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7日 星期四

二次創作相關文章(27-12-12)


【短片】普普大師朝聖 「超越時間 好有型」
人家二次創作,港人也二次創作。人家的作品連別人的商標也拿來用,結果被政府放進藝術館;港人二次創作呢,就隨時要受版權商控告,甚至可以政府檢控。這算是甚麼世道呢…?

版權草案須增條文保障二次創作
【節錄】公眾憂慮條文成為「網絡廿三條」,很重要的一點是草案將「二次創作」可能觸及的版權侵犯行為由民事改為刑事處理,即使版權持有人不介意,執法機關還是 可以主動跟進,變相在民間大眾裡觸發寒蟬效應。須知道,言論自由的空間得以確立,並不單純在於《基本法》憲法層面的保障,更在於本地法例實際上會否矯枉過 正,在社會大眾心裡造成不必要的無形壓力,而自行沉默噤聲。現時法例對於誹謗行為已有所處理,實無必要循版權方向多做一重功夫。

2012年12月16日 星期日

「民間媒體高峰會——媒體爆發之後」後記

昨天由香港獨立媒體主辦的「民間媒體高峰會——媒體爆發之後」高峰會的活動已完滿結束,在此特別多謝Cuson、綾芯、塵沙沙、Dollyly等一眾進行二次創作義畫的畫師,所有來給予我們幫忙的各方好友,以及各位參與的朋友。

然而,原定立法會議員莫乃光會出席版權一節的對談會,連大會的流程上都已印上其名。但他在出席開幕講座後,臨時聲稱因晚上需要去飲宴,未克出席3:45-4:30p.m.的對談會。

數碼環境中的版權問題及言權保障,本爲莫議員標榜自己致力爭取的份內事。但面對與本關注組、友好組織鍵盤戰線、周俊輝、山卡啦和周博賢等因版權法而身受其害的苦主,莫議員選擇放棄與大家對談,連苦主所面對的確實困境都不予聆聽。他在本年5、6月忽然轉軚,與單仲偕一起,聲稱單就政治諷刺免刑責經已足夠,更脅迫我們要向他承諾【永久放棄爭取全面豁免二次創作民責及刑責】。現在,莫議員又因晚上的「飲宴」,拒絕出席於午間擧行的對談會,本關注組深表遺憾。

2012年12月12日 星期三

二次創作推介(12-12-12)


唱的人叫杜夫,是個90後,平日唔聲唔聲,通常揸住部機影下周圍附近。上次給他嚇一跳是他在立法會 公聽會Rap,過萬點擊。今次竟然學友上身,好有趣,幾個朋友都意料不到是他的聲。仲有,這首周老闆Adrian Chow的二次創作,真係令人會心微笑。我今日聽左幾次。推!

2012年12月4日 星期二

政府竟要求YOUTUBE移除370部影片!



網絡廿三條未立,就已經用版權做借口,禁制反政府言論。
版權修訂條例是為了保障版權持有者————搵鬼信!

http://www.google.com/transparencyreport/removals/government/HK/?metric=requests&by=reason

Google:我們收到香港海關的要求,希望移除 370 部涉嫌含有侵權內容的 YouTube 影片。不過,由於通知內容不完整,我們並未依照這項要求移除這些影片。

Like page http://www.facebook.com/olivesuck

2012年11月30日 星期五

「民間媒體高峰會﹣﹣媒體爆發之後」




「民間媒體高峰會﹣﹣媒體爆發之後」
日期︰12月15日
時間︰下午2時至7時15分
地點︰兆基創意書院
重點環節︰版權﹣﹣如何見招拆招?(3:45pm-4:30pm)
註︰主辦單位呼籲參加者填登記表(http://tinyurl.com/a9vgvcw),以便安排食物場地等
本關注組將會派員參與,期望到時會見到你!
版權﹣﹣如何見招拆招?(3:45pm-4:30pm)
請務必填登記表以便安排食物場地等 http://tinyurl.com/a9vgvcw

香港的版權法日漸收緊,而互聯網的平台為了自我保護,紛紛建立了投訴移除的機制。然而,目前的二次創作文化,不單是香港人習以為常的創作手法,也是網絡動 員的表達形式,即使有審議機制,延後出版也會阻礙突發的動員。創作人、小型的網絡出版平台、網民如何能見招拆招? 捍衞這創作空間?製造更多開放版權的內容和創作?此外,香港雜文因為侵權的問題刪除了大量內容,專欄作家可以如何開放自己的內容與網民共享呢?

主持人:周博賢

對談人:
創意共享(香港)代表 ﹣﹣haggen so
「工廈藝術家關注組」、畫家 ﹣﹣周俊輝
獨媒倡議幹事﹣﹣方鈺鈞
鍵盤戰線﹣﹣Cindy Ng
網上二次創作填詞人﹣﹣山卡啦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靈
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

其他已報名的出席者來自:開台、突破機構、UPWILL、湊四互動有限公司(infographic)

山卡啦老師兩首新創作

G大調x山卡啦—愛護動物歌曲《無情夜》〈原曲:回魂夜〉



山卡啦—撐發放新免費電視牌照歌曲《王征.維基》〈原曲:勞斯.萊斯〉


2012年11月27日 星期二

南韓人惡搞北韓tweet 判監十個月

原文連結︰ http://www.inmediahk.net/tweet

【節錄】南韓攝影師兼社運人士樸重根(譯音,Park Jung-geun)因轉發北韓官方Twitter的「推文」(Tweet),於今年1月被逮捕。案件於上週判決,監禁10個月,緩期執行。據CNN的報導指出,2008年保守派總統李明博上場初期,運用《國家安全法》拘捕網上發布「支持北韓言論」的人只有5人,兩年後急升至82人。該法例適用範圍愈來愈廣泛。

樸重根被檢察機關起訴違反《國家安全法》。儘管此案引起了國際媒體廣泛關注,當時南韓媒體的報導仍極少。此案當時引起一輪《國家安全法》的爭議,該法禁止「作出有利於敵人的行為」,然而未指出到底甚麼行為是「有利於敵人的」。

樸重根宣稱他的轉載是諷刺北韓政權,乃惡搞,並解釋指誤解源是於不顧上文下理、前因後果地閱讀他的推特。例如,樸重根發了一張北韓海報的改圖(見上圖)。就是一張典型的北韓海報:具侵略性、好戰,主要顏色是紅色。樸重根以自己的臉取代士兵的臉,又以一瓶威士忌取代了步槍。又例如,他把自己比作朝鮮的新的繼承人金正恩,因為像金正恩一樣,他「繼承」了他的父親的東西──一所攝影工作室。

========================
若網絡廿三條不幸實施,這樣的事,下一個受害者可能就你!

2012年11月21日 星期三

國際網絡大審查?!


聯合國旗下的國際電訊聯盟 (ITU)與部份國家政府部門將於12月份舉行閉門會議,意圖對互聯網進行監管,審查合法的言論,甚至中斷互聯網的連接。

「自由和開放的世界取決於自由和開放的網絡。各國政府不應該單獨決定互聯網的前路。全球數以十億計使用互聯網的人,以至建立和維護互聯網的專家,都應該出一分力。」

Google 發起 Take Action campaign,反對該次閉門會議,並呼籲全球網民表達對捍衛自由開放的網路世界的支持!

https://www.google.com/intl/zh-HK/takeaction/

2012年11月19日 星期一

鄭忠森:版權能保護作者嗎?(節錄)

台灣作者九把刀,向蘋果公司作出多番書面申訴仍不得要領,決定親身投訴。這件事反映出匪夷所思的現 實是,貴為全球市值最高公司,蘋果公司和無數公司展開專利權申訴,一個為知識產權問題不惜對簿公堂的全球一等一企業,竟然屢被揭發應用程式網上商店,公然 出售侵權中文作品,不論是金庸、古龍、亦舒、村上春樹和莫然等,在網上商店總能發現大量非授權出品,有免費的、也有收費的。

這些應用程式,若開發者收取費用或置入廣告,蘋果公司均能從中取利。原來,這些講求公平和

知 識產權的公司,說到底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才跟你講文明講產權,一旦事不關己或影響自己利益,便會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版權這東西,從來都是和你說 copyright,即是複印權,保護的只是出版商的權益,對作者的保護有限。知識產權和作者本身可以亳無關係:若你受僱於某公司,你發明了什麼也是歸公 司所有,而不是你;若你和出版社簽署協議,假如你名氣不大,你的版權很可能被人以低價買斷,再被複印發售,而你很可能不能因此收取分毫。

更可笑的是,一些看似保護作者的法律,原來也只是為了發行商的利益。例如俗稱「水貨」的進口音樂光碟,其實他們也是有版權的,只是因為錢不到本地代理,而 被封殺。因為「代理版光碟」作者的版稅收益遠比進口原版為低,到最最後,作者不但沒有得益,反而因為購買者未能購買進口光碟而引致損失。

版權本是為了保護和鼓勵創作,現在反而成為其他人賺錢的工具,甚至作者的利益受損亦無從申訴,版權法例究竟是為了保護誰人而設?

