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4日 星期五

沒有公開授權資料庫 CC沒有普及的今天業界

9月22日的會議,政府請來一些創作人坐在主家席上。分析其用意,在於針對來自創作界的反對修訂草案者,企圖呈現創作人也有不同立場的局面,暗指反對修訂草案的創作界朋友,漏了思考坐在主家席上的創作人之立場。但政府的如意算盤,是否真的打得響?

結果,這些坐在主家席的創作界人士,說的東西都與修訂草案無關。

在主家席創作界人士中,麥振雄的發言最令人記憶深刻。他指,自己是為從事音樂創作這工作,而埋頭苦幹、顛倒日夜的人。自己的音樂有人欣賞是高興的,但在他身上,就曾發生作品被其他人胡亂使用的事件,令他至今都耿耿於懷。那是他在2000年時,在台灣為一部電影,精心製作了多首原創音樂,都是為該電影、為電影裏的情節與場景度身訂製的。可是,台灣某錄音室卻拿了他自己這些原創音樂,當作「罐頭」般使用,隨意配在其他古裝節目上。出來的效果,當然歪離他的創作意念。可是人家在台灣,山長水遠,他又難以確實爭取,也沒錢聘律師,最後只有無可奈何。

於是,他在會議上說,自己認同保護開放性的創作空間,因這樣藝術才會進步,音樂創作的發展才會正常,但又呼籲民間創作界的朋友,在反對修訂草案時,也得想想他們的處境,保障他們免受台灣這個案之苦。

其實,麥先生的發言情感真摯,但與這修訂草案沒有關係——不論修訂草案通不通過,這類像「台灣個案」的情況,都不能避免。修訂草案根本沒有為這情況作出保障。何出此言呢?因為修訂草案也好,現行版權條例也好,都只是保障「版權擁有人」而不是「原作者」。若麥先生創作後,版權已轉售、轉讓或轉贈給別人擁有(甚至可能因創作人與公司間的合約規定,作品一面世,版權自動歸公司擁有),只要版權擁有人售出或贈出使用的許可權,身為原作者的麥先生將無從阻止。

即使麥先生沒有轉售、轉讓或轉贈版權,他自己仍是版權擁有人,但亦可能因委託合約的規定,讓一些版權收費組織取得其作品的版權管理權。而這些版權收費組織,對一些長期客戶的授權操作,往往是「批量性」的,即是讓客戶一次過邀付費用,來取得一籃子的作品使用權。除非該版權收費組織的工作人員特別照顧麥先生,不售出或贈出他這數首音樂的使用權,否則這事仍會發生。對台灣的錄音室來說,它只是合法地購得一堆音樂的使用權,沒有違法。

要保障麥先生這類個案,其實重點就是要保障原作者的意願,而非版權擁有人。為此,美國著名法律學者萊斯格(Lawrence Lessig)教授,就聯同志同道合的人,創立了「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s,又譯創用CC、創作共用、知識共享,簡稱CC)這種新式的版權授權,解決這類問題。要是麥先生發佈其作品時,就採用CC,他可以對其他人使用其作品的授權,作出多項選擇。包括:規定他人使用時要說明原作者是誰,規定是否允許二次創作或改變原作的用途,規定是否允許他人使用來作商業行為等。

其實,CC還有其他的授權方式,可供麥先生選擇。例如針對音樂、影片、攝影作品的拼貼混合創作,可以選擇「特別取樣授權」(Sampling Plus)或「非商業特別取樣授權」(Noncommercial Sampling Plus)。又或者選擇「CC Plus」(CC+),在CC條款以外加上其他授權。

藉着這些新形式的授權,作者的意願可以更清晰、有更效地呈現。甚至連麥振雄在會議後,跟我們交流時所說的般——他希望某些作品,可以給二次創作,但不要用來做替保皇黨宣傳之用——都可以實現。

對CC等開放式的版權授權,世界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已給予保障。香港的CC,在學術界裏,有法律學者撐腰。過去曾有CC侵權的個案,都獲妥善解決(註一)。可惜的是,香港特區政府對CC一直都視而不見般。據出席會議的網上電台【開台】代表大腦電波指出,知識產權署一直對CC漠不關心,在全個知識產權署的網站上,唯一找到與CC有關的文章,就是說若作品已使用CC,授予他人某些使用的權利後,就不能被撤銷,因此要小心、要尋求法律意見。換言之,就是不鼓勵大家。更遑論像其他國家或地區般,對CC予以什麼推廣與支援。

現在香港的CC缺乏推廣,身為掌管版權事務的政府部門——知識產權署,難道沒有責任嗎?

