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9日 星期日

信政府半成 雙目失明

「信你一成,雙目失明」,這句潮語生動有趣,很快便流行起來。然而,今天的特區政府,莫說信一成了,信半成都即時死亡。諸多先例,有目皆見,已不用我們重複。

在9月22日的會議中,政府官員,包括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祕書長王國彬、署理知識產權署副署長梁家麗等,不斷重複又重複推銷的,正是這種「信我啦,冇呃你嘅」的「寶藥黨」式推銷謊言。

會議一開始,王國彬就發言,指稱這次修例的打擊對象,只是大規模的侵權行為,不是旨在打壓二次創作。又說,從沒想過去箝制言論自由。叫大家相信政府,相信修例不會影響創作空間。

這些謊言馬上被其他發言者刺破。版權惡法關注組的鄭嘉俊就指出,過去香港曾有案例,在一個不著名的網上日記式網站上,網主只是放了一首陳奕迅的歌曲,已被起訴。那麼王國彬口中的「大型」或「大規模」的侵權,到底「大型」何在?二次創作關注組的胡千秋亦指,法例是白紙黑紙的,不是官員說了算,不在法例上寫清楚是什麼程度、什麼規模,沒法讓公眾信服。

可是「主家席」的人沒回答。有些人說了與修例無關的東西後,人權監察的羅沃啟再追問到底何謂「大規模」。隨後王國彬才以「古惑天皇」(陳乃明)BT侵權案作例,並承認「大型使用」的程度或有爭議,但當事人「有理由」「相信」該侵權物「可能」會傳播得很廣泛。梁家麗則說,法庭「相信」陳乃明「企圖」大量分發。然後王國彬再補充說,加上外國案例,例如英國的判例,都是針對「大規模」的侵權案例。

相信大家也看到,政府官員這些「相信」、「可能」、「企圖」等等的答案,不但不能為「大規模」劃下清晰的界線,更說明版權法例有多模糊不清,網民有多容易「被」墮下陷阱中。

羅沃啟先生便即時指出,政府官員這些解釋,就算真的是針對大型,也只不過是現時執法個案裏出來的結果是這樣,並不是法例本身不覆蓋小型的所謂「侵權」個案。政府這種解釋是很牽強的。而過去也真的有針對小規模的案例。況且說到外國的判例,也未必一定獲本地法庭和執法者考慮。

他反問官員,若果真的是不針對二次創作,若是考慮過去本地及外地案例,為何不把之寫在條文中?例如把二次創作的豁免,大小規模的釐定,把外地判例中說明不計算作侵權的因素,歸納出來,明確寫在法例裏。不這樣做,不寫明在條文中,卻一味叫別人「信你」,說「不影響二次創作」,這如何說服人?

對,如何令人信服呢?這問題由始至終,政府也給不到我們答案。王國彬於是轉口風,聲稱把這些東西寫明出來,會改變了今天版權法對版權擁有人及用者之間保障點的「平衡」。而這「平衡」已維持很久,要改變則雙方先要再作充份、全面的討論。——7月23日立法會的公聽會,王國彬明言這次是對版權修例「動手術」。若果政府真的要【不作「改變」】,要維持過去的所謂「平衡」,為何又要「動手術」、要改變當中的管轄範圍、刑責等各方面,令它更進一步向版權擁有人傾側(註一)?況且,過去條例也對二次創作很不友善,也明顯向無恥巨商利益輸送,這是哪門子「平衡」?今次的修訂,把這些利益輸送做得更出面,更向無恥巨商一方傾側,又何來「平衡」可言?!

說穿了,就是政府根本不打算保障創作空間,因為保障它,就會影響了現時那種對大型版權擁有者(即是那些依仗版權法收費的巨商、大公司)之偏袒及利益輸送。所以政府死也不肯改善條例及草案裏的毛病。這些毛病,正正是為着完成這種利益輸送的司馬昭之心,長年累月以來埋伏在條文中的。無論面對什麼反對聲音,都不容「破壞」之。

信特區政府不影響創作空間、不危害人權和自由?信特區政府訂立的法例維護公義?倒不如信地球是三角錐體。

註一:
政府一直否認修訂草案比原先的條文更向版權擁有人一方傾側,聲稱「今天不觸犯刑網,日後仍不墮刑責」。但單單是由民事改作刑事,加重了遭檢控入罪後的後果,已是改變了原來的平衡度。更何況政府可以跳過版權擁有人,開路給警察可以濫權拘捕,並且強調版權法中可以以言入罪的因素等等,這是哪門子的不改變,哪門子的維持原來平衡?關於開路給警方濫權、開路予人以言入罪等問題,詳見下一篇文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