全文刊於2012-11-14《新晚報》p.32,及作者的部落格

2012年11月17日 星期六

Google爆港府頻索取用戶資料,對二創朋友的影響

根據2012年11月16日《蘋果日報》及《蘋果動新聞》報道,香港政府在今年首半年,曾要求取得Google用戶資料192次,次數較去年同期急升,更比新加坡(88次)、俄羅斯(89次)等專制國家多出超過一倍。

同時,香港海關曾要求移除377部含侵權內容的影片,但全部被Google以申請內容不完整為由拒絕。《動新聞》更指出,有影片的死因是「誣衊政府」。

Google沒有公佈在相關影片中,二次創作影片所佔的比率若何。但在現時港府把二次創作劃為所謂「侵權」,拒絕作豁免的惡法下,若以「含侵權內容」和「誣衊政府」為由要求移除影片,我們有理由相信包括了一定數量二次創作影片。未通過版權惡法的新修訂,港府已向二次創作施襲,展現其打壓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魔爪。當新修訂通過後,後果更不堪設想。

二次創作,僅是其中一種(或一些)創作的基本手法,連創作的基本手法都被聲稱作「非法」,言論和表達自由這基本人權,可以說沒有受打壓嗎?!面對惡勢力,我們不得不企硬!不全面豁免二次創作,我們誓不罷休!

相關報道: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116/18068509

2012年11月15日 星期四

不准下載音樂,唱片公司就能賺錢??!

日本於10月1日開始執行嚴厲的反盜版新法案,違法下載可判處兩年徒刑。調查發現,在這天之後,音樂銷售量持續下跌。像問卷裏的問題:「你每個月花多少錢買音樂?」,回答「0元」者高達68%,創十年新高。

像JASRAC這樣的日本版權收數公司,一向都說出「盜版蠶蝕市場」、「多了盜版就少了人買正版音樂」等大話。然而,眾多實實在在的、鐵錚錚的調查,正好給這些版權收數佬一記又一記的耳光。也難怪他們經常都逃避現實,像馬逢國般,只會隔着媒體傾倒一大堆好像理所當然卻歪離事實的假話,不肯與前線創作者正面討論。

向來熱愛大中華(市場)、熱愛大陸人民(幣),生怕「被二次創作後,連原作都會被大陸禁止,所以要有權禁止二次創作」的IFPI主席馮添枝,以及跟IFPI一樣的一大堆版權收數公司,也經常跟日本JASRAC說出一模一樣的無恥謊言。他們在「熱愛祖國」的同時,大概忘記了毛澤東說過:「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啊,可能不是忘記,是他們習以為常的輸打贏要、間歇性失明。

調查結果見:https://www.techdirt.com/articles/20121109/13423720996/draconian-downloading-law-japan-goes-into-effect-music-sales-drop.shtml

延伸閱讀:
TechOrange:非法散播版權音樂的人,其實比正版擁護者花更多錢買音樂
http://techorange.com/2012/10/22/actually-file-sharers-buy-more-legal-music-than-everyone-else/

2012年11月13日 星期二

BT vs 唱片公司——誰才是偷去真正創作人財產的盜賊?!

海盜灣去年推出的服務「宣傳灣」(Promo Bay) 讓獨立樂團等等以 BitTorrent 分享自己的作品,提升能見度,直接與粉絲接觸或賺錢,不必經過唱片產業大廠剝削。 服務大受歡迎,參與的作曲家與藝人已突破萬人,海盜灣忙到手軟。

Sony 旗下的 Epic 唱片底下的 Death Grips 是 「透過 BitTorrent 釋出自己作品」 第一名的樂團。 Epic 堅持不推出 DG 的新片,DG 逕自將作品放上 BT。 Epic 大不爽,表示要將 DG 除名,「但你的智慧,照樣會被當做我的財產來處理。」

Epic 的言論:http://t.co/g2bQ6pbd
海盜灣的服務:http://t.co/CzmwnkGW
(本文由資訊人權貴 http://www.plurk.com/ckhung0 撰寫)

2012年11月11日 星期日

二次創作與一次創作

對創作一竅不通的人,才會把「二次創作」和「所謂『一次創作』」(大概是指原創)對立,說一些「你有本事就自己創作,咪惡搞人哋件嘢」之類的歪理。

真正懂得創作,就知道二次創作是一種正常不過的創作手法。優質的二次創作作品之效果,是無論你如何「所謂『一次創作』」,都遠遠無法到達的。

就像以下香港版《銀魂》的廣告,糅合了日本動漫的惡搞,以及香港網絡熱潮的產物,配以港式英語「un頂able」結尾。當中的化學作用,無論如何做「所謂『一次創作』」,都沒法企及。

不知港版銀時有沒有「撥個輪」給畢佬或劉華?馬逢國、張錦輝、陳鑑林這種文藝白痴,面對這種二創佳作,又「頂唔頂able」?

2012年11月9日 星期五

香港,勝在有盧海鵬,勝在有二次創作

鵬哥扮畢佬 笑到你跌倒
【摘錄】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盧海鵬是扮嘢鼻祖,他累積了33年爆笑本色,近日荷李活型佬畢彼特(Brad Pitt)的Chanel No.5廣告出街即被全球惡搞,鵬哥為宣傳下月的舞台劇,即變身戇爆畢佬,還搞爛gag寸盡特首梁振英和「完美奸人」鄭子誠,大放笑彈。

扮嘢經典造型

【摘錄】盧海鵬自79年在《歡樂今宵》首扮盲俠勝新太郎技驚四座後,展開了30多年扮嘢生涯。歷年來鵬哥扮過不少爆笑經典人物,就連近年扮嘢出位的福祿壽也要企埋一邊。今日就跟大家重溫鵬哥扮嘢之最。

全世界惡搞

【摘錄】荷李活型佬畢彼特為Chanel No.5的香水廣告上月中曝光後,即掀起惡搞潮,全球網民熱烈參與。本地土炮網友改成「火腩飯青島」和「鐵板牛扒版」,甚至將「奸男」鄭子誠的聲音接到廣告畫面,畢佬代為宣傳《無陰謀.有音樂》。

2012年11月7日 星期三

[二創活動推介]ifva+ 十一月:「實驗電影──二次創作的美學與政治」

日期︰15 / 11 / 2012
時間︰ 7:30pm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agnès b. 電影院
留座: http://www.hkaconlineregistration.com/event.php?lang=MQ%3D%3D&en=Nzk%3D

簡介︰ifva重點節目ifva+將於十一月到明年一月一連三場「ifva+ 實驗系列」講座,透過挑戰美學、形式及技術等不同方位切入,追溯過去並前瞻未來,嘗試了解實驗電影,解拆電影實驗,發揮實驗精神。

實驗電影有意背離主流電影的理路,顛覆傳統電影的美學,在歷史環境、政治、經濟、文化條件等面向重構新思維。實驗電影的其中一個次類型(sub-genre),就是借用現材料挪移拼貼,將事物賦予新意義,這種藝術上的取向正正也是二次創作的課題。

講者:
周俊輝﹙視覺藝術家)

策劃及主持:
葉旭耀(媒體藝術家、藝術教育工作者和獨立策展人)

粵語主講,免費入場,敬請留座。
節目查詢:ifva@hkac.org.hk
http://www.ifva.com/ifvaplus

2012年11月4日 星期日

網絡「安全」中心?!

香港特區警察設網絡安全中心監察網絡,但監察的範圍包括甚麼?在二次創作被劃為與老翻一樣、視為侵權的今天,再加上這種祕密警察式的監察,你能不心寒嗎?



相關連結︰

【反對港府設立網絡安全中心監察網絡】
https://www.facebook.com/networkfreedom?fref=ts

【警設防黑客系統 團體憂監控社運】
http://bit.ly/SJRq61

2012年11月1日 星期四

彈性版權 彈性創作

彈性版權 彈性創作

【節錄】一般人都會認為,尊重版權(copyright)等於尊重創作,侵權就會扼殺創意。然而,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講師葉蔭聰指出﹕「copyright是保障版權擁有人的權利,版權擁有人不必然等於創作者。」。

亦有版權擁有人不抗拒「二次創作」。現時部分日本動漫、遊戲公司不干預二次創作的同人誌(非市面商業的、自資出版的自主漫畫

)、同人曲詞、同人遊戲、原音樂畫面再剪輯的同人MV,並視之為有助宣傳的副產品,甚至說明容許怎樣的二次創作,例如不希望作品被改編成色情創作,以鼓勵二次創作者創作。原作者與二次創作者互相尊重,亦有不少二次創作者投身成為動漫職業人員。

反版權法 擴闊創作空間

除了日本動漫界這種非正式授權,以及香港那種《版權條例》所規定「版權所有,不得翻印(All rights reserved)」的做法,世界各地不少民間人士和學者,不滿版權法過分強調版權擁有人利益的重要,他們相信在反侵權時,亦須平衡其他如創作的公眾利 益,所以坊間推出了不同的授權制度。Lawrence Lessig等人於2001年創立的Creative Commons(內地和台灣分別譯為「知識共享」和「創用CC」,下稱CC)所推出的授權協議,是近年較受關注的一種,內地和台灣更有人研究將CC的概念 加入版權法。

2012年10月30日 星期二

呼吸刑事化?!


