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9日 星期二

關於2011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的跟進事宜

本組已於日前向各立法會議員發信,要求他們反對2011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其中湯家驊議員已回覆如下︰
「多謝來信!我已就草案提出進一步修訂建議只在嚴重損害版權情況下才可檢控。希望可以尋求一個平衡點化觧問題。也想聽聽你們的意見。
湯家驊」

希望大家繼續努力,讓此事廣傳開去!

《網絡起義》嘉賓"鍵盤戰線"傾二次創作

 早前我們友好組織「鍵盤戰線」,在DBC電台節目《網絡起義》中受訪,與主持人陳景輝及林輝大談二次創作

YOUTUBE收聽︰
PART 1︰

Part 2

2011年11月28日 星期一

有關版權修訂的新聞及評論(11月28日)

惡搞無罪 版權例勿變「網絡23條」

摘錄︰惡搞無罪,改圖有理?政府提出修例,阻止網上盜版侵權行為,原意是好,但不應殃及池魚,令到惡搞唐英年或議員名人的圖片也變成違法,扼殺創作自由。如果這類二次創作,在網上發布不涉及金錢或商業行為,不應入罪。

惡搞有罪 85%網民喊打

摘錄︰被網民狠批為「網絡23條」的《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正在立法會審議,政府預期明年7月完成立法,但香港網民群起反對,批評扼殺創作空間及言論自由。有團體早前訪問逾2,000名網民,發現多達85%受訪者反對草案;90%認為草案諮詢不足,打擊俗稱為「惡搞」的二次創作。

吹脹80後 - 林輝︰惡搞

摘錄︰尊貴的民建聯陳鑑林議員最新金句:「你有本事就自己創作,為何要搞人家的照片?」
看來民建聯應該立刻掛上Banner,大書「強烈譴責 Andy Warhol搞人哋張相」,以及「《史力加》有本事就自己創作全部人物,為何要搞人家的童話故事」?上一屆立法會選舉,民建聯不是改歌詞翻唱了農夫的《舉高隻手》,讓曾鈺成和蔡素玉唱嗎?那民建聯和曾鈺成主席算不算沒有本事?

2011年11月27日 星期日

版權修訂條例相關文章(11月27日)

隔牆有耳:抄外國廣告 民建聯自摑

摘錄︰民建聯成日俾網民惡搞,陳鑑林早排開腔講網絡 23條,大聲挑戰網民話:「你有本事就自己創作,點解要搞人哋啲相?」有網民即時搵到民記喺 08年立法會選舉時嘅廣告,發現有「抄巧」外國廣告之嫌,仲似足九成九喎。

藝術工作者反對版權條例修訂 要求豁免二次創作

摘錄︰錄映太奇在2011年11月12日和13日,舉辦了一個二次創作實驗短片放映會,並和知識產權處代表、藝術工作者、文字創作人、版權關注團體等人士,就版權法修訂進行了一次圓桌會議。會上藝術工作者、文字創作人、版權關注團體均指出,是次修訂非但無法加強打擊盜版,更嚴重損害創作自由及言論自由,要求豁免二次創作。

版權與言論自由並重 網上惡搞須適度豁免

摘錄︰政府修訂《版權條例》,旨在確保網上世界的版權保護能跟上科技發展,網民擔憂法例會變成「網絡23條」,打壓近年流行的網上「改圖惡搞」或「二次創作」,要求豁免,但不獲政府接納。外國早有相關的豁免安排,若香港拒絕引入,法例猶如在網民頭上懸着一把刀,有製造白色恐怖的客觀效果。香港必須尊重版權持有人的權益,但惡搞並非單純的侵權問題,而是涉及言論、表達自由,具有重要社會意義,不能動輒打壓。社會應在保護版權與尊重創作自由之間求取平衡,政府應借鑑外國的豁免安排,研究香港的相關做法,並諮詢公眾。

版權:只是一種商業模式,過時的

摘錄︰媒體上一天到晚都有人在撻伐「盜版」,講得好像是傷害了某種基本人權一樣。這些人都忘了,在印刷機還沒有被發明前,儒道百家恨不得你多抄幾本他們的書,因為你越抄,他們的影響力越大。在樂譜、唱盤還沒有被發明前,作曲者恨不得你多傳唱他的音樂,因為如果你不唱,這些歌就被人們遺忘了。族裡的長者更是鼓勵你多跟年輕人說我們的故事,因為這些珍貴的教訓,絕對不能失傳。

時事全方位:版權條例修訂(二)

摘錄︰高登網行政總裁林祖舜指出,擔心一旦通過法例,很多人會因為害怕被控告,不敢做一些本身可能不違法的創作,有損網上創意。即使政府其後再作諮詢和修例,但亦需4至5年,網上創作亦可能沒有現在的蓬勃。

