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7日 星期五

雞蛋對石頭

9月22日晚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在中央圖書館舉行了一次有關版權修訂的會議。會議不是公開的,只是電郵給部份曾出席7月立法會公聽會的人士或組織,讓他們報名。會議也是閉門進行的,過程不予錄影、錄音,連發言紀錄都不予公開,出席人士都不能取得副本,換言之紀錄有可能與出席者的發言不符。

然而,在會議上,從道理上的對決,結果是極度一面倒的。政府說的道理有如雞蛋,捍衛人權一方的道理強如石、多如洪。

政府當局的一方,包括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祕書長王國彬、署理知識產權署副署長梁家麗,說來說去都是三幅被,對會議中出席者提出的種種具體問題,不斷迴避、兜圈,被追問下去「為什麼」,總是說不到。卻一味說「你信我,立法目的不是針對你」。

要是立法目的不是針對二次創作、不是箝制言論自由,何以不把法例寫清楚,寫明這些方面?當今的特區政府有多可信,大家有目皆見。而其他發言者也已實例案例,反駁得政府無法出聲。

至於政府請來坐在「主家席」的「打手」黃錦山律師,言論更荒誕絕倫,脫離常理。發言中,黃錦山不但把二次創作指為「侵佔人家產業」和「無理由抵毀人」,更用偷車和偷鑽石戒指兩個例子,去比喻二次創作!此言一出,立即引來全場捍衛人權人士的憤怒,指出他惡意抹黑、偷換概念。

與條例有關的東西,政府和打手出招至此已技窮。

相反,來自民間的不同人士、不同團體,即捍衛人權的一方,單說拋出來的論點數量之多,跟政府的論點數量比,已經有如牛與蚊之別。況且,捍衛人權的一方論點、論據、論證齊備;立論建基於清清楚楚的白紙黑紙及現實情況,並作了大量舉證;有邏輯,推論合理,沒有詭辯、掩眼法、偷換概念;符合情理和公義;更沒有任何迴避、兜圈、遊花園,被對方反問時都能合理反駁……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時間不足,捍衛人權的一方還有大量東西沒機會說。

在發言時,這一方有人言詞語氣激烈——對着政府一方種種一篤即破、站不住腳卻不斷堅持的歪理,以及像被抹黑為「偷車」、「偷鑽戒」等的惡意中傷,憤怒是正常得很的。有人語氣和善,盡量把政府企圖迴避去的討論點再指出,把當中的道理再三說明清楚,不容政府迴避,要他們面對、作出確切解釋。結果,政府一方的道理少似蚊,以及有關負責官員對版權的無知,在迫着要回應的情況下馬上完全露餡。

如果這個政府、這個社會是文明的,道理是政策和法律的依歸,捍衛人權的一方應該已勝出,條例草案應該依有關的討論改善才再推出。

然而,問題是,在權力分佈來說,充滿歪理的政府才是石頭,捍衛人權的一方卻是雞蛋。與會者不斷要求政府改過遷善,希望當局先把這白紙黑字的草案修正,不要怱忙去馬。可是,王國彬在會議最後一刻,還是叫大家留意政府稍後推動草案三讀時,在立法會將會作什麼解釋。與會者馬上質問他:「你還想繼續硬推?!」、「你還是恃着『數夠票』,就霸王硬上弓?!」

對,當今的特區政府,不論如何無理如何荒謬,他就是要硬推。

文明的一方是雞蛋,反智的一方是石頭。如此病入膏肓的特區政府,它所管治的香港,還有沒有【公義】可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