以後在FB,只可說:
今天的心情跌落了谷底噢/
好開心,老細請飲下午茶/
你知道我仍然放不下你嗎?....之類

2012年10月28日 星期日

零報導的最熱門二創影片?


【高登神曲《核突支那Style》——本地傳媒零報導】《核突支那Style》MV上載至YouTube至今6日,已累積74萬瀏覽量、15000個Like,榮登YouTube「最熱門」影片。但一翻查本地主流傳媒,竟然係「零報道」!到底係傳媒有心打壓,定係刻意無視?
各位要搞清楚一件事:無論認唔認同呢首歌的訊息都好、首歌好唔好聽都好,一部短片在短時間內在網上引起廣泛傳播,傳媒理應報道,因為這屬於大眾關注的事務。
「巴士阿叔」條片夠拍得差、「陳冠希閃卡」直情就係不雅、強姦跳樓斬人夠晒嚇人,唔通傳媒就唔會報道了嗎?
如果用咁既角度去睇,而家呢部片只引起很少傳媒關注,咁係咪好有問題呢?
=====



2012年10月25日 星期四

對馬逢國「希望與網民面對面討論《版權條例》,而非在網絡用隱藏的身分討論。」言論之聲明

對馬逢國「希望與網民面對面討論《版權條例》,而非在網絡用隱藏的身分討論。」言論之聲明

文化界議員馬逢國日前在星島訪問時表示,「希望與網民面對面討論《版權條例》,而非在網絡用隱藏的身分討論」。我們對此厚顏無恥的謊言,表示強烈憤怒,並予以強烈譴責。

事實是,「隱藏」的根本不是網民,而是馬逢國本人!

早在馬逢國宣佈參選之時,我們及鍵盤戰線等關注版權修訂的網民團體,已多次主動嘗試接觸馬逢國,惜一直未能聯絡得上。

直至劇社團體於9月4日在黑盒劇場舉行業界與候選人對話的活動中,我們和鍵盤戰線的成員勉強有機會與馬逢國直接溝通。當日我們除了申述我們立場外,更留下各人的聯絡方法,以便馬逢國早日與各版權關注組織聯絡,商討有關版權修訂的問題。我們還當面要求馬逢國及早聯絡我們,跟我們相約日期、時間,以就二次創作權問題,擧行公開辯論會。同時,我們並把前線創作者及網民反對其「二次創作擧世皆無,乃香港人發明」之言論的簽名,親手交給他。

自當日之後,馬逢國從未聯絡過我們。及後,我們致電其立法會網頁刊登的辦公室電話多達五十次,仍從未接觸到馬逢國。

我們及其他關注版權修訂的網絡團體,如此多番嘗試接觸馬逢國,馬逢國非但從無回應,還意圖捏造“網民只懂在網上謾罵”的假象!此等卑劣的行逕,不但抹黑要求與其聯絡的版權關注組織,更是侮辱香港人智慧,褻瀆其立法會議席!

我們強烈要求馬逢國:
1.立即收回該言論,並在大眾媒體公開向各版權關注組織道歉。
2.參與由各版權關注組織舉行的公開論壇,並立即向各傳媒機構公開其可參與的時間。

若馬逢國連如此小小要求都未能完成,更枉論擔任立法會議員如此重任了。若馬逢國一心只求版權人的利益,並以損害創作人權益為已任,下台請早。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2012年10月17日 星期三

有關「《大愛香港》封殺案」的報道

環球講大話 封殺《大愛香港》真相
【節錄】經過多日調查,並從《大愛香港》主唱者G大調重新整理事發經過,終於真相大白。《大愛香港》被移除並非YouTube 和香港環球唱片 (環球) 之間的羅生門,又或如周博賢估計和香港音像聯盟有關。而是環球一而再舉報這首改編歌曲侵犯其錄音版權,引起網民強烈反彈後才發出假惺惺的誤導聲明,把事實 「講一半唔講一半」,企圖由「原告」脫罪變成無辜者。事件再次證明這些版權持有人如何濫用版權舉報機制,扼殺無權無勢的網民創作空間。讓我們回到基本,重組事發經過。

Youtube 增上訴機制 《大愛香港》或能重見天日
【節錄】美國有不少例子是YouTube把不屬於版權持有人的影片移除。例如一條講述總統奧巴馬的短片中,奧巴馬唱出少許Al Green的「Let's Stay Together」的歌詞,遭版權持有人投訴侵權並移除--雖然最後獲重新發佈。但YouTube的移除系統一直為人詬病。

終於,YouTube在本月初算是回應這些訴求,改善ContentID機制。不過,YouTube仍設有「三次死亡(Three strikes) 制度。若有版權持有人對某一用戶提交DMCA的移除要求,便為一次警告。三次後,帳戶和所有上載影片將會被移除。雖然新增上訴機制,似乎仍然對各大版權持 有者如唱片公司和電影公司較為有利。


網民改歌致哀遭環球投訴
【節錄】南丫島撞船事件增至39人死亡,日前有網友將謝安琪《大愛感動》改詞寫成《大愛香港》,作為悼念死難者的海難歌曲,鼓勵香港人振作自強,並將短片上載 Youtube任人瀏覽,怎知,短片放上Youtube不足一天,即被環球投訴侵犯版權遭封殺,昨日在Youtube已不能再瀏覽這條片,只顯示「由於 UMG提出版權聲明,因此不能再使用此影片。」字樣。有網友留言狠批:「網絡23條固然唔可以通過,呢類過時嘅版權惡法,究竟係幫緊唱片公司定害緊唱片公 司呢?」

網民創作《大愛香港》被封殺 
【節錄】 香港人成日畀人話冇創意,梗係啦,o的創意,尤其係二次創作,都畀o的大公司呃殺得七七八八啦。講緊最近海難,港人同聲一哭,有網民寄詞謝安琪首《大愛感動》,改編成為一首悼念死難者同鼓勵香港人振作o既《大愛香港》o者,放上Youtube唔夠一日,就畀唱片公司投訴封殺o左o勒。

2012年10月15日 星期一

誣指別人侵權者毋需負責 Youtube與版權公司皆濫用惡法

在「《大愛香港》封殺案」裏,Youtube的「版權自動識辨」系統成為事件裏其中一個爭議點。不少大型網站,一向依靠有關系統來判別所謂「侵權」的內容,但有關系統是否真的可靠?

且看剛發生的一件事:電腦軟件界首屈一指的微軟,它的自動抓盜版程式日前就擺了極大的烏龍,把維基百科、BBC、CNN等完全不相關的頁面,都判別作「Windows 8」的盜版頁面,並要求Google撤下這些頁面的搜尋結果。

微軟以及其他自動產生黑名單的所謂版權擁有人,為何敢一而再、再而三地錯發警報,至今仍繼續肆意誣告無辜網站?「資訊人權貴」指出癥結所在:因為根據美國《DMCA》(《千禧年數位著作權》)這惡法,「誣指別人侵犯版權」並不需要負上任何法律責任。

在過去一些事件,例如「初音未來歌曲在Youtube消失」之事,訛稱自己擁有版權並作版權擧報的人,已遭認出是

偽冒者。唯Youtube方面堅拒公佈該偽冒者資料,也拒絕把其資料,透露予遭偽擧報而受害的上傳者。即使經全球fans人肉搜索多時,至今仍無法找出偽冒者資料。

可是,當上傳者作出版權反對通知之抗辯時,Youtube卻會把上傳者的資料轉交予擧報者。即使Youtube在數天前公佈了改善「自動識辨」機制的新制度,Youtube的做法仍對上傳者作有罪假設,使上傳者遭受不公平對待。

像「《大愛香港》封殺案」的事,其實由過去至今,一直都不斷重演又重演,Youtube仍作出對上傳者、對二創不公平的處理;一些大型公司仍繼續使用版權自動識辨系統,作出「有殺錯無放過」的無責任擧報。然而,公義的問責是逃避不了的,不論是Youtube還是有關公司,兩者皆可恥!