2011年11月23日 星期三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9月22日閉門會議系列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9月22日閉門會議系列
    
9月22日晚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在中央圖書館舉行了一次有關版權修訂的會議,談論版權條例修訂草案。儘管在會議上,若論道理上的對決,結果是極其一面倒的:政府一方完全不能以理服人。然而,這些官員卻稱會堅持把草案遞上三讀,對法例中的弊犯及創作界的不滿,均視若無睹。

以下一系列文章,刊登在二次創作權關注組的部落格上,是對當天會議內容的記述和評論。文章如下:

雞蛋對石頭

與會者不斷要求政府改過遷善,希望當局先把這白紙黑字的草案修正,不要怱忙去馬。可是,王國彬在會議最後一刻,還是叫大家留意政府稍後推動草案三讀時,在立法會將會作什麼解釋。與會者馬上質問他:「你還想繼續硬推?!」、「你還是恃着『數夠票』,就霸王硬上弓?!」

偷車、偷鑽戒、偷換概念

黃錦山更聲稱知識產權是私有權,若說二次創作,在未經版權擁有人許可下,就好像你是個泊車仔,看到車主有一架很漂亮的名貴車,你趁着車主不為意時駕它去兜風;亦如你看到一顆很名貴的鑽石戒指,趁主人不為意時拿來戴。即使最後沒刮花弄髒,原物歸還,都一樣是侵犯了物主的財產權。
此話一出,全場譁然。有識之士莫不為其誣衊詆毀而憤慨,紛紛指出他偷換概念,顛倒是非。

信政府半成 雙目失明

況且,過去條例也對二次創作很不友善,也明顯向無恥巨商利益輸送,這是哪門子「平衡」?今次的修訂,把這些利益輸送做得更出面,更向無恥巨商一方傾側,又何來「平衡」可言?!
說穿了,就是政府根本不打算保障創作空間,因為保障它,就會影響了現時那種對大型版權擁有者(即是那些依仗版權法收費的巨商、大公司)之偏袒及利益輸送。所以政府死也不肯改善條例及草案裏的毛病。

開路予警察濫權 開路予人以言入罪

面對眾口的難責,梁家麗詞窮了,竟拋出「我們今天只說版權,不說警權」的說話——據與會者親眼所見,她說這話時還帶着晦氣。這是何等的歪理!明明警方本來沒有這途徑去濫權的,但正正因為是次修例,打開了這途徑,才令日後警方有可能透過此例作濫權的拘捕,在二次創作的頭上懸起刀子;明明這些東西是元兇,就是這次的修訂草案。

說好緊隨英國 轉眼輸打贏要 聲稱維持平衡 日益偏幫巨商

席上的與會者,立即以事實反駁之,說明英國政府現在已明言會改善法例,引入豁免。王國彬馬上推搪說:「現在都未知它會如何去做,是不是真的修改。」與會者斬釘截鐵地問他:「那麼英國政府公佈了確實的修改條文,為二次創作提供豁免後,你們(特區政府)是否就會馬上跟隨修改?」王氏又再把軚盤90度、180度、270度加360度扭轉,說:「未必會跟。」

既說fair use空泛 何不具體列明豁免

羅沃啟指出,現在政府官員既然反覆地說「不針對二次創作」,又嘗試以「外地過去的案例不是這麼判決」、「草案上的條例我並非這樣解讀」來說服別人相信政府,那麼為何不把之寫在條文中?為何不把這些說明不計算作侵權的因素,全都歸納、羅列出來,明確寫在本港的版權法例裏,去保障二次創作?

沒有公開授權資料庫 CC沒有普及的今天業界

早在7月份,在《明報》的訪問中,另一位CASH成員——CASH的作家理事,本身是是英國皇家藝術學會院士的陳鈞潤教授,就直指行外人要正式辦手續取得版權人的授權,有其難度;根據他的經驗,一些知名作品的版權費可以非常高,甚至有錢都買不到。陳教授指出的事實,正好對「不一定『獅子開大口』」的言論刮一記耳光。

斬腳趾避沙蟲解決問題? 版權物二創無可取締

當一件作品廣泛地面向公眾時,政府及版權擁有人,都不應剝奪大眾以之作為傳意符碼,進行衍生創作或傳意的權利。因為這是人類把作品累積、把作品融匯在日常中的文明,是社會文化的常態。為此,我們極力反對香港特區政府藉着修例,對現時已經狹小的二次創作權再添囿限。

2011年11月19日 星期六

本關注組發言人於《網絡起義》中受訪

本關注組發言人今天在DBC電台節目《網絡起義》中受訪,討論版權惡法,亦評論了陳鑑林的謬論。同一節目中,《全球改圖苦主大聯盟香港分部》召集人容樂其也同時受訪。
 

2011年11月10日 星期四

錄映太奇於本週六、日的活動

藝術團體錄映太奇將就版權惡法問題,擧行相關的二次創作放映會暨藝術家講座,以及圓桌研討會,歡迎大家踴躍出席。研討會當天,我們關注組亦會派員參與,探討有關版權修訂與二次創作的問題。

