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9日 星期日

偷車、偷鑽戒、偷換概念

負責是次版權法修訂的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在9月22日的會議,依舊變成龜縮了的「張錦龜」。取而代之,在「主家席」上的,是一些政府的「打手」,包括一個自稱研究版權的黃錦山律師。

為何我們用「自稱」二字來形容他?因為他不說猶自可,一說馬上穿崩露餡,連版權、創作的本質都不知道。

黃錦山律師聲稱,尊重言論自由,不代表可以侵佔人家產業,或無理由地抵毀別人。例如要諷刺「掃把頭」,用別人的照片可以視為侵權,但用自己拍的便不會,所以版權法並非箝制了言論自由。

接着,黃錦山更聲稱知識產權是私有權,若說二次創作,在未經版權擁有人許可下,就好像你是個泊車仔,看到車主有一架很漂亮的名貴車,你趁着車主不為意時駕它去兜風;亦如你看到一顆很名貴的鑽石戒指,趁主人不為意時拿來戴。即使最後沒刮花弄髒,原物歸還,都一樣是侵犯了物主的財產權。

此話一出,全場譁然。有識之士莫不為其誣衊詆毀而憤慨,紛紛指出他偷換概念,顛倒是非。

創作,就是為世上帶來新東西。除非你不發佈、不流傳、不跟任何人分享,把它鎖在自己一人的象牙塔裏,否則,這件新作品就有其【公開】的特性——可能是在一個圈子裏分享,也可能是與全個社會甚至全人類分享。換言之,作品並不是一件只屬於私人的物件,而是與其他人有一定的共享性。

因此,作品與私人財產,本質上已完全不同。如果是私人財產,例如某甲買了一顆鑽戒,他不許別人戴是正常的,鑽戒並不需要給公開、與公眾分享,即使某甲死了,他也可以命人把鑽戒葬到墳裏。

然而,某甲作了一首歌,除非他完全不公開,否則別人聽到那首歌,甚至自己依旋律唱出那首歌,是一件無可厚非的平常事。即使多個國家現行的版權法,對版權擁有者賦予了一些特別權利,這也只是一種印刷或出版的特權。沒有人可以阻止某乙從公眾傳播途徑上聽到某甲的這首歌。而這首歌在面世後若干年,或原作者死後若干年,版權都會自動消失,進入全球人民共享的公眾領域內。

鑽戒等私產不必公開,它為個人帶來了新的財物,卻不見得為整個社會帶來新的元素。但作品不同,它面世、公開後,會帶來新的作品,成為社會裏的一部份——不管這部份是多是少。人類接觸到社會上各式各樣的東西,生出了感情,再進行創作,產生出新的作品,正是人類文化的發展軌道。而人類創作時,往往都須利用社會上各式各樣已有的東西,作為創作的元素。那怕某丙創作的歌,旋律是自己想的,但旋律的組合、編曲的方式可能是某種樂派的風格的,樂譜音符等也是古賢的作品,歌詞用的文字也是先人的智慧結晶。某丁畫一幅畫,畫裏的大廈是別人設計、建築成的;畫裏的太陽,即使是自然之物,但用這些顏色、形狀、線條去表達,也是參照了前人的創作。

換言之,創作總是由人類接觸到的各式各樣東西而來。作品一旦公開或流傳過,成為其他人所接觸到的社會的一部份,別人拿它與其他事物一起,再創作成新作品,是文明歷史的大方向,是很自然的事。真正了解創作的學者,都知道所謂「一次創作」與「二次創作」,未必容易分別。「Creativity always builds on the past」,這才是正常的世界。

只有連創作的本質都不明白的人,才會以為作品與名貴車、與鑽戒一樣,是私有的、沒有其公開屬性的,才會覺得二次創作如同偷車、偷鑽戒。然而,說出此番言論的黃錦山,卻自稱是研究版權法的人,並為政府和業界提供了不少意見。難怪香港現行的版權法如此荒謬,總是擺出一副「二次創作者是賊,偷取他人創作改頭換面行為可恥」的嘴臉。與全球對二次創作趨向包容及保護、豁免計算進違法行為內的文明之列車,背道而馳。

的確。創作,不論什麼「一次」、「二次」創作,都是文化。香港沒有文化局,卻由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去處理。於是,眾庸官和山埃顧問,只知什麼是名貴車、鑽石戒指的律師,就見怪不怪了。他們未必是故意偷換概念,把二次創作者污衊作偷車賊、偷鑽戒賊;可能他們是真心相信這一套,因為,他們對創作是無知的。

但,無知不等於他們可以不去求知,以「我說的有理」之嘴臉去凌駕創作、污衊創作。黃錦山說過此番話後,不同發言者在隨後的發言裏,都爭相指出其謬誤,可說是有如過街老鼠。

補充一說,曾在立法會上說出「全球法例均不保障二次創作」此等謬論謊言的馮添枝,即是國際唱片業協會(香港會)有限公司(簡稱IFPI)的代表,在黃錦山說話期間,不停猛地點頭。尤其是說到「偷車」及「偷鑽戒」之比喻時。此情此景,為與會者所親睹,惜會議規定不能攝影,未能拍下給大家看。然而,這種偷換概念、肆意抹黑創作的「律師」,與借版權之名狂徵暴殮的無恥巨商,如何站在同一陣線上,對創作自由設刀亮刃,打壓剝奪,已眾目皆見。

延伸閱讀:
Siva Vaidhyanathan:《COPYRIGHTS AND COPYWRONGS: THE RISE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HOW IT THREATENS CREATIVITY》(2001) 中文版,陳宜君譯:《著作權保護了誰?》,(台灣)商業周刊出版公司,2003 年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