部份資訊來自:「資訊人權貴」噗浪 http://www.plurk.com/p/hfkefw

2012年10月14日 星期日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對香港環球唱片公司就「《大愛香港》封殺案」一事的聲明


本關注組就「《大愛香港》封殺案」一事,強烈譴責香港環球唱片公司。

在「《大愛香港》封殺案」中,網絡歌手G大調在上載《大愛香港》前,已得到填詞及監製周博賢先生允許使用原曲  。乃至事件發生後,周博賢先生也在電台節目中邀請山卡啦老師現場表演《大愛香港》,足見周博賢先生同意二創詞人山卡啦老師和G大調二次創作《大愛感動》屬實。但環球仍多番要求Youtube刪除《大愛香港》這首二次創作作品,完全無視原作者同意作品被二次創作的意願,以所謂的「版權」騎劫了作品的發展機會,這對原作人來說,根本是種侮辱!

更甚的是,在強烈反對版權霸權的群眾壓力下,環球竟發虛假聲明,把移除片段整個責任推在Youtube身上,欺騙公眾以圖脫身。該聲明更聲稱他們歡迎二次創作,殊不知他們正是刪除二創作品的劊子手!如此卑鄙手段,實在不像一間大型公司的所為。(詳細請見香港獨立媒體的相關報道︰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4452)

再者,多個國家的版權條例早已豁免二次創作,即使是商業用途的二次創作,被判為合法的案例不勝枚舉。更何況,山卡啦老師這首作品,明顯不是作商業用途,根本不會對原作銷情構成負面影響。環球又憑甚麼合理理據,可以剝奪山卡啦老師和G大調發表自己作品的權利?

為止我們強烈要求︰
1.環球即時指令Youtube,還原其旗下所有作品的衍生作品,包括《大愛香港》。
2.即時停止使用Youtube內容識別系統,以免誤砍二創作品。
3.公開向所有受影響的人士,包括山卡啦老師、G大調、周博賢先生、Cousin Fung及其他二次創作人道歉。
4.承諾日後作品必尊重原作者對其作品發佈之意願。
5.無論二次創作人有向環球申請,環球均應開放部份版權,供二次創作人創作之用。並且必需承諾不會對所有二次創作人作任何控告、提訴、警告、封殺、打壓或其他損害其表達自由的行逕。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2012年10月14日

2012年10月10日 星期三

環球:要二創先跟我們談  網民:給資料你控告人?

就「《大愛香港》封殺案」一事,環球唱片已在其facebook上,發出了正式的《有關網民二次創作〈大愛感動〉被刪除聲明》,重申影片乃Youtube辨識系統自動過濾後直接刪除該影片,並指在這過程中,無法讓環球唱片作出酌情處理,「實屬違憾」。

環球唱片的聲明表示,他們「十分願意配合」網民惜歌悼念海難事件。然而,他們聲稱:「期待這『二次創作』的網民先知會我們,在雙方有共識下將悼念的心意傳達開去,懇請明白。」此番論調,即排除了一些符
合美國公平使用(fair use)規定之二次創作作品,自動獲得該公司豁免的可能性。

對此,不少網民都提出抗議。例如網民Tsz Yui Kwong指出:「我哋通知你,你都可以扮睇唔到、唔回,咁同唔畀推出有乜嘢分別?外國二次創作都唔會比唱片公司向Youtube投訴,點解香港環球會咁做?唔係話推畀Youtube,你香港環球就唔關事!點你都係阻止二次創作,限制佢地嘅存在。」

鑑於絕大多數二次創作者在資本、社經地位等方面都處於弱者的一方,且香港不像歐美澳等先進地區般,有保護二次創作者的法例,若必須先向環球唱片談判,網民擔心所換來的代價。好像Ivan Sin發言指出該公司的態度有如是:「簡單說,無話二次創作唔得啊,不過畀左錢先講。」Zingkan Lau更擔心該公司藉談判掌握到二次創作者的私人資料,使二次創作者成為被告:「你唔批,定畀咗資料你準備去拉人?」

網民並指,只要環球唱片放棄Youtube個辨識功能,就可以解決事件,批評該公司「居然不肯網開一面,版權條例還未通過,你們已囂張成這樣。」


環球唱片的聲明: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078828955893&set=a.107313720892.95235.96665675892&type=1


2012年10月9日 星期二

環球Youtube互卸膊 「《大愛香港》封殺案」鬧羅生門

山卡啦老師《大愛香港》遭打壓及封殺一事,到底聲稱山卡啦老師所謂「侵權」的人是誰?據Youtube刪除該Video的聲明是:「由於UMG提出版權聲明,因此不能再使用此影片」。Youtube發給山卡啦老師的警告信亦聲稱「投訴者:UMG」。「UMG」就是「Universal Music Group」之簡稱,即環球唱片。

然而,據昨天《蘋果日報》的報道,蘋果記者訪問環球唱片發言人時,對方卻否認曾向Youtube投訴,也聲稱
沒有下封殺令:「公司冇投訴亦冇封殺網友改詞,今次係Youtube嘅系統自動刪除咗呢個video,只要Youtube認到條聲或畫面同版權持有人發佈嘅一樣,就會自動take down條片。」

有網友在報道下方留言,質疑環球唱片講大話:「是UMG提出投訴,不要賴YouTube。YouTube系統不會因版權問題而自動刪除Video,YouTube只會在收到版權持有人或相關授權人士作出投訴,才會以版權為理由刪除Video。」,「Youtube度大把MV,大把電影,聲或畫都同版權持有人發佈嘅一樣,點解又唔會自動take down條片?淨係cut左你依首?同『梁振英唔報仇』同一道理,你唔投訴,不過係你左右啲人幫你封殺啫。」

亦有網友指:「《大愛感動》的原唱者謝安琪在今年便已經離開了環球唱片,轉投星煥國際了。環球唱片根本只是戀棧版權。」

若環球唱片發言人真的沒有說謊,那麼,Youtube卻聲稱它提出版權聲明,是失實陳述,環球唱片只有以法律途徑追討Youtube,要求Youtube發出更正聲明表明真正的聲稱侵權者是誰,才能證明自己清白。

2012年10月8日 星期一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就「《大愛香港》封殺案」對Youtube之聲明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就「《大愛香港》封殺案」對Youtube之聲明

近日,由山卡啦老師填詞、G大調主唱的二次創作作品《大愛香港》遭打壓及封殺。即使原曲《大愛感動》的原作者(歌曲監製、填詞人)周博賢先生,已同意讓山卡啦老師以其原曲衍生成《大愛香港》這二次創作作品,並希望幫助發揚,但《大愛香港》仍遭受封禁,Youtube還向二次創作者發出言詞粗暴並帶恐嚇性的警告。

《大愛香港》一曲,乃放在主唱者G大調的Youtube賬戶上。在此事上,Youtube對G大調的賬戶,發出措辭強硬並帶恐嚇性的聲明,以加粗了的字體警告她:「如果我們再次收到侵犯版權通知,就會刪除您的帳戶和您上傳的所有影片。」又勒令G大調「請刪除您不具有必要權利的所有影片,今後也不要再上傳任何侵權影片」,等同剝奪山卡啦老師和G大調改歌、填詞或翻唱的權利,亦即粗暴侵犯他們的表達權利、言論自由等基本人權!

雖然Youtube聲稱,G大調若認為此事屬誤判,可提交抗辯通知,但又叫她「注意」若「任何人謊稱自己的內容沒有侵權,而是由於錯誤或誤判而遭到停用,需負起相關法律責任。」Youtube之行為,不但是對山卡啦老師和G大調作有罪假設,更完全無視歌曲真正創作者周博賢先生的權利、取態及意願,依仗「版權收數公司」為把一己私利極大化而扼殺作品發展空間的一言堂取態,侵犯周博賢先生允許其作品作衍生發展之權利,以及山卡啦老師和G大調的非商業二次創作權。本關注組對Youtube之行徑感到強烈憤怒及可恥!

