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3日 星期三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9月22日閉門會議系列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9月22日閉門會議系列
    
9月22日晚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在中央圖書館舉行了一次有關版權修訂的會議,談論版權條例修訂草案。儘管在會議上,若論道理上的對決,結果是極其一面倒的:政府一方完全不能以理服人。然而,這些官員卻稱會堅持把草案遞上三讀,對法例中的弊犯及創作界的不滿,均視若無睹。

以下一系列文章,刊登在二次創作權關注組的部落格上,是對當天會議內容的記述和評論。文章如下:

雞蛋對石頭

與會者不斷要求政府改過遷善,希望當局先把這白紙黑字的草案修正,不要怱忙去馬。可是,王國彬在會議最後一刻,還是叫大家留意政府稍後推動草案三讀時,在立法會將會作什麼解釋。與會者馬上質問他:「你還想繼續硬推?!」、「你還是恃着『數夠票』,就霸王硬上弓?!」

偷車、偷鑽戒、偷換概念

黃錦山更聲稱知識產權是私有權,若說二次創作,在未經版權擁有人許可下,就好像你是個泊車仔,看到車主有一架很漂亮的名貴車,你趁着車主不為意時駕它去兜風;亦如你看到一顆很名貴的鑽石戒指,趁主人不為意時拿來戴。即使最後沒刮花弄髒,原物歸還,都一樣是侵犯了物主的財產權。
此話一出,全場譁然。有識之士莫不為其誣衊詆毀而憤慨,紛紛指出他偷換概念,顛倒是非。

信政府半成 雙目失明

況且,過去條例也對二次創作很不友善,也明顯向無恥巨商利益輸送,這是哪門子「平衡」?今次的修訂,把這些利益輸送做得更出面,更向無恥巨商一方傾側,又何來「平衡」可言?!
說穿了,就是政府根本不打算保障創作空間,因為保障它,就會影響了現時那種對大型版權擁有者(即是那些依仗版權法收費的巨商、大公司)之偏袒及利益輸送。所以政府死也不肯改善條例及草案裏的毛病。

開路予警察濫權 開路予人以言入罪

面對眾口的難責,梁家麗詞窮了,竟拋出「我們今天只說版權,不說警權」的說話——據與會者親眼所見,她說這話時還帶着晦氣。這是何等的歪理!明明警方本來沒有這途徑去濫權的,但正正因為是次修例,打開了這途徑,才令日後警方有可能透過此例作濫權的拘捕,在二次創作的頭上懸起刀子;明明這些東西是元兇,就是這次的修訂草案。

說好緊隨英國 轉眼輸打贏要 聲稱維持平衡 日益偏幫巨商

席上的與會者,立即以事實反駁之,說明英國政府現在已明言會改善法例,引入豁免。王國彬馬上推搪說:「現在都未知它會如何去做,是不是真的修改。」與會者斬釘截鐵地問他:「那麼英國政府公佈了確實的修改條文,為二次創作提供豁免後,你們(特區政府)是否就會馬上跟隨修改?」王氏又再把軚盤90度、180度、270度加360度扭轉,說:「未必會跟。」

既說fair use空泛 何不具體列明豁免

羅沃啟指出,現在政府官員既然反覆地說「不針對二次創作」,又嘗試以「外地過去的案例不是這麼判決」、「草案上的條例我並非這樣解讀」來說服別人相信政府,那麼為何不把之寫在條文中?為何不把這些說明不計算作侵權的因素,全都歸納、羅列出來,明確寫在本港的版權法例裏,去保障二次創作?

沒有公開授權資料庫 CC沒有普及的今天業界

早在7月份,在《明報》的訪問中,另一位CASH成員——CASH的作家理事,本身是是英國皇家藝術學會院士的陳鈞潤教授,就直指行外人要正式辦手續取得版權人的授權,有其難度;根據他的經驗,一些知名作品的版權費可以非常高,甚至有錢都買不到。陳教授指出的事實,正好對「不一定『獅子開大口』」的言論刮一記耳光。

斬腳趾避沙蟲解決問題? 版權物二創無可取締

當一件作品廣泛地面向公眾時,政府及版權擁有人,都不應剝奪大眾以之作為傳意符碼,進行衍生創作或傳意的權利。因為這是人類把作品累積、把作品融匯在日常中的文明,是社會文化的常態。為此,我們極力反對香港特區政府藉着修例,對現時已經狹小的二次創作權再添囿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