人傾掂數,但現在多了個第三者,都唔知可以搵邊個傾。」他又謂刑事檢控可以替版權持有人節省律師費。

《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
惡搞 = 影像評論?

香港暫無惡搞侵權案例,但內地卻出現過頗引起社會關注的案件。

網絡自由關注組早前舉辦公開論壇,嘉賓之一的《頭條新聞》主持人曾志豪提到內地惡搞片《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05年網民胡戈惡搞了大陸導演陳凱歌的電影《無極》,片長約20分鐘,中間出現大量電影片段,並加入配音和電視節目《法制在線》的畫面,藉以嘲諷《無極》。陳凱歌循民事控告胡戈,但當時有內地法律專家指根據《著作權法》,版權物品可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使用,只要標明出處,例如用作評論用途,而《一》又的確是對該片作出評論,事件最終竟不了了之。此案例給予惡搞一個新的定義,曾志豪說︰「惡搞可以是一種影像化評論,我們又是否應給予豁免和尊重?」

原文刊於《經濟日報》2011年8月8日

2011年8月9日 星期二

版權修訂條例通過後的影響(2)——同人篇

★如果同人作者畫的是改編誌無論是實體的同人本,還是網上發佈的版本,即使有原作者默許,政府也可以刑事起訴

★同人作者如果在同人誌即賣會中,發售自己的作品,即使只是用收回成本價分享,但因為有金錢​交易,政府仍會算作是「對公眾發放侵權物的商業活動」,隨時被檢控

★如果同人畫師把自己畫的同人圖放上blog、Pixiv、Plurk、Twitter、facebook或者任何forum,在新修訂之下,政府會把這些作品當成「向公眾發放的侵權物」​,仍然逃不過版權條例的魔爪。

★平常在網上常見的惡搞、MAD片、字幕組等等,他們要直接用版權物品再創作或者翻譯,政府會一樣當成侵權

★至於同人音樂,如果是用已有的動漫音樂改編的話(例如《NICONICO組曲》),在新版權條例下根本不能生存

★新例下,網上平台在收到侵權投訴後,即使所謂的「侵權物」其實並非真正侵權,網上平台都要在很短的指定時限內把它們移除。如果網民想網站回復原有資料,就要把連同姓名、地址、電話的「異議通知」經網站再轉交投訴人。不過,版權持有人和網站會怎樣使用這些個人資料?這些私隱會不會被利用,變成版權持有人控告網民的武器?這些事根本就沒人知道,法例上更沒對此作出制衡。

呼籲惡搞《建黨偉業》

為抗衡版權修例中,把惡搞等二次創作列為侵權,我們的友好組織網絡自由關注組特別擧行了「《建黨偉業》惡搞作品徵召活動」,呼籲各位市民一起集體創作《建黨偉業》的惡搞作品,以示抗命。

大家所創作的作品,可以是任何形式,例如改圖、自行設計對白、剪接配音等,完成後可把作品上傳至網絡自由關注組的facebook專頁中,或者把作品的連結張貼至專頁上。是次活動收集到的作品將透過不同途徑展出。

不要遲疑了!馬上惡搞《建黨偉業》吧!

2011年8月4日 星期四

版權法修訂之COSER分享

今早一起牀,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下來……

我自己由初中接觸同人,cosplay則是近一年開始的興趣。
在這個圈子,我得到的不只是玩樂的時間,而是真正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常常都說,玩同人跟cosplay不是簡單的事,
過程中,有眾多範疇的事情等着去做,是對自立能力很有效的訓練。
香港同人與cosplay,這個圈子雖不是十全十美,
但總算是由大家一手一腳,由無至有,開拓出來的園地。
現在一條版權修訂條例,就可以把這個園地徹底摧毀,你叫我怎樣不心痛!?

但我其實不大會是因傷心而哭的人。真正哭起來的原因,是這一首歌:
《天馬行空》(2011) 主唱、作曲、編曲:周國賢 填詞:周博賢

「不過看似純屬發夢 天馬要上半空卻負重
 給指控 永遠給指控 可洗脫指控只得小眾」

我相信不論同人還是cosplay,
都多多少少會被社會大眾(或者父母)帶着有色眼鏡說着閒言閒語。
就算大眾媒體,偶以有着正面報道。但更多的是一些嘩眾取寵,以偏蓋全以求銷量的說法。
對此等事情,偶爾感到洩氣,是很多人的經歷,我也身同感受。