在此事上,Youtube聲稱是環球唱片擧報,環球唱片卻指稱是Youtube系統以自動識辨技術刪除。若環球唱片發言人沒有說謊,即代表Youtube說謊,誹謗或誣衊了環球唱片。Youtube有責任交代事實真相,向公眾詳述由誰先擧報,以及對《大愛香港》的整個封殺過程。否則無異於表示Youtube之言並非清白。

而且,不論環球唱片與Youtube兩者間,到底誰說真話誰說謊,Youtube片面地依靠「版權收數公司」的宣稱,或片面地以自動識辨技術對比,就把他人的二次創作判定為所謂「侵權」,不先向真正的原作者確認,就充當法庭把二次創作判罪,這種行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Youtube警告G大調時,有謂「根據美國著作權法」,但若真的根據美國著作權法,二次創作根本就在「公平使用」(fair use)的豁免範圍之內,並受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因此美國有「《Oh, Pretty Woman》戲仿勝訴判案」(Campbell v. Acuff-Rose Music, 510 U.S. 569 (1994))、有奧斯卡得獎作品《Logo世界》(《Logorama》)等數之不盡的合法二次創作例子。Youtube給G大調的聲明,明顯曲解了美國法律,只片面地抽取局部條文作選擇性的利用,蔑視美國憲法對二次創作的保護,及對二次創作者所賦予之權利。

為此,本關注組強烈要求Youtube:——
1.立即還原山卡啦老師和G大調遭封殺的二次創作作品《大愛香港》。
2.立即公開宣佈,山卡啦老師和G大調的《大愛香港》已獲原作者同意,並不是侵權作品,Youtube早前的聲明乃錯誤聲稱,即時失效。
3.立即就此事對山卡啦老師和G大調作公開道歉。
4.立即停止現行聲稱作品侵權的有罪假設機制,不再片面地依靠「版權收數公司」的宣稱,或片面地以自動識辨技術對比。必須先向真正的原作者查詢,才判定作品是否侵權。
5.立即向公眾詳述由誰先對《大愛香港》提出擧報或封禁,以及對《大愛香港》的整個封殺過程。若有關過程中,證明環球唱片的說法屬實,Youtube必須就其說謊向公眾道歉。

Youtube對二次創作的誤判、錯誤移除及錯誤警告,已非首次。不但如此,連像「初音未來歌曲在Youtube消失事件」般,讓別有用心的人訛稱自己是原作者,胡亂擧報他人,以致移除歌曲,但擧報者身份卻成謎的事件,也不時發生。Youtube有必要馬上應本關注組要求做妥上述五點,並以同樣的方法處理日後針對二次創作的申訴,以還二次創作者應有的表達權利、言論自由等基本人權。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2012年10月8日

讓步=死路?!

山卡啦老師《大愛香港》遭打壓及封殺一事,明明周博賢才是這首原曲的原作者。大家可見,連原曲作者都同意,甚至想推廣的二次創作,亦死於版權之惡名,死於「版權收數公司」之手中!可見不明文給予二次創作合理的豁免(而不單是免刑責),禍害有多大!!

若去屆立法會不是臨尾拉布,令版權惡法修訂暫緩,今天山卡啦老師不只被delete歌,而可能被人拉去法庭被告欄上甚至拉入牢獄中!連原作者周博賢想幫亦幫不了甚麼!

他日惡法草案重提議會,即使免去刑責,仍不是給予二創明文的豁免空間,山卡啦老師仍可能被抓上被告欄,這種打壓創作的個案仍會重演!!

不能明文給予二創合理的豁免,以及不對向來都仗恃官商勾結而窮兇極惡的「版權收數公司」作必要的規管,對創作人、對人類思想傳播來說,都是災難!!爭取豁免二創、規管收數公司,創作人不得不企硬!退讓半步,等於死路一條!!

2012年10月3日 星期三

日本非法下載隨時坐 2 年監

(轉載自喜劇演員)

雖然面對不少網民的反對,但在日本唱片協會的支持下最新版權條例終於在日前正式生效,非法下載者將面臨最高監禁 2 年或 200 萬日元的罰款。

日本一直很重視版權,早在 2010 年非法下載已經是民事違法行為,這次更是刑事化,而非法上載、分享版權物的罪責更嚴重,最高可監禁 10 年,或 1,000 萬日圓以下的罰款。據調查顯示,日本付費下載和非法下載的比例是 1:10,2010 年共有 43.6 億次唱片和影片下載,付錢購買的就只有 4.4 億次。


在日本唱片協會的支持下最新版權條例終於在日前正式生效……
現任會長是索尼音樂娛樂的代表取締役北川直樹。(FROM 維基百科)
結論:「索尼罪大滔天,搞到百姓怨聲載道」




2012年10月1日 星期一

2012年9月24日——主題:淫審與版權條例

動漫無雙
2012年9月24日——主題:淫審與版權條例
仔細談及影響本港創作的淫審同版權條例修訂。嘉賓是一些熟知淫審及版權修訂修問題的朋友。資料、內容豐富,問題貼身,值得大家收聽。


二創的話題集中在Part 2,還有說民主黨單仲楷出賣二創的真面目。

可按此收聽

2012年9月30日 星期日

有關版權的文摘(30-9-2012)


哀悼死於版權之惡的《香港雜評》

【摘錄】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閱讀香港雜評的習慣,這個網是我的首頁之一(Google Chrome可以設定多個首頁),曾在該網得悉練乙錚鴻文寫特首選舉 ——「 這是一場動真格的假選舉」,在朋友圈間議論紛紛,仗賴香港雜評的編者這麼多年來的努力,才將雜評網變成一個議政平台,高質閱讀的出口,面書傳播率最高的香 港網站之一。

樹大招風,明報與其他報紙連環向Google投訴雜評侵權,最終雜評被逼將所有梁文道以外的文章除下。只有梁文道的雜評彷如當日文匯大公開的天窗, 不能說不如不說 —— 那個白色清淨的世界,比起中共更為徹底地清洗了太平地 —— 中共不過是清洗了異己,你們卻血洗了所有。

葡萄牙檢察官認為個人共享文件合法
【摘錄】 葡萄牙反盜版機構ACAPOR投訴2000位居民非法文件共享,但檢察官拒絕在法庭上審理此類案件,認为個人共享文件沒有違反法律。


2012年9月25日 星期二

有關二次創作的文摘(25-9-2012)

二次創作擬刑事化 斥「班官唔知諗乜」
【摘錄】 提起早前險通過的版權修訂條例,將二次創作刑事化,他即火滾,批評等於在藝術節展出擅長玩二次創作的大師安迪華荷(Andy Warhol)的作品,卻又要通過一條禁止二次創作法例,「非常之無稽,尤其係呢班官,個腦唔知諗乜。呢句可以出街,我真係忍唔到」。



借日本動漫 諷公安打壓  80後藝術家 愛國不愛黨
【摘錄】一輯將美國漫畫人物帶到中環和鴨寮街的攝影創作,令周家豪成為國際知名的80後視覺藝術家。近月他再搞新作,將一班日本動漫角色,以二次創作方式,化身成被中國公安打壓的社運人物,為被囚的劉曉波等爭取人權、自由和民主的人民發聲。

2012年9月19日 星期三

世界各地有關版權的奇特現象

The Wonderful World Of Disney Hypocrisy
【簡介】假道學的迪士尼: 不只將公領域的童話創作據為己有, 還運用財力追殺小廘班比的原著作權人、 抄襲日本動漫

【簡介】加拿大OCAD大學學生抗議被坑: $180 美金的「藝術史」課本,圖片全部被移除,因為出版商無法取得圖片授權。
 版權收費公司不是說,智慧財產權可以促進人類文化進步的嗎?那麼現在…傻的嗎?

香港情況︰
用家雖已付款,書本卻不屬買家!出版社還要求買家在試後退回出版社! 

2012年9月15日 星期六

有關馬逢國當選的文摘

藝發局唔理民意投馬逢國 20委員凌駕141藝術家
【摘錄】藝發局喺書面回覆話,收到嘅「一人一信」,有141人話希望投畀周俊輝,另外兩名候選人馬逢國同蕭思江就一票都無,另有3人話投白票。但藝發局最終根據委員內部投票結果,投畀馬逢國。


馬逢國的「文化正統」思維,又稱「馬統」思維
【摘錄】原來,當大家開始討論文化是每個人的權利,是人權的時候,會有人走出來說「文化冇用」。當然,一個沒有文化的人當上文化界代表,或許是一件好事,起碼我們 即時就看到功能組別的荒謬,你想佢走,你又冇佢符。送走一個隱形人霍震霆,迎來一個旅遊大使,然後說香港不應廢除功能組別。文化界自然不怠慢,由以往的 「霍霍」聲,轉為「馬馬」聲,甚麼馬膠、馬上風、馬乜馬物之聲在臉書湧動,一時間文化界又熱起來。

2012年9月12日 星期三

13 > 141 ?!!!

與馬逢國利益關係千絲萬縷的藝發局成員,示範了甚麼是「13>141」,票投二創公敵馬逢國,而非絕大多數文化藝術工作者支持的周俊輝!!


2012年9月10日 星期一

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馬逢國竟當選!

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馬逢國當選!

黑暗的守舊思維繼續入侵文化界,相信會繼續強推網絡廿三條,打擊二次創作!

大家要努力抗爭!



2012年9月9日 星期日

拒絕奸商權霸,踢走害群之馬!

今日投票日,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功能界別既選民,有冇留意呢位支持網絡廿三條(版權條例)同教育廿三條(國民教育)既馬逢國呢?

