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0日 星期六

版權鎮壓——《HK Magazine》報道

前言:早前《HK Magazine》報道版權惡法一事,當中亦訪問了本關注組。原文為英文,今刊出其中譯版本。

版權鎮壓

撰文:Grace Tsoi
翻譯:Ice

政府已完成《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的條文,並遞交到立法會,預計將於下年年中左右通過。表面上,是次修訂看似具執行性和不含惡意。政府也聲稱修訂旨在令版權擁有人更獲保障,為創意工業營造更有利、更安全的環境。不過,修訂引來網民恐慌,他們稱之為「網絡23條」。在新例下,有關的侵權行為可視作刑事罪行,有評論員擔心在網上發佈「惡搞作品」或合成照片會被起訴。

版權法自1997年起在香港生效,並曾作出修訂。但這次修訂中,政府建議以任何模式的電子媒介(包括Youtube、BT等),發佈任何未獲授權的版權作品,均列作侵權行為。同時,若該行為「損害版權擁有人利益」,或侵權者從中獲利,侵權者即有可能遭刑事檢控。在此修訂前,版權擁有人只可循民事訴訟向侵權者索償,換言之,政府加重了對侵權者的刑罰。侵權刑事化後,即使版權擁有人無意採取任何法律行動,政府可以無需理會版權擁有人立場,照樣檢控侵權者。

在網絡上,這次修訂引起廣泛討論。時至今天,網民以照片、電影、音樂、電視節目等材料,製作戲仿、衍生創作等二次創作作品,已極為普遍。二次創作權關注組發言人胡千秋表示:「二次創作只不過是一種創作方法。創作就是用來表達自己想法的,當然會包含既有的東西。」胡千秋是動漫愛好者,他也喜歡製作合成作品,諸如舊曲新詞,或以他喜歡的角色作畫。

政府至今仍拒絕將任何非商業二次作品列入豁免範圍,此擧令網民擔心會無辜受害。胡千秋指出:「網民稱是次修訂為『網絡23條』,因它就像在你的頭上吊着一張刀。法例生效後,你可能會隨時遭刑事起訴。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什麼時候會(因侵權)被檢控。政府提出法院(在訴訟時)應考慮五項條件去判決刑罰,其中一項是對作品的『潛在市場』之影響。所謂的『潛在』是非常模糊的,你能怎樣去定義它?」

諷刺時弊的作品,是一種現今非常流行的二次創作。網絡自由關注組發言人林子健稱:「在網上上傳(合成)影片,令網民可以宣泄對政府的不滿。網民可以在網上表達對政府的憤怒和斥責。在社會中,這股力量有推動作用,它幫助人民更容易了解政治,鼓動普羅市民,刺激對政治的討論。」在現今的政治氣候,尤其是很多反北京示威都「被取消」,網民擔心政府意圖擴展其力量,以保護版權之名,肅清網上所有反對政府的聲音。

網民對修訂擔憂,但研究版權法的香港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李雪菁,則認為網民無需過份惶恐:「版權法是非常複雜的……法律條文與實際情況之間,往往差別很大。(誠然,網民的)恐慌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稱,修訂法條文貌似很牢固,令人望而生畏,但網民未必如想像般容易被檢控。據她的說法,版權擁有人的權利「受損」,是以經濟和商業角度考慮。換言之,只要你不製作一些會直接取代原作的作品,即不會奪走版權擁有人利益,也就不會被檢控。她亦認為,大部份二次創作作品沒有令原作者利益受損。「例如,我弄了一首Lady Gaga的仿作品上傳到網上。你認為這個版本會間接令她的CD銷量受到影響嗎?我認為不會。」她說。「以一些戲仿作品為例,人們會重新包裝原作,變成一些富幽默感的人才會欣賞的東西。這些人不會買Lady Gaga的CD。兩者的市場完全不同,而相互間不會有衝突。」

她亦稱,二次創作是一種創作的新方式,以她的看法,網民用既有的圖像或音樂創作二次作品,並不會對原作者構成侵權。「版權法裏有『持久性』這項重要原則。裁決者會考慮(網民對)作品的改變,會否足夠令它從二次作品變成原作品。」她稱法例通過後仍有改善空間,而這些問題只會在碰到案例,律師把案例呈到庭上時,才可以解決。

李雪菁認為修訂並沒有想像中可怕。那麼,惡搞作品應否獲豁免?她並不太反對豁免,但稱香港本身的法律架構,宜傾向小心行事。「英國發表了一份報告,其結論指出惡搞作品無需被豁免,因為沒有人會因為其他人惡搞其作品而檢控他們。香港實行類似英國的『公平處理』系統。如果英國沒有豁免,香港亦無需急於要求轄免。」

然而,香港互聯網主席莫乃光則表示:「我希望政府能轄免二次創作,卻不預期會有許多這類型的個案。但即使個案少,我們也沒責任為政府(在提供豁免上)做得那麼少找藉口。」莫乃光指出,很多司法管轄區如美國、澳洲、歐盟等,均有法例保障人民有權進行戲仿或諷刺等二次創作。他同時指出,英國現正咨詢應否把戲仿等二次創作,加入現有的豁免範圍內:「多年前其他國家已豁免這些二次創作,亦已證明豁免是有效的,(政府)不會有任何損失。若你知道英國政府效率有多慢,卻還要等他們,我們可能要等到2016年才有下一次修訂。」

經濟及商務局發言人強調,在網上傳播任何二次創作或合成作品,只要不足以損害版權擁有人的權利,在現今條文下並不會觸犯法例。如果我們相信上述兩位專家的意見,從事二次創作並發佈到網上的香港人應該不會那麼容易被檢控。也許真正的問題是,愈來愈多證據顯示,政府對言論自由及其他公民自由的維護,都沒有過往般着力,令公眾漸漸不信任它。林子健總結說,問題不單在法律本身,而是從政府對個人自由之重視,所帶出的訊息:「我們不只是在談法律,而是談在法律後的政府,是不是一個尊重人權的民主政府。這不單是我們政府的事。我們祖國的政治制度是獨裁的,而我們擔心(香港)政府會如何執行它(版權修訂法案)。我認為李教授的見解是對的,但她忽略了在背後推動的政治力量。這可以解釋為什麼網民感到憂慮。」

原文:Copyright Crackdown,刊於《HK Magazine》,2011年9月1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