「不過原來持續發夢 嘲笑偶爾可變動容
 一起衝 你我一起衝 衝不開也有精彩的放縱」

許多coser在漫節曾問我,其實就憑我們這群coser,可以做到些什麼?
我當時答的也許大家只覺得是很行貨的答案:
「告訴身邊的朋友這條惡法,到專頁讚好、留意見。」
這個答案,看起來未必有用,改變不了大局。
但我希望大家相信,一份真摯的熱誠能改變一切。
保留我與大家傾談時,不經意流露那份同仇敵慨的衝勁。
就算最後眾多行動過後仍然是未能如願,但最少我們可以無悔無愧,為自己的園地打拼過。

在現時,我繼續呼籲大家,在各種渠道向你的朋友傳達這次修例的危機。
當然這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我們將會有行動向政府、議員以至社會大眾表達大家的想法。
所以請各位繼續留意我們這個blog和facebook群組,關注接下來行動的消息。

我想,在三讀表決的那一天,我一定又會流淚。
只希望那天流的,不是傷心而是感動的淚。

藍悅
3/8/2011

最後和各位分享這首歌,歌詞很有意思。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0iQtweshF0
謹與大家共勉!

2011年8月3日 星期三

「惡攪=侵權???」研討會及相關爭議報道

從民建聯「禮義廉」T裇到「超錯」政改方案,網上的惡搞或二次創作,是網民發泄對政治民生不滿的方式。但下個立法年度起,有「網絡23條」之稱的《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將在立法會三讀辯論。一經立法,惡搞有機會干犯刑事罪行,二次創作文化勢受打擊。

今年6月,港府將《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刊登憲報,並火速通過首讀和二讀。政府建議訂立新的「專有傳播權利」,版權持有人經任何電子傳送模式發佈作品,包括電視、互聯網以至日後任何新發佈技術,都會有版權。網上惡搞者如未經原創者授權,對作品有貶損性的處理,「達到損害版權擁有人權利的程度」,便是干犯刑事罪行,最高每件作品可判罰5萬元及監禁4年。

對此,民間反響極大,各界精英和網民群起反對,促政府收回惡法,並呼籲市民珍惜網路上享有的自由。

業界批製造白色恐怖

香港互聯網協會會長莫乃光表示,他和業界團體都要求港府將所謂政治諷刺性「惡搞」及一些轉載的行為,在版權條例上豁免。他批評政府修例有可能製造白色恐怖,因為網民利用擁有版權的物品進行惡搞,變化成其它作品,屬於二次創作,也是創作的重要部份,「這不單只是言論自由的原因,亦可保護香港的創業可繼續發展,更加多的年輕人去發揮去創意,對各方面會有一個好積極的意義。」

本地出版社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形容,今次修例是在本已麻煩的版權條例中「加多一條繩,加多一個手銬。」他指出,條例本身就應該廢除,市民不應在條例細節內研究如何抄襲才不犯法,否則已跌入政府的陷阱。

他指出,政府明知市民反對,仍強推版權條例,猶如強推替補機制一樣,背後總有原因,就是香港已經大陸化,「擺明政府是有一個任務,要打壓我們的言論自由,要我們不懂,愚化我們的新一代,要我們香港的明白人不能出聲。」他指出,因為創作涉及到意識形態問題,共產黨和極權政府則最怕思想自由。

學者憂言論自由倒退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鄭宇碩指出,網路是個廣闊天地,也是發表意見的空間。作為公眾人物或政治人物,被人以漫畫、唱歌等方式諷刺和挖苦,是個自由、開放的社會的普遍現象。「現在特區政府不准『惡搞』,又說要以刑事的方式起訴有關人,的確被人覺得是有意壓縮大家的言論及表達的空間。」他質疑港府是否要香港倒退至國內無言論自由的境況,甚至有網絡警察及「5毛黨」箝制言論。

《頭條新聞》步步為營

香港電台節目《頭條新聞》,一貫以嬉笑怒罵風格針砭時弊。主持曾志豪表示,一經立法,惡搞變成侵權,《頭條新聞》所有的環節都會受影響,例如改編廣告、歌詞等做法,雖然以往已很謹慎,但日後會更步步為營。

曾志豪質疑政府未真正理解惡搞的目的和原意,容易與抄襲混淆,「中共的斧頭標誌被人惡搞,就是要告訴人,我覺得它不對,我要批評它。所以不存在政府所說傷害別人的權益。這跟真正的抄襲不同,真正的抄襲是不想被人知道。」他並慨嘆,外國的做法是不斷分享創意,香港的創意空間卻反而日益縮窄。

來自動漫界的二次創作權關注組召集人胡千秋表示,惡搞只是用原本的作品再創作,絕對不是侵權。現有的版權條例對網民已非友善,就算不用負刑責,二次創作者都可能遭公司或者代理公司禁止使用作品。而新修例如通過,傷害會更加大,例如刑事條文已超出商業範圍,所謂的「精神傷害」或「貶損性」,更是難以釐清,會進一步打壓二次創作,令更多惡搞人士觸礁。而「安全港」條文的實務守則,更有可能暴露網民私隱。

