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5日 星期三

兩分鐘說明 草案如何打壓創作

大家好,今天我教大家兩條數學公式。第一是條是這樣的:「版權作品+創意+大量金錢=合法作品」。第二條是:「版權作品+創意=非法作品」。咦?!政府不是提倡創意,還拍宣傳片的嗎?怎麼加上創意後的版權作品,會變成非法作品?難道是「錢不是萬能,但沒錢就萬萬不能」?讓我們來探討一下。

相信大家都讀書時代唸過宋詞吧?其實當年的文人雅士,就是拿已有的曲子再填詞。換句現代點的術語說的話,這叫舊曲新詞,是二次創作的一種。吓?那個時代已有二次創作是的。那現在二次創作絕種了嗎?當然沒!而且是世界各地,各種媒體都有二次創作。在平面美術中,有美國的Andy Warhol利用毛澤東、金寶湯的圖片二次創作;在音樂中,即使是流行樂壇,也有以雞尾歌作主打(例如古巨基的《勁歌金曲》),用不同的歌作剪輯拼貼,明顯也是一種二次創作;在影象文化中,本地電影中周星馳在多套電影中惡搞其他作品、迪士尼借用童話《愛麗斯夢遊仙境》的人物和設定制作一個不同版本的《愛麗斯夢遊仙境》、日本有不同的動畫作品,例如《Keroro軍曹》、《爆笑管家》不斷惡搞其他動畫作品;在用作政治諷剌的惡搞上,港台的《頭條新聞》正是一好例子。就連張錦輝署長在媒體訪問中,叫我們效法的電影《史力加》,其賣點正是「嘲諷所有的經典童話,並顛覆了一般人對童話故事的刻版印象。」不也正是一套二次創作的作品嗎?

且慢!署長在政府新聞網的片段中,講過這樣的話︰「喺度惡搞佢啲嘢,嚴肅嘅變咗詼諧呀,唔認真呀,等等嘅嘢呢,咁呢就對佢嗰個作品呢作一個,即係,即係貶損性嘅處理,傷害咗嗰個產權人嗰個即係,精神方面嘅…嘅…嘅…嘅感受。所以,亦都係一種,侵權嘅行爲。」而《史力加》就正正是「喺度惡搞經典童話啲嘢,嚴肅嘅變咗詼諧呀,唔認真呀,等等嘅嘢呢,咁呢就對佢嗰個作品呢作一個,即係,即係貶損性嘅處理。」的好例子。張署長既在新聞網的片段中既說二次創作是侵權,又說要大家效發《史力加》的創意,署長大人一定是曲線支持大家公民抗命,以實際的創意來推倒這超錯的條例了。

其實現行法例,即使小市民以非商業的性質來二次創作,版權持有人和版權收費組織可以開天殺價,收取鉅額的授權費用。而且版權收費組織的收費又沒有公開,收費有如海鮮價,甚至有原作者因版權收費組織所限,不能使用自己作品的荒謬情況。這對不能負擔高額授權費用的小市民來說,已是缺乏二次創作的空間。現在草案更容許政府,可以跳過版權持有人,假借「侵害版權持有人利益」之名,刑事檢控未經授權的二次創作,完全扼殺小市民二次創作的權利,行文字獄之實。而且香港現行的版權法,只有爲各種特定豁免情況逐一編寫的條文,沒有廣義條文讓公眾用以抗辯。而有關的豁免範圍極度狹窄,二次創作並非在豁免情況之內。這種情況,即使小市民有足夠資源打官司,也沒有相關的法例保障小市民。可惜這次修例,完全無視了小市民的苦況,還讓政府可以檢控二次創作的星斗市民,這樣的條例,到底背後有甚麼目的?!「23條」(國安法)的分拆立法上市,藉版權之名打壓創作自由、言論自由,難道不是已露了體——暴露晒畀人睇咩?

若這條把二次創作等同侵權的超錯法案獲得通過,我們日後還有言論自由、表達自由、創作自由嗎?即使繼續冒險創作,也要時刻擔心頭上掛着的刀會砍下來。是可忍,孰不可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