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功能界別候選人,曾任「前香港藝術發展局」及「版權審裁署」的馬逢國,日前竟睜大眼睛說謊話,把【二次創作】這種古今中外屢見不 鮮、極度尋常的創作手法,聲稱是「香港人老作出來」!我們要求馬逢國馬上收回此番言論,為這言論道歉,並就二次創作問題公開對話,還二創清白!



若馬逢國選擇性失明、失聰,把鐵錚錚的事實視若無睹,把我們的吶喊聽若罔

聞,我們定必抗爭到底,直至【拉馬下馬】!

拒絕奸商權霸,踢走害群之馬!把文化創作的基本權利還給全體市民、還給大家!

看看害群之「馬」如何公然說謊: 


2012年9月8日 星期六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有關2012年立法會選舉公開聲明(二)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有關2012年立法會選舉公開聲明(二)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是一個獨立、非牟利的壓力團體,並不隸屬任何政黨,跟任何政黨的利益無關,對各政黨亦秉持一致的標準。凡是力撐二次創作權利、創作空間、表 達及言論自由的,都是我們所歡迎的戰友。但凡與二次創作權利、創作空間、表達及言論自由背道而馳,甚至有所出賣的,我們都會如實指出,予以遺憾及譴責。

對於民主黨單仲偕等、公共專業聯盟莫乃光等人欺騙和出賣本關注組一事,有些已對某些政黨有先入為主的立場甚或利益之人,竟抹黑本關注組為個別的政黨服務。 此種抹黑絕非事實。我們的公開聲明,只如實交代了事件。同時,對許多真正幫助過維護二次創作權的個人或團體,我們都如實並持平地予以肯定。絕無為某個別的 政黨作打手之意。

相反,當批評者企圖抹黑我們前,為何不先正面面對事實,思考有關人士的行為之對錯?——這些行為,包括單仲偕的手下欺騙本關注組,出席單、莫等人設下對民 間組織作立場篩選之「事前會議」,藉此剝奪本關注組與版權收費公司談判的機會,企圖令我們服從他們,以永久放棄爭取全面豁免二創作交換條件……等等。請企 圖抹黑我們的人士,用良心來說服我們,這些行為,是否合於公義,是否站在正義的一方?!

還記得在今年的七一遊行中。本關注組和友好組織鍵盤戰線一同於中央圖書館門外出發,鍵盤戰線的隊伍走在我們前方。到了民主黨的街站,鍵盤戰線的隊伍對台上 的民主黨成員作抗議,我們在其後也聽到哄動。鍵盤戰線的隊伍剛走過,本關注組的隊伍就接着走到民主黨街站的正前方,我們看見在台上嗌大聲高的是胡志偉,他 用手指指着我們隊伍,激動地說:「我唔知你哋聽咗咩人亂講,我哋民主黨係反對網絡廿三條嘅!你哋唔好聽啲人亂講!」但諷刺地,在胡志偉旁邊的正好是單仲偕。

不知道以手指指着我們的胡志偉,是否沒有看新聞?不知道他是否不知道其身邊的單仲偕,已於6月15日聯同一大堆版權收費組織,召開出「『各』界要求政府盡 快通過『版權修訂草案』記者招待會」記者招待會,並聲言支持政府的版權修訂惡法?單單是新聞裏公開報道了的這一點,「民主黨反對網絡廿三條」之說已成謊 言。再加上單仲偕及其手下等人對本關注組做過的事,絕對不是「大家站的立場點不同而已」這麼簡單,而是背棄公義的欺騙與出賣!這不是甚麼加鹽加醋的形容, 是沒有半點兒誇飾、鐵錚錚、不容否認的事實!

本想就此擱筆,卻邊寫邊看到最新的新聞報道,說到一些曾大力的、真正為的二創作爭取的候選人,例如對二創非常了解、率先提出真正全面豁免二創的「金鐘罩修 訂」的公民黨陳淑莊,又或其他堅定反版權惡法的政黨候選人,例如新民主同盟、社民連、人民力量等,當選機會不大。即使像工黨、民協等候選人,也未必當選。 相反,一些不是捍衛二創的人,就例如是與陳淑莊相同選區的單仲偕,卻極大機會當選。對此無奈的世界,豈能不心痛?我們單單道出事實也要遭抹黑,夫復何言?


(之前的聲明,未讀過的朋友敬望細讀:http://cgrdws.blogspot.hk/2012/09/2012.html)


備註:
2012年立法會選舉的候選人包括:港島區:許清安,單仲偕、楊森、柴文瀚、鄭麗瓊、梁淑楨、許智峯(民主黨),勞永樂,劉嘉鴻、蕭若元、歐陽英傑(人民力量),鍾樹根、丁江浩、周潔冰、龔柏祥、顏尊廉、李均頤、鄭志成(民建聯),吳榮春,何秀蘭、鄭司律、鍾松輝(工黨),葉劉淑儀、黃楚峰、謝子祺(新民黨),王國興、潘佩璆、朱天樂、何毅淦、陳智恆(工聯會),陳家洛、陳淑莊(公民黨),何家泰,曾鈺成(民建聯),劉健儀、邵家輝、李鎮強(自由黨),吳文遠(社民連)。九龍西:黃以謙,黃碧雲、張文光、李耀基、袁海文、莊妙嫦(民主黨),譚國僑、廖成利、莫嘉嫻、黃志勇、吳寶珊(民協),黃逸旭,蔣麗芸、葉傲冬、鄭泳舜、陳偉明、林心廉(民建聯),黃毓民、嚴達明、周峻翹、劉鐵煒(人民力量),林依麗、何家權、區詠豪、李家威(香港關注會),梁美芬、楊永杰、韋海英、梁文廣(西九新動力),毛孟靜、王德全(公民黨)。九龍東:梁家傑、譚文豪(公民黨),黃國健、簡銘東、莫健榮、何啟明(工聯會),陶君行(社民連),嚴鳳至、陳向然,胡志偉、莫建成、韓家銘(民主黨),陳鑑林、黎榮浩、洪錦鉉、柯創盛(民建聯),謝偉俊,黃洋達、陳秀慧(人民力量),譚香文。新界西:梁志祥、曾憲強、呂堅、李美辰、黃煒鈴、徐君紹(民建聯),麥美娟、陸頌雄、陳文偉、葛兆源、鄧焯謙(工聯會),陳樹英、黃偉賢、李洪波、黃麗嫦、何杏梅(民主黨),陳偉業、陳素玲、黎樂民、湯詠芝(人民力量),麥業成(民主陣線),曾健成(社民連),郭家麒、余若薇(公民黨),田北辰、張慧晶、黃卓健、何建昌(新民黨),何君堯,陳一華,梁耀忠、黃潤達(街工),陳恆鑌、潘志成、林琳、陳振中、羅崑、梁嘉銘、曾大(民建聯/新社聯),陳強、丁衍華、蘇嘉雯、鄒秉恬、鄧家良、潘小屏、Gurang Raju(第3力量),李永達、林立志、黎敬瑋(民主黨),李卓人、譚駿賢(工黨),譚耀宗、龍瑞卿、葉文斌、巫成峰(民建聯)。新界東:梁國雄(社民連),葉偉明、黃宏滔、程岸麗、簡兆祺、曾勁聰、張國和(工聯會),劉慧卿、柯耀林、林少忠、林詠然(民主黨),梁安琪,龐愛蘭、譚領律、羅光強、陳國添、蘇俊文、林松茵、梁家輝、陳敏娟、鄧永昌(公民力量/新論壇),葛珮帆、莊元苳、李世榮、李家良、董健莉、祁麗媚、黃冰芬(民建聯),陳志全、袁彌明(人民力量),邱榮光、湯寶珍、陳灶良、彭樹穩、劉偉倫、成國柱、文春輝、鄧光榮、駱水生(經濟動力),陳克勤、劉國勳、黃碧嬌、藍偉良、胡健民、姚銘(民建聯),張超雄、郭永健(工黨),蔡耀昌、區鎮樺、麥潤培、鄺美娜(民主黨),范國威、任啟邦、梁里、梁永雄、關永業、丘文俊、鍾錦麟、張國強、容溟舟(新民主同盟),田北俊、周梁淑怡、梁志偉、廖國華(自由黨),黃成智、羅世恩(民主黨),湯家驊、楊岳橋(公民黨),何民傑(107動力),龐一鳴,方國珊,陳國強。


2012年9月7日 星期五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有關2012年立法會選舉 公開聲明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有關2012年立法會選舉
公開聲明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自成立起,一直致力為公眾爭取應有的二次創作空間。

