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6日 星期五

吳偉明:我們應否有第二次創作的自由呢?

前言︰這是吳偉明教授在2006年發表的文章,到現在仍很有參考價值。
本關注組在吳教授同意下轉貼此文。

全文及討論的連結

【摘錄】胡戈因在其第二次創作《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惡搞《無極》而惹官非(以下簡稱「饅頭案」)。這令人想起1999年任天堂控告一女同人將Pokemon色情化的事件(以下簡稱「Pokemon同人案」)。兩案性質有些相似,也引起兩地對保護知識產業及保護第二次創作自由的爭論。中國的民間言論似乎支持及不支持胡戈的各有勢力,跟日本壓倒性同情女同人成強烈對比。

在法律的角度來看,第二次創作是有問題的。若嚴厲執行,整個同人誌便會消失。動漫、喜劇及電視搞笑綜合節目亦會面目全非。例如《Keroro軍曹》之類惡搞之作便沒有存在空間。幸好這過嚴之法獲得寬鬆處理,只有任天堂等少數版權擁有者訴諸法律。

法律是保障人民自由還是衛護當權者與大企業的利益?面對諸多法例,小市民十分無助,因為我們每天都在法例的灰色地帶中生活。各地都有類似日本的版權法例,嚴格來說,第二次創作是可以惹官非的。究竟保護知識產業及保護第二次創作自由的矛盾如何解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