放映會 
 藝術家講座(策展人:文晶瑩)
日期:2011年11月12日
時間:下午3時
節目長約:80 分鐘(節目完結後有藝術家答問時間)
地點:錄映太奇(香港九龍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牛棚藝術村13號單位)

版權惡法圓桌研討會
日期:2011年11月13日
時間:下午3時
地點:錄映太奇(香港九龍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牛棚藝術村13號單位)
備註︰知識產權署將會派員參加是次會議

活動詳情:本活動facebook專頁錄映太奇網站文晶瑩教授的部落格

二手料、原創片:香港實驗短片

最近香港新修訂版權條例,打擊網上盜版,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在接受《政府新聞網》訪問時明言「惡搞」是侵權。一名政府邀請的講者、熟悉知識產權條例的律師將二次創作比喻為偷竊。一下子用現成片段和影像做創作的藝術家都可能犯了法,成為賊人!即使是非牟利,若發佈作品/物品「達到損害版權擁有人權利的程度」,都變成犯了刑事罰行,一改以往民事性質,政府可不經版權人投訴而主動去檢控一些侵權行為。有人認為這是「網絡廿三條」,政府為打擊「惡搞」而設立,加上藝術創作並未納入豁免範圍內,許多創作人憂慮言論和創作自由再進一步被收窄了。基於在討論過程中可以看到政府官員、律師和許多人都對二次創作有許多誤解,錄映太奇(Videotage)擧辦了一個全部都是用現成片段或物料製作的實驗短片放映會和研討會,去深化討論。

「惡搞」是二次創作的其中一種,二次創作將事物賦與新意義,有時必須用現成的物品或影像,是藝術創作常用的手法,歷史已多於一百年。1919年杜象在蒙羅麗莎的複製品上畫上兩撇鬍鬚去挑戰大師的神聖地位;安廸華荷在六十年代大量複製金寶湯、瑪麗蓮夢露圖像,將通俗文化帶入藝術殿堂,這些劃時代的藝術在今天香港都可能墮入法網,叫人費解。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於9月22日晚主辦了一個會議,向創作人解釋新修訂版權條例。政府邀請的律師將二次創作比喻為偷竊,就如去餐廳吃東西,物主將車交給伙計代客泊車,誰知道這個伙記拿了車自己去兜風;又例如女主人叫家傭拿戒指去清潔,家傭去街時卻拿來自己戴。當下立刻有與會者激烈反對,抗議律師將藝術家當賊辦!亦有與會者反駁,比喻不恰當,二件事件都沒有產生新作品。我也同意,而實際上,二次創作亦不如比喻所說,會令原本物件因被再創作而消失。

以上比喻可以理解一般人對二次創作的誤解。其實二次創作有時使用部分原作是為了使觀眾理解內容的脈絡,就如我們寫文章會引文。有時視覺藝術運用現成物,包括符號、標誌、海報、影像片段等,以挪移、假借、比喻、對話、重組、加減和轉化等方法去進行創作,這些方法寫文章亦同樣會用到。若我們接納寫文章這些慣常做法,會引文或運用比喻,我們為何不能接納圖像式的評論和比喻?若如張錦輝所言(政府新聞處),每次引用都要先問准原作者,還要他/她喜歡我們才可以引用,這樣子怎樣寫和發表文章?那許多學術研究、文章創作都會被癱瘓。一如文章創作,只要我們註明出處,遵守公平使用(fair use)的原則,又不作商業用途,二次創作便不應算侵權。

9月22日會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秘書長王國彬提出香港要跟上世界的標準,因為英國和澳洲等,均有相關法例。但與會者提出英國已於8月初提出要修訂,要豁免二次創作,香港為何要走回頭路?亦有與會者提出為何英國和澳洲等於世界標準?許多國家例如比利時、法國、立陶宛、盧森堡、馬爾他、荷蘭、波蘭、西班牙都有法律明文容許二次創作(caricature, parody or pastiche)。其實,北歐國家容許藝術轉化,即是用舊有作品製作新作品不用問准原作者的同意。奧利地、德國和葡萄牙都採用公平使用的原則。她們都普遍認同轉化舊作和從舊作衍生出來的作品都不算侵權,但當然這些轉化都要和原作有一段距離(Westkamp 45)。還有作品要公開發表後,別人才可以作二次創作。這些豁免的理據許多時都是基於憲法所賦與的言論和藝術自由的權利(Westkamp 254)。二次創作可視為獨立作品,瑞典最高法院於2005年有一案例,一廣播節目用了兒童故事書的人物創作,被視為parody「惡搞」,是一項獨立創作而不是侵權(Westkamp 434)。

