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3日 星期四

既說fair use空泛 何不具體列明豁免

眾所週知,不論美國像癌細胞般的極端暴利公司之勢利如何擴大,以及隨野戰小布殊而火速崛起的反文明野蠻氣焰如何熾熱,他們國家對言論自由、表達自由這些基本權利的重視,以及長年累月聚積起來對人權嚴守的社會風氣,仍然比不少國家優勝。美國採用公平使用(fair use)來保障二次創作,並且基於其國家的社會風氣,法庭判決時對公平使用的解讀,向來都是着重保護言論自由、表達自由這些基本權利,因此有不少出於美國的重要版權案例,都是藉公平使用而讓二次創作得到保障的。

香港過去的版權條例,只是沿襲英國的公平處理(fair dealing),而且它只明文規定地,局限了很少、很不足的豁免範圍。包括在教學用途上複製10%以內……等等不少人都聽聞過的規定。

於是,對二次創作的豁免,民間就有大量的呼聲,要求增加公平使用的條文。這種聲音,政府似乎不是收不到,卻不肯做。——因為如上一篇文章所述,做了,就會破壞對巨商利益輸送這種維持了很久的所謂「平衡」嘛。

9月22日的會議上,政府的官員和「打手」都針對公平處理來發砲,把它說成有如生人勿近的怪獸般,若加到法例中,只會引狼入室。首先開火的,是自稱研究版權,過去多番就版權法給予政府意見,卻以「偷車」、「偷鑽戒」來比喻二次創作的黃錦山律師。他說,在2004年,香港政府曾就是否引入公平使用進行諮詢,結論則是:法例條文應該要清晰的,但公平使用過於空泛,並不夠清晰,還要因應如美國的案例等去取決是否合法,因此若在版權法裏引入公平使用,是有害無益的。

對此,二次創作權關注組的召集人胡千秋質疑有關諮詢。他指出他當時已留意版權法例,並參與相關的學界組織,一直提倡在本港版權法例裏增加公平使用。他們更曾直接見當時的知識產權署署長謝肅方,商談有關問題。卻從未從任何渠道得悉有關諮詢。到底2004年的所謂諮詢是諮詢了誰?是否假諮詢?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祕書長王國彬,則聲稱04年的諮詢是確實做過,有紀錄在案的。若大家不信,他可以找出當時的文件紀錄。然而胡千秋澄清問題,說明不是質疑「沒有諮詢」,而是質疑該次諮詢是否「假諮詢」,是否只着重讓那些版權收費組織、既得利益者去發表「偉」論,卻不去聽來自民間的真正創作人聲音。王國彬卻沒在澄清問題後作出回應。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的另一位成員,也是舞台劇創作和參與者的李世昌則補充,指出當時學界組織與謝肅方前署長面談時,謝署長正正是說,不希望把法例上允許進行、不會墮刑網的東西寫得太細微、太死。謝前署長指,這就像切肉腸般,若把肉腸切得太薄、把允許的東西寫得太死,就會變成只有那薄薄的範圍才可以做,擔心反而會囿限了二次創作的可行範圍,只有某部份的二次創作才合法。當時謝前署長對引入公平使用這事情,個人態度是開放的。這說法正好與黃錦山之言相反。他並質疑為何新任署長上任兩個月,事情的說法馬上180度顛倒過來。

另一些發言人士,則擧出引入公平使用以外,還可以從什麼其他方法去保障二次創作。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就指出像美國般對公平使用的判決,的確是包括了考慮社會上保障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環境。並指出香港的社會風氣與美國不同,政府對言論自由的保護遠比美國弱,屆時即使引入了公平使用,也擔心因沒有相關的社會環境支持,法庭判案時仍會採取保守的角度,不像外國的案例般判決。

然而,羅沃啟指出,現在政府官員既然反覆地說「不針對二次創作」,又嘗試以「外地過去的案例不是這麼判決」、「草案上的條例我並非這樣解讀」來說服別人相信政府,那麼為何不把之寫在條文中?政府官員所說到的外國案例,當時外國的法庭把什麼看作確是侵權,把什麼視為予以保障言論或創作自由,作出有關判決時考慮了什麼因素,全都可以具體地查得到的。而政府官員現時如何解讀這些條例,把它作為從寬解讀的理據,也是能具體指出來的。那麼,為何不把這些說明不計算作侵權的因素,全都歸納、羅列出來,明確寫在本港的版權法例裏,去保障二次創作?

只要這樣寫出來,既不必引入公平使用這新系統,可以透過目前的公平處理系統加以擴充,就保護到二次創作,同時也符合政府官員所擧出的論點。羅沃啟更質問政府官員,現在他們一味說那些東西去游說別人相信政府,卻不肯把自己說的這些論點寫進法例中,口講無憑,口說的與法例不一,這如何說服人相信「不影響二次創作」?

而香港互聯網協會主席、公共專業聯盟副主席莫乃光先生,更具體說明美國以外眾多國家或地區的做法。即使是採用公平處理系統,也有不同的方法去豁免把二次創作計算進侵權之網中,例如歐盟麾下的許多國家。即使是採用公平處理系統,以明文方式容許使用版權物品來二次創作,都可以再分作一些不同豁免方法。就此,莫乃光多番追問政府,為何至今仍堅持不參考之,把條例草案改過遷善?他直指,至今仍未聽到政府【為何】不能把二次創作的豁免放進法例中,那麼為何不採用這些方法去修訂草案,於條文上明確保障二次創作?

誠然,既然政府官員說公平使用太空泛,那麼為何像羅沃啟先生、莫乃光先生擧出的做法般,具體地列明豁免?還是政府根本無意保護二次創作,但又不方便承認,見7月立法論公聽會上有人倡議公平使用,就集中對公平使用開砲,企圖逃避保障二次創作的責任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