去年起,政府雖企圖強行修訂版權法,扼殺公眾創作的自由,但因去屆人民力量就替補機制拉布的關係,政府未能在去屆立法會會議完結前,通過這條等同「網絡23條」的版權惡法——《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不過故事仍未完結,抗爭仍要繼續。來屆立法會中,恐怕這場抗爭會更艱巨。

我們由衷感謝所有去屆立法會會期中,曾公開支持全面豁免二次創作的團體及個人。有些議員和政黨對問題完全明白,並給予鼎力的支持。例如公民黨的陳淑莊,是首位正式提出真正豁免二次創作的「金鐘罩」式修訂案之議員,她不論在黨內黨外,對推動其他議員支持全面豁免二次創作,均不遺餘力。新民主同盟,包括范國威等,不但發起遊行反版權惡法,要求豁免二次創作,更把此寫進參選政綱中。社民連的的梁國雄,以及人民力量的黃毓民、陳偉業,曾在政府欲提交版權惡法二讀、三讀時,分別遞交逾三百條及逾千條修訂,打算對惡法進行拉布戰全力抗爭,並表明若惡法通過會公民抗命;而人民力量的黃洋達亦在立法會公聽會裏親身發聲,反對惡法。獨立的「事旦男」何家泰除了在參選政綱表明反對規管二次創作,更身體力行示範「惡搞」的言論力量。民協亦不甘後人表明反對「網絡23條」,廖成利在遊行後發言,表示市民不是「蠱惑天皇」,是「創作天皇」。

有些團體及個人,雖或未必與本關注組看法完全一致,但亦認為政府的版權惡法不可接受,剝削了市民的應有權利,對它作了多番的爭取。例如工黨的何秀蘭,雖然只爭取至僅豁免刑責而非完全豁免,就認為已可接受,但她在爭取過程中也確實盡心盡力,並且得到成果,而且若有可以全面豁免二次創作的提案或議員修訂案,她也絕對會支持。我們亦對這些團體及個人表示感謝,並期望將來可以進一步交流溝通,有更一致的目標,爭取在合理的使用裏,不論是以fair use還是fair dealing的形式,都能完全豁免二次創作的刑事及民事責任。

此上的各方團體和個人,數目眾多,未能一一盡列,敬祈原諒。我們亦希望能表達對他們的謝意。

可是,上屆立法會會期期末,有些我們曾親身面見過的議員,包括謝偉俊及自由黨的議員等,覺得把版權修訂草案小修小補,就足以解決大眾創作權和言論自由。他們並不覺得市民的應有權利,存在被政府及大商家以立法手段剝削之問題。特別是我們當日面見自由黨議員時,在席上他們更暗示並不認同對二次創作給予豁免!還有些團體或議員,雖在當時聲稱反對修訂草案,但他們反對修訂的原因,卻並非因為要捍衛公眾的創作自由和言論自由,而僅僅因為「公眾仍有很多疑慮」,才暫時呼籲押後惡法的表決!對於這些團體和個人,我們感到遺憾,更憂慮他們在日後的取態。
更甚者,莫過於有團體或個人對本關注組的欺騙。

一位在民主黨工作的人士,曾在五月中致電給我們,聲稱爭取到給我們與版權收費公司談判的機會,但像我們等民間組織,要先跟該黨單仲偕、公共專業聯盟的莫乃光等開會。我們馬上問他:「本關注組的立場一直不變,十分清晰,為何要先開會?」該人士則回答說:「二創免刑責這方面,肯定全取。至於像馮添枝那方面的起訴(註:指IFPI等版權收費公司對二創者的民事控告),就看看可以如何一併取得其豁免。可能在各種方法當中,能看到用哪一種方法,可以最有效地取得它,這就是明天那會議要談的東西。」

不料,在該會議上,甫開始,單仲偕及莫乃光的一方卻企圖脅迫我們放棄全面豁免二創,要求我們僅在「二創免刑責」這一點上止步,永久放棄爭取對二創的進一步豁免,否則便不批准我們跟版權收費公司談判。我們欲對此表示不滿,卻多番受單仲偕及莫乃光的一方批評,尤其是負責邀約我們的那民主黨人士。結果會面不歡而散。及後我們多番向該民主黨人士,追問為何會貨不對辦、為何要欺騙我們,惜到今天為止我們從未收到任何正面回覆。

而單仲偕及莫乃光,則於615日,聯同IFPI、香港複印授權協會、香港版權影印授權協會等曾多番打壓民間合理的創作權,以及進行被形容為「陀地」的行為之版權收費公司,一起召開『各界要求政府盡快通過「版權修訂草案」記者招待會』,單仲偕更聲稱草案的修訂已能平衡版權人、互聯網供應商及使用者利益,支持草案通過。

若這些人在來屆又坐在議會,他們會否站在公義的一方,堅持反對這扼殺市民聲音的版權惡法?

新一屆立法會選舉舉行在即。懇請各位投下明智的一票,支持全面豁免二次創作的候選人進入立法會,為大眾的創作權利、言論自由發聲,並勇於抵制不敢肩負守護創作自由、言論自由之責任的候選人。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備註:
2012年立法會選舉的候選人包括:港島區:許清安,單仲偕、楊森、柴文瀚、鄭麗瓊、梁淑楨、許智峯(民主黨),勞永樂,劉嘉鴻、蕭若元、歐陽英傑(人民力量),鍾樹根、丁江浩、周潔冰、龔柏祥、顏尊廉、李均頤、鄭志成(民建聯),吳榮春,何秀蘭、鄭司律、鍾松輝(工黨),葉劉淑儀、黃楚峰、謝子祺(新民黨),王國興、潘佩璆、朱天樂、何毅淦、陳智恆(工聯會),陳家洛、陳淑莊(公民黨),何家泰,曾鈺成(民建聯),劉健儀、邵家輝、李鎮強(自由黨),吳文遠(社民連)。九龍西:黃以謙,黃碧雲、張文光、李耀基、袁海文、莊妙嫦(民主黨),譚國僑、廖成利、莫嘉嫻、黃志勇、吳寶珊(民協),黃逸旭,蔣麗芸、葉傲冬、鄭泳舜、陳偉明、林心廉(民建聯),黃毓民、嚴達明、周峻翹、劉鐵煒(人民力量),林依麗、何家權、區詠豪、李家威(香港關注會),梁美芬、楊永杰、韋海英、梁文廣(西九新動力),毛孟靜、王德全(公民黨)。九龍東:梁家傑、譚文豪(公民黨),黃國健、簡銘東、莫健榮、何啟明(工聯會),陶君行(社民連),嚴鳳至、陳向然,胡志偉、莫建成、韓家銘(民主黨),陳鑑林、黎榮浩、洪錦鉉、柯創盛(民建聯),謝偉俊,黃洋達、陳秀慧(人民力量),譚香文。新界西:梁志祥、曾憲強、呂堅、李美辰、黃煒鈴、徐君紹(民建聯),麥美娟、陸頌雄、陳文偉、葛兆源、鄧焯謙(工聯會),陳樹英、黃偉賢、李洪波、黃麗嫦、何杏梅(民主黨),陳偉業、陳素玲、黎樂民、湯詠芝(人民力量),麥業成(民主陣線),曾健成(社民連),郭家麒、余若薇(公民黨),田北辰、張慧晶、黃卓健、何建昌(新民黨),何君堯,陳一華,梁耀忠、黃潤達(街工),陳恆鑌、潘志成、林琳、陳振中、羅崑、梁嘉銘、曾大(民建聯/新社聯),陳強、丁衍華、蘇嘉雯、鄒秉恬、鄧家良、潘小屏、Gurang Raju(第3力量),李永達、林立志、黎敬瑋(民主黨),李卓人、譚駿賢(工黨),譚耀宗、龍瑞卿、葉文斌、巫成峰(民建聯)。新界東:梁國雄(社民連),葉偉明、黃宏滔、程岸麗、簡兆祺、曾勁聰、張國和(工聯會),劉慧卿、柯耀林、林少忠、林詠然(民主黨),梁安琪,龐愛蘭、譚領律、羅光強、陳國添、蘇俊文、林松茵、梁家輝、陳敏娟、鄧永昌(公民力量/新論壇),葛珮帆、莊元苳、李世榮、李家良、董健莉、祁麗媚、黃冰芬(民建聯),陳志全、袁彌明(人民力量),邱榮光、湯寶珍、陳灶良、彭樹穩、劉偉倫、成國柱、文春輝、鄧光榮、駱水生(經濟動力),陳克勤、劉國勳、黃碧嬌、藍偉良、胡健民、姚銘(民建聯),張超雄、郭永健(工黨),蔡耀昌、區鎮樺、麥潤培、鄺美娜(民主黨),范國威、任啟邦、梁里、梁永雄、關永業、丘文俊、鍾錦麟、張國強、容溟舟(新民主同盟),田北俊、周梁淑怡、梁志偉、廖國華(自由黨),黃成智、羅世恩(民主黨),湯家驊、楊岳橋(公民黨),何民傑(107動力),龐一鳴,方國珊,陳國強。