為提供更多資料去討論這個課題,今次「二手料、原創片」節目將放映一批利用現成符號、片段去創作的實驗短片。作品的創作風格不只是現今風行一時的惡搞類型的政治諷刺作品,亦包含了其他藝術取向,以至嚴肅的理念或文化討論。

放映會 & 藝術家講座(策展人:文晶瑩)
日期:2011年11月12日
時間:下午3時
節目長約:80 分鐘(節目完結後有藝術家答問時間)
地點:錄映太奇(香港九龍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牛棚藝術村13號單位)


版權惡法Roundtable研討會
日期:2011年11月13日
時間:下午3時
地點:錄映太奇(香港九龍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牛棚藝術村13號單位)

活動詳情:本活動facebook專頁錄映太奇網站

唐詠詩的《回憶.城市》讓香港百元紙幣內的圖像活起來,圖像內不斷豎起一幢又一幢的摩天大樓,舊有的事物卻一件接一件殞落。紙幣內城市繁華、綻放的燦爛煙花卻把銀紙本身也燒掉了。作品似在批判過度發展、金錢掛帥的社會。

同樣表達對香港的感受,特別是香港歷史書寫的感懷,黎肖嫻的作品《看得見的聲音,聽得見的形象》,以研究論述的方式,集合了一批與「香港」過去有關的現成影象和聲塊,重新探索「香港」的定義,一層層地剝去種種附加在這城市上的陳腔濫調,將日常中的細節再度抽絲剝繭,把「尋回屬於香港的單一定義」的衝動化為一串的問號,強調「問」比「單一答案」更重要。這個做法相當富人味且發人深省。

葉旭耀的作品《北京的月亮比較圓 - 短片版》也用了以香港做故事地點的荷李活影片。他用解構的方式處理《生死戀》,去除一般組成影片的重要完素,包括流動影像、人物演技、聲音等,只用一閃即過的定格硬照、短片和字幕去組成影片,一方面帶出與原作全然不同的影片風格,另一方面引發人反思影片的形式。

羅海德的作品《流動點:吻》用了不同的方法轉化美國經典作品,他用自己設計的motion tracking軟件去追踪1963年安廸華荷的電影《吻》的人物動態,將有關數據轉換成一些抽象筆觸,作品顯示抽象和具象之間的張力,呈現物象不同節奏的動態。看似抽象純粹的動態線條,卻仍感受到情緒燥動。

鮑藹倫的《阿運會》亦用了減法,抽出動新聞中放大了的平常行為放在一起,配上運動會的音樂,似在諷刺新聞的真實性和極端的手法。這些來自不同新聞的故事,出奇地配合,似是在說同一個故事,掌握了刻下的時代持色。

蔡世豪用新聞的方法不同,他的作品《天星(另一版本)》將保衛天星和皇后碼頭的新聞、示威標語、圖片、集會聲音等剪碎、劃花再拼貼,加上緊湊的節奏,充份表現出新聞事件的暴力感。

出現在羅玉梅《殘話小說》的新聞片段、YouTube片段卻顯出不同的感覺,似是平常生活的一部分,安靜的、單調的、鬱鬱悶悶的。

從以上作品可見,這種形式的創作有很豐富的藝術表現,有歷史研究、政治批判、探索經典、生活感受、藝術反思、城市評論、媒體探究 …當然還有其他許多可能性,節目不能盡錄。正如許多二次創作和這些作品一樣,都有原創性、獨持性,和所採用的物料都有很大的距離,是獨立的作品。若得不到法律豁免刑責,將會限制了藝術的表現形式和表達自由,令藝術家作出過多自我審查,窒礙藝術和社會創意的發展,與特區政府推動創意產業的政策背道而馳。

參考資料:
王國彬, “加強保護版權,推動創意發展” 香港政府新聞網, 2011年06月15日, 網頁2011年9月9日。(http://www.news.gov.hk/tc/about/index.shtml) 政府新聞處, “網絡無限 締造原創奇蹟” 2011年6月18日, 2011年9月9日。(http://www.youtube.com/watch?v=h64uPUYa9Bk
Westkamp Guido. The Implementation of Directive 2001/29/EC in the Member States. 2007年February月. 2011年Sept月29日 .

節目策劃/文字:文晶瑩(藝術工作者、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助理教授)

特別感謝:Videotage, ifva, 黎肖嫻

[1] 政府新聞處, “網絡無限,締造原創奇蹟” 2011年6月18日, 網頁2011年9月9日。(http://www.youtube.com/watch?v=h64uPUYa9Bk

[2] 王國彬, “加強保護版權,推動創意發展” 香港政府新聞網, 2011年06月15日, 網頁2011年9月9日。(http://www.news.gov.hk/tc/about/index.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