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0日 星期四

二手料、原創片:香港實驗短片

最近香港新修訂版權條例,打擊網上盜版,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在接受《政府新聞網》訪問時明言「惡搞」是侵權。一名政府邀請的講者、熟悉知識產權條例的律師將二次創作比喻為偷竊。一下子用現成片段和影像做創作的藝術家都可能犯了法,成為賊人!即使是非牟利,若發佈作品/物品「達到損害版權擁有人權利的程度」,都變成犯了刑事罰行,一改以往民事性質,政府可不經版權人投訴而主動去檢控一些侵權行為。有人認為這是「網絡廿三條」,政府為打擊「惡搞」而設立,加上藝術創作並未納入豁免範圍內,許多創作人憂慮言論和創作自由再進一步被收窄了。基於在討論過程中可以看到政府官員、律師和許多人都對二次創作有許多誤解,錄映太奇(Videotage)擧辦了一個全部都是用現成片段或物料製作的實驗短片放映會和研討會,去深化討論。

「惡搞」是二次創作的其中一種,二次創作將事物賦與新意義,有時必須用現成的物品或影像,是藝術創作常用的手法,歷史已多於一百年。1919年杜象在蒙羅麗莎的複製品上畫上兩撇鬍鬚去挑戰大師的神聖地位;安廸華荷在六十年代大量複製金寶湯、瑪麗蓮夢露圖像,將通俗文化帶入藝術殿堂,這些劃時代的藝術在今天香港都可能墮入法網,叫人費解。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於9月22日晚主辦了一個會議,向創作人解釋新修訂版權條例。政府邀請的律師將二次創作比喻為偷竊,就如去餐廳吃東西,物主將車交給伙計代客泊車,誰知道這個伙記拿了車自己去兜風;又例如女主人叫家傭拿戒指去清潔,家傭去街時卻拿來自己戴。當下立刻有與會者激烈反對,抗議律師將藝術家當賊辦!亦有與會者反駁,比喻不恰當,二件事件都沒有產生新作品。我也同意,而實際上,二次創作亦不如比喻所說,會令原本物件因被再創作而消失。

以上比喻可以理解一般人對二次創作的誤解。其實二次創作有時使用部分原作是為了使觀眾理解內容的脈絡,就如我們寫文章會引文。有時視覺藝術運用現成物,包括符號、標誌、海報、影像片段等,以挪移、假借、比喻、對話、重組、加減和轉化等方法去進行創作,這些方法寫文章亦同樣會用到。若我們接納寫文章這些慣常做法,會引文或運用比喻,我們為何不能接納圖像式的評論和比喻?若如張錦輝所言(政府新聞處),每次引用都要先問准原作者,還要他/她喜歡我們才可以引用,這樣子怎樣寫和發表文章?那許多學術研究、文章創作都會被癱瘓。一如文章創作,只要我們註明出處,遵守公平使用(fair use)的原則,又不作商業用途,二次創作便不應算侵權。

9月22日會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秘書長王國彬提出香港要跟上世界的標準,因為英國和澳洲等,均有相關法例。但與會者提出英國已於8月初提出要修訂,要豁免二次創作,香港為何要走回頭路?亦有與會者提出為何英國和澳洲等於世界標準?許多國家例如比利時、法國、立陶宛、盧森堡、馬爾他、荷蘭、波蘭、西班牙都有法律明文容許二次創作(caricature, parody or pastiche)。其實,北歐國家容許藝術轉化,即是用舊有作品製作新作品不用問准原作者的同意。奧利地、德國和葡萄牙都採用公平使用的原則。她們都普遍認同轉化舊作和從舊作衍生出來的作品都不算侵權,但當然這些轉化都要和原作有一段距離(Westkamp 45)。還有作品要公開發表後,別人才可以作二次創作。這些豁免的理據許多時都是基於憲法所賦與的言論和藝術自由的權利(Westkamp 254)。二次創作可視為獨立作品,瑞典最高法院於2005年有一案例,一廣播節目用了兒童故事書的人物創作,被視為parody「惡搞」,是一項獨立創作而不是侵權(Westkamp 434)。

為提供更多資料去討論這個課題,今次「二手料、原創片」節目將放映一批利用現成符號、片段去創作的實驗短片。作品的創作風格不只是現今風行一時的惡搞類型的政治諷刺作品,亦包含了其他藝術取向,以至嚴肅的理念或文化討論。

