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8日 星期四

信報︰ 白色恐怖 灰色地帶 黑雲蓋頂 誰能將惡搞進行到底?

信報(2011年12月6日)
余十八 專題探討

白色恐怖 灰色地帶 黑雲蓋頂
誰能將惡搞進行到底?

「就像頸項被架着一把無形的刀,不知何時會砍下來。試問怎生活在這種環境?」自稱宅男的資深網民,每年「七.一」不去遊行,打動他第一次上街表達訴求,全因網絡的自由領土將被侵佔,令他不得不「走出來」。

政府修訂《版權條例》未把「惡搞」豁免刑責,令外界憂慮扼殺「二次創作」,加上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鑑林一句「有本事就自己創作」,觸怒網民。有網絡組織上周日更發起反對「網絡23條」大巡遊,獲得近二百網民聲援,除要求收回草案重新諮詢外,更重申二次創作是言論自由一部分。聲討者除了網民,還有藝術家和文化工作者,如果立例像政府所言「不會收窄網上表達自由」,他們的擔憂是多餘嗎?

鍵盤戰線(Keyboard Frontline)早前在社交網站發起「有本事就咪封殺創作自由」大巡遊,反映不滿和引發討論,近二百位網民上周日上街抗議政府擬修訂版權法伸延至網上,擔心影響網民「惡搞」和言論自由。網民浩浩蕩蕩在尖沙咀海傍集會,帶同吹氣公仔改裝成「陳鑑林」,再派發膠波給參加者掟吹氣公仔,有人則裝扮成「網絡超人」,他們合唱改編歌曲《捉改圖》後,再坐天星小輪到胡忠大廈知識產權署遞交請願信後和平散去。

發起遊行的「鍵盤戰線」統籌吳小姐批評,新例會令網民容易跌入法律陷阱,令網絡淪為文字獄工具,扼殺港人創作自由;二次創作權關注組成員阿靈不滿港府銳意打擊惡搞,甚至超越內地政府力度,居心不明。網民力量四大台柱林祖舜、項明生、趙鈺銘和陳龍盛亦出席撐場;「疑似」被騙到現場的青年民建聯主席周浩鼎,被示威者要求他簽名支持表態被拒,最後被網民包圍復被社民連長毛梁國雄要求對質,他只謂網上惡搞存在灰色地帶而迴避表態,場面尷尬。巡遊過後高登網站和facebook等繼續引發網民激烈討論。

憂成擾民政治檢控

據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提交立法會文件,澳洲已就「戲仿」(parody)和「諷刺」(satire)作品訂定公平處理版權豁免,加拿大亦於9月提出立法,但商務局的文件指兩地都無定義何謂戲仿和諷刺,豁免戲仿作品具爭議,不宜匆匆提出。不知是否感受到網民激烈反應,近期商務局態度似乎有點軟化,承諾會平衡版權擁有人與使用者的權利,將來再就二次創作諮詢,甚至會慎重考慮修例是否豁免二次創作。

鍵盤戰線強調,巡遊只是個開始,該組織正部署於聖誕節「報膠音」大唱惡搞歌,以及於明年籌備大型的二次創作展覽,希望令更多香港人了解二次創作的價值,更重要是希望港府收回惡法。

是次大巡遊搞手之一的鍵盤戰線成員甲川指,事件值得香港人反思。「97年前惡搞風氣無咁強,除了因為互聯網未及現時普及外,其實也反映了社會的怨氣愈來愈濃,就像政府早前花費900萬港元拍攝政改宣傳片,一夜間被惡搞變成相反聲音,市民反應這麼快,顯示社會怨氣,壓抑只會令反對聲音更大。」

「修例後即係我用photoshop畫個哈哈笑送畀你,都隨時會被人告,好擾民!」巡遊另一搞手鍵盤戰線成員森麻反對二次創作賦予刑責,更指判斷是否侵權應取決於版權持有人,不明白何故法律會凌駕市場,打擊創作自由?他反而擔心,一旦立例,法律很容易被利用成政治檢控,呼籲政府應「想辦法幫助一些被剝奪版權的持有人追討,才是保護版權持有人,而非動輒拉人封艇。」他補充指,鍵盤戰線將會籌備一連串公民活動,目的令市民關心何謂「二次創作」和修例對言論自由的影響。「我哋希望多啲人知道法律是在沒有廣泛宣傳和全面諮詢的情況下進行中,當然終極願望是政府收回草案。」

政府多番重申修例並非針對惡搞和二次創作,但又說不出針對「誰人」,令外界感覺政府掩飾多於解釋,巡遊的網民認為無論是「發洩性」和「娛樂性」的惡搞,都是社會聲音的一種,不應訂下空泛至近「莫須有」的檢控灰色地帶,令網民活在白色恐怖中。

時事評論員曾志豪揚言反對修例到底,希望政府收回承命。「時至今日,見不到有任何民事漏洞須要賦予刑責堵塞,政府要全面解釋為何要修例和針對何人,否則巿民活在問號,黑雲蓋頂,如何生活下去?」

曾志豪不明政府何故匆忙修例,更揶揄此舉令香港與內地接軌「背道而馳」。「祖國充斥山寨文化,為何從沒人打擊?」他更引用《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作為內地最為經典的惡搞案例。
2005年,名不經傳的創作人胡戈諷刺陳凱歌的大作《無極》脫離現實,用了近二十分鐘《無極》電影片段配以中央台節目《法制在線》畫面,重新加旁白和配音,炮製成一條十多分鐘的「惡搞短片」,取名《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在網絡熱播。陳凱歌盛怒下提出要起訴胡戈侵權,侵權案也在大陸引起巨大迴響,有法律學者提出「惡搞是言論自由的體現」的觀點,案件最後不了了之。

惡搞體現言論自由

「《血饅頭》被喻為「影像評論」,令陳凱歌最後放棄了入稟,由此可見惡搞並非與商業掛鈎,就能定罪,必須關注創作出發點,不能完全抹殺創作人的付出。怎能說二次創作或惡搞就一定影響商譽?」曾志豪提出,早前藝人馬德鐘被惡搞成「萬能key」,竟拋下「咁睇得起我?」來回應,可見惡搞不見得都引起傷害。

「被侵犯者巡民事訴訟討公道尚可以常理判斷,惡搞者以切身利益為考慮,各自以衡量風險,但由第三方即政府去告,則會發揮無窮想像力,令市民蒙上黑雲。」他認為,在民事起訴的層面,著作權和商業利益往往比言論權有較高的價值;但在憲法層面上,言論自由應得到更大保障,往往比經濟利益有社會價值。「大陸社會尚能看到網絡惡搞的社會意義,為何香港政府反而只看到著作權和商業利益?」

政府發言人解釋,惡搞難下清晰定義,待明年再諮詢時才下回分解,相信這段期期,惡搞活動將會愈搞愈活。法律與藝術誰凌駕誰?將會成為往後一個非常值得探討和思考的通識題材。

撰文:余十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