網絡電台「青台」台長、網絡自由關注組發言人林子健表示,惡搞大多針對一些政治任人物或卡通人物,利用各種方法表達意見,亦是網絡自由創作的文化。政府建議將侵權由非刑事化轉為刑事化,日後將可主動出擊控告惡搞,進一步侵犯網絡自由。

網民憂看網上電視也犯法

亦有網民擔心收看網上電視都會誤墮法網。網民Zephyr說:「有時在Office無電視,Stream TVB睇特別新聞非常有用,如果Streaming都當犯法,咁以後咪連轉載地上大氣電波,用網上電視都要小心?」

網民Chan Summer批評修訂是將23條分拆上件,做法鬼祟。「政府將已修訂偷偷於6月15日進行二讀,23條立法失敗,就來一個版權修訂,企圖鬼鬼祟祟分拆23條立法,以溫水煮蛙,封鎖市民自由!」

文:梁路思

2011年8月2日 星期二

【惡搞=侵權???】研討會錄影片段

我們的友好組織網絡自由關注組所主辦的【惡搞=侵權???】研討會,已於7月29日擧辦了。錯過了的朋友,可以收看以下的錄像,重溫當日的內容。至於這研討會的詳情,可見這篇舊文章

報摘:專欄作家論二次創作與版權修訂

《頭條日報》潘國靈:靈感國度——如果沒有「二次創作」
2011年8月1日

摘錄:正正因為自己是一名創作人,我也更明白,創作世界很多時並非全然的「無中生有」,而是文本與文本間充滿必不可少的借取、周轉、對話、重寫,這跟低劣性的抄襲或破壞,不可混為一談。如果現有法律已有途徑阻嚇、懲罰不法的抄襲行為,針對「二次創作」的緊箍罩實在不宜出現,尤其在一個自稱尊重創意的社會。

《am730》孫柏文:大明燈——版權法修例
2011年7月25日

摘錄:其實係嗰啲希望喺年尾多啲bonus,喺啲美國人話事嘅電影、音樂組織返工做亞太區低級PR嘅人叫政府推嘅。問題係如果我用一幅劇照,改圖去諷刺某政客,使唔使拉呢?呢種修訂喺美國國會都提過,不過班國會議員向呢啲唱片、電影組織話:「你哋唔好玩啦。咁離譜都得。」係得我哋啲低級公務員,先會幫呢啲組織推呢條修訂。

《am730》譚卓睿:730視角——惡搞無罪
2011年7月29日

摘錄:這些惡搞作品不斷在互聯網世界中發布和傳播。可能因為近年政府成績「彪炳」,動輒都會惹來網民批評,惡搞成為了互聯網世界中討論外,供人發洩的渠道,亦成了網民發揮他們創意的方法。若果政府建議修訂《版權條例》的原意真的如各網民所料,是針對着互聯網上充斥着諷刺政府的作品,這個政府真的比阿嬌還要天真。

2011年8月1日 星期一

版權修訂條例通過後的影響(1)——Coser篇

★在法律條文中,雖找不到「cosplay」這字眼,卻把cosplay所做的事,包含在版權法管豁之定義範圍中。現行版權條例第23(3)條,說「因複製而侵犯版權」中,已說明「複製包括將平面作品製成立體的複製品以及將立體作品製成平面的複製品。」Cosplay把角色衣服與裝扮立體化地複製或再現,在法律上,完全符合條文的規定。

★Coser所穿的costume,即使有原作者默許,coser如果在公眾場所穿着的話,政府都可以用「Coser影響原作者的潛在商業利益」為由,刑事起訴coser侵權

★即使只是在私人地方cosplay,如果coser把cos照在facebook、forum、Plurk、blog、網上相簿等等網上平台分享,政府一律視之為對公眾廣播的侵權物品,可刑事起訴coser侵權

★已貼上網的cos照,修例後,版主會因避免刑責而砍文,如果coser想保留網上的cos照,並抗辯說照片並非侵權物,就要先把coser自己的個人資料(姓名、電話、身份證號碼等等)經版主轉交版權持有人或政府,才能與他們商討情況。而且商討後,版權持有人或政府可能仍然認為這是侵權行為,可能會繼續追討coser的法律責任。再者,coser所繳交的個人資料,會作什麼用途仍是未知之數。

所有商業作品的cosplay活動,不論是否動漫相關,都會受這次修例的影響。

★在這次修例下,只剩下cos「自創角色」才是合法的,早已和cosplay的原意背道而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