放映會 & 藝術家講座(策展人:文晶瑩)
日期:2011年11月12日
時間:下午3時
節目長約:80 分鐘(節目完結後有藝術家答問時間)
地點:錄映太奇(香港九龍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牛棚藝術村13號單位)


版權惡法Roundtable研討會
日期:2011年11月13日
時間:下午3時
地點:錄映太奇(香港九龍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牛棚藝術村13號單位)

活動詳情:本活動facebook專頁錄映太奇網站

唐詠詩的《回憶.城市》讓香港百元紙幣內的圖像活起來,圖像內不斷豎起一幢又一幢的摩天大樓,舊有的事物卻一件接一件殞落。紙幣內城市繁華、綻放的燦爛煙花卻把銀紙本身也燒掉了。作品似在批判過度發展、金錢掛帥的社會。

同樣表達對香港的感受,特別是香港歷史書寫的感懷,黎肖嫻的作品《看得見的聲音,聽得見的形象》,以研究論述的方式,集合了一批與「香港」過去有關的現成影象和聲塊,重新探索「香港」的定義,一層層地剝去種種附加在這城市上的陳腔濫調,將日常中的細節再度抽絲剝繭,把「尋回屬於香港的單一定義」的衝動化為一串的問號,強調「問」比「單一答案」更重要。這個做法相當富人味且發人深省。

葉旭耀的作品《北京的月亮比較圓 - 短片版》也用了以香港做故事地點的荷李活影片。他用解構的方式處理《生死戀》,去除一般組成影片的重要完素,包括流動影像、人物演技、聲音等,只用一閃即過的定格硬照、短片和字幕去組成影片,一方面帶出與原作全然不同的影片風格,另一方面引發人反思影片的形式。

羅海德的作品《流動點:吻》用了不同的方法轉化美國經典作品,他用自己設計的motion tracking軟件去追踪1963年安廸華荷的電影《吻》的人物動態,將有關數據轉換成一些抽象筆觸,作品顯示抽象和具象之間的張力,呈現物象不同節奏的動態。看似抽象純粹的動態線條,卻仍感受到情緒燥動。

鮑藹倫的《阿運會》亦用了減法,抽出動新聞中放大了的平常行為放在一起,配上運動會的音樂,似在諷刺新聞的真實性和極端的手法。這些來自不同新聞的故事,出奇地配合,似是在說同一個故事,掌握了刻下的時代持色。

蔡世豪用新聞的方法不同,他的作品《天星(另一版本)》將保衛天星和皇后碼頭的新聞、示威標語、圖片、集會聲音等剪碎、劃花再拼貼,加上緊湊的節奏,充份表現出新聞事件的暴力感。

出現在羅玉梅《殘話小說》的新聞片段、YouTube片段卻顯出不同的感覺,似是平常生活的一部分,安靜的、單調的、鬱鬱悶悶的。

從以上作品可見,這種形式的創作有很豐富的藝術表現,有歷史研究、政治批判、探索經典、生活感受、藝術反思、城市評論、媒體探究 …當然還有其他許多可能性,節目不能盡錄。正如許多二次創作和這些作品一樣,都有原創性、獨持性,和所採用的物料都有很大的距離,是獨立的作品。若得不到法律豁免刑責,將會限制了藝術的表現形式和表達自由,令藝術家作出過多自我審查,窒礙藝術和社會創意的發展,與特區政府推動創意產業的政策背道而馳。

參考資料:
王國彬, “加強保護版權,推動創意發展” 香港政府新聞網, 2011年06月15日, 網頁2011年9月9日。(http://www.news.gov.hk/tc/about/index.shtml) 政府新聞處, “網絡無限 締造原創奇蹟” 2011年6月18日, 2011年9月9日。(http://www.youtube.com/watch?v=h64uPUYa9Bk
Westkamp Guido. The Implementation of Directive 2001/29/EC in the Member States. 2007年February月. 2011年Sept月29日 .

節目策劃/文字:文晶瑩(藝術工作者、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助理教授)

特別感謝:Videotage, ifva, 黎肖嫻

[1] 政府新聞處, “網絡無限,締造原創奇蹟” 2011年6月18日, 網頁2011年9月9日。(http://www.youtube.com/watch?v=h64uPUYa9Bk

[2] 王國彬, “加強保護版權,推動創意發展” 香港政府新聞網, 2011年06月15日, 網頁2011年9月9日。(http://www.news.gov.hk/tc/about/index.s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