至於另一位主家席創作界人士,是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CASH)出版人理事何志恩,他亦是富士太平洋音樂版權(東南亞)有限公司(Fujipacific Music (S.E.Asia) Ltd)的總經理。他認為,網上的歌詞創作,得寫曲者同意是「幾緊要嘅」,因為能獲得授權,即是已解決了問題。他又稱,不要覺得版權擁有人一定會「獅子開大口」,作曲家也可能想歌曲獲其他人賞識,拿來二次創作。而他覺得二次創作者應該自己作曲來填詞,或找尋自由使用(free use)的、已進入公有領域(Public Domain)的音樂來填寫歌詞。

關於二次創作,是否可以只依靠自由使用的與已進入公有領域的音樂,留待下一篇文章再說。但,目前民間的創作者,即使要找尋肯定能使用的、沒法律爭議的作品來進行二次創作,或者想以合理的格錢取得授權,都非常困難。

香港互聯網協會主席、公共專業聯盟副主席莫乃光先生指出,夏格維教授對英國現行版權法的報告裏,另外一些重要建議,包括了成立一個數碼版權交換中心,方便版權授權,便利創意產業。而英國政府收到夏格維教授的報告後,更承諾將會率先把政府擁有的版權物品,在中心開放前,就投入、開放給公眾和業界搜尋及獲得授權,以鼓勵其他人士和機構跟隨。

這方面問題,亦與香港特區政府的修訂草案無關。不論是否作這次修訂,特區政府一直都不成立這類的交換中心,而業界的版權收費組織也沒有公開予公眾查詢的資料庫。結果是有關的版權授權操作,一直都極度不透明,有如黑箱作業。何志恩稱版權擁有人不一定「獅子開大口」,但我們親身接觸過、甚至是我們身邊朋友所經歷的真實個案,都看到版權收費組織,有涉嫌濫收費用、金額海鮮價、黑箱作業等等問題。民間的創作者與演出者要以合理的付出取得授權,確實是阻礙重重。

而且諷刺的是,早在7月份,在《明報》的訪問中,另一位CASH成員——CASH的作家理事,本身是是英國皇家藝術學會院士的陳鈞潤教授,就直指行外人要正式辦手續取得版權人的授權,有其難度;根據他的經驗,一些知名作品的版權費可以非常高,甚至有錢都買不到(註二)。陳教授指出的事實,正好對「不一定『獅子開大口』」的言論刮一記耳光。

對此,署理知識產權署副署長梁家麗主動收費組織說項,辯稱有關的授權機構都向知識產權署註冊,會列明收費。與會者擧以實例,要求知識產權署作出監管,梁家麗卻不予回應。梁女士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是啊,政府對版權擁有者及用者間「維持已久」的「平衡」嘛,果然「平衡」得不得了!民間創作人,奢想政府與版權收費組織可以像英國般,知錯能改,成立透明的、面向公眾的數碼版權資料庫與交換中心?這不是面對開大口的獅子,又是面對什麼?

註一:
2008年12月上旬,維基百科編輯Xavier Fung發現,他製作的港鐵未來路線圖,遭廣告公司擅自挪用到花旗銀行信用卡的廣告上,違反他發佈時選用的CC授權。他遂向香港維基媒體協會及香港共享創意報告,以及向侵權的銀行和廣告公司追討。約一個月後,Xavier Fung指已跟廣告公司就賠償幅度達成了共識,並會把部份的賠償款項用作支付工作坊的開支,以及支持兩個團體在香港推廣維基百科及共享創意條款。
2010年7月,萬里機構出版了《會說話的香港地圖》,擅自使用了多名中文維基百科及Flickr用戶的圖片,違反了圖片發佈時的CC授權。有香港維基人向香港海關擧報此個案。萬里機構其後決定全面回收和銷毀該書,副總編輯陳言並在網上道歉,並指該書責任編輯已於2010年8月5日辭職。

註二:
《明報》:〈周日話題:誰在害怕二次創作?〉,2011年7月24日 http://news.sina.com.hk/news/23/1/1/2389000/1.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