2012年8月28日 星期二

「拒絕奸商權霸 踢走害群之『馬』」新聞稿


「拒絕奸商權霸 踢走害群之『馬』」新聞稿
25-26/8的「拒絕奸商權霸 踢走害群之『馬』」簽名活動中,我們已收集到超過一千四百個簽名。這些簽名除了會遞交給馬逢國之外,也會同時把副本遞交予知識產權署和經濟及商務發展局,以表達我們捍衛二次創作權的聲音。

26/85時的記者會上,我們向在場記者表達了我們對馬逢國的三大訴求︰
1.馬逢國馬上收回其對二次創作的失實言論,並公開道歉。
2.馬逢國就二次創作和版權修訂條例事宜,與我們作公開討論,還二次創作清白。
3.馬逢國必須公開向政府爭取,在法例上白紙黑字地全面豁免二次創作。

除此之外,我們更請來近日在網上激熱《麥兜洗腦腦教育》的創作者現身說法,親身講述若二次創作不獲全面豁免,即使是原作者都在報刊上明言支持二次創作,創作者仍會因這條無理的版權法而受害。

在場更有朋友講述工聯會的「九龍東區」候選人黃國健,早前cosplay《火影忍者》拉票。然而,黃氏用此二次創作行徑作政治宣傳,但他本人與工聯會均從未為保護市民二次創作權利發過半句言。要求黃氏不要「食碗面反碗底」,必須全力企硬反對版權惡法。

雖然這次簽名行動暫告一段落,不過爭取全面豁免二次創作的戰役仍未完結。我們會繼續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向政府及版權人繼續爭取全面豁免二次創作,讓廣大市民能有一個真正自由的創作空間。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28-8-2012

2012年8月22日 星期三

義工招募


我們正籌備在COMIC WORLD HK 34 會場進行簽名活動,需要大量義工幫忙。現誠招募有志者參興。

簽名目的︰要求馬逢國收回「『二次創作』是香港人創作出來的」言論及為此言論道歉,並與我們作公開討論,同時要求政府明文全面豁免二次創作。

日期︰2012年8月25及26日 (六及日)
集合時間︰容後公佈
地點︰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

有志者請在此帖下方留言、在FB PM我們或電郵至cgrdws@gmail.com均可。

2012年8月13日 星期一

有關版權及二次創作的報道(8月13日)

網路時代, 「著作權」 跟 「人權」 只能二選一
【摘錄】為什麼應該要廢除專利法與著作權法? 這並不是社會主義 vs 自由主義的問題。 [專利法與著作權法] 跟 [財產權、 資本主義、 自由市場、 競爭] 這些概念從根本上就互相抵觸。 如果你對私有財產和自由市場理解得夠透徹的話, 就會了解到: 著作權其實是國家賦予的一種 「規避競爭」 權力, 它用來替特定偏好進行言論管制, 最終會侵犯私有財產權、 造成我們今日所見的警察國家。

C82初日驚傳日本了法寺音樂遊戲《お経の達人》由於著作權問題停止販售
可惡的NBI商業霸權啊,可能日後同類二次創作都……


 Internet Archive 開始採用 BT 散佈圖文影音收藏
保存人類數位文化的 Internet Archive 開始採用 BT 散佈圖文影音收藏。 你所就讀的大學卻還活在利益團體所編織的 「p2p 違法」 謊言當中嗎?


2012年8月10日 星期五

NASA發放好奇號影片,被指侵權在YouTube被誤刪?!


NASA (美國航太總署,又譯美國太空總署) 登陸火星的好奇號影片短暫被撤。 原因: 一家慣犯公司「Scripps」自己轉貼這段公領域的短片,然後自稱為著作權人。 google 的 ContentID 系統自動誤判侵權、 封鎖 NASA 原影片。

要留意的是,慣犯公司「Scripps」過去也多次把 NASA 的公有領域影片聲稱作版權屬自己所有。就像今年四月,NASA 波音 747 載著發現號的影片也短暫被撤。 一樣是 Scripps 的傑作。

即使地位重要得如 NASA,多次向 youtube 提出相關問題,至今相同的事仍不斷重演。那麼,一般草根市民,在youtube碰上相同的問題,被所謂「版權擁有人」無理聲稱權、撤下影片時,又有甚麼結果?

延伸閱讀:
http://science.solidot.org/article.pl?sid=12%2F08%2F07%2F0631204
http://www.fidosysop.org/4460/04/scripps-local-news-removing-nasa-videos-from-youtube/
https://www.techdirt.com/articles/20120808/12301619967/how-googles-contentid-system-fails-fair-use-public-domain.shtml

2012年8月7日 星期二

有關版權及二次創作的報道(8月7日)

美國「版權警告系統」遭煞停
【摘錄】版權持有人為維護經濟利益,打擊侵權行為的措施可謂層出不窮。美國則有組織建議設立「版(侵)權警告」系統,向非法下載的網民發出警告信,6次警 告無效便可能削減上網速度,遭受民間強烈批評,計劃要無限期擱置。香港網民幾經艱辛才把「網絡廿三條」暫時拖下馬,世界版權政策的發展更不容忽視。

 Music Labels Won’t Share Pirate Bay Loot With Artists
海盜灣訴訟當中, 被告被判賠支付給 IFPI 的錢 將不會被拿來支付給原創者。 RIAA 先前也說過了: 賠款將被拿來繼續打更多官司。 那麼打這種官司, 對創作者有什麼好處? 所以到底是誰竊盜了創作者的錢?

2012年8月4日 星期六

全球聯署:網絡自由宣言

宣言:
我們堅持捍衛一個自由和開放的互聯網絡

我們支持制訂互聯網絡政策時,應該具透明度和讓公眾參與過程,並要確立五項原則:

表達自由:不能審查網絡
輕易接觸:提倡人人都可以使用快捷而經濟實惠的網絡
開放性:維持一個真正開放的互聯網絡,任何人都可以自由連接、溝通、書寫、閱讀、講話、聆聽、學習、創造和創新。
創新:創造和創新的自由應得到保障,而且不需得到別人允許。不應限制新科技,發明者不應因用戶的行為而受到懲罰
私隱權:保護私隱,捍衛個人知情權。人人有權知道他們的資料及設施如何被使用

組織聯署:Declaration of Internet Freedom官方網站
http://www.internetdeclaration.org/freedom

個人聯署:EEF:Sign the Petition for Internet Freedom
https://action.eff.org/o/9042/p/dia/action/public/?action_KEY=8752


2012年7月28日 星期六

有關版權及二次創作的報道(7月28日)

十一笑 - 寂靜的春天──反對「網絡廿三條」還待何時?
【摘錄】筆者認為有必要重提DDT的比喻,皆因在其他先進國家早已棄用這麼強毒性的「DDT」時,我們的香港政府竟然希望,並誓將要為我們的文化環境引進更強毒性的殺蟲劑——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根據草案建議,政府解說為了在「資訊科技發展一日千里」的情况下,更進一步保障版權擁有人的權益,政府將為版權條例引入刑事罰則,以懲處未獲授權而向公眾傳播版權作品的人。


惡搞夠諷刺 私子生下啜核鳥
【摘錄】這一年,香港經歷最多反對聲音的特首選舉、最多人參與的六四集會、近八年來最多人走上街頭的七一遊行。為了捍衞這片自由土地,四個創作奇才運用繪圖及電腦專長,創作一幅又一幅政治諷刺圖作,為港人出一口氣。
自此,越來越多創作者湧現,政治畫作百花齊放。嶺南大學公共管治研究部主任李彭廣指改圖文化已成為新的本土特色,將複雜的政治議題簡單化,喚起大眾關注。因為網民群起抗爭,所以政府暫時撤回《版權修訂條例》(俗稱網絡23條)。自由,是需要爭取的。

2012年7月18日 星期三

強烈要求政府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聯合聲明

近日學民思潮的朋友,為《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約見教育局長吳克儉,卻受不合理的冷待,當局拒絕接納有關要求,涉嫌利益輸送及有政治目的之相關人士和團體,連日來更不斷在傳媒空間內,發表連篇歪理及言不及義之辭。為此我們感到非常憤慨!

《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作為一個學科,其內容偏頗,刻意為政府及中央政權隱惡揚善,片面強調國家成就,藉以培養認同。這種課程,根本不能稱之為一個及格的學科。更甚者是,此科要求學校依政府、乃至中央政府所編訂的愛國愛黨教材,以填鴨式教育的手法,強逼學生囫圇吞棗,摧毀他們對政府、對社會的獨立思考和批判能力。政府此舉實在居心叵測。

一個人是否有創意,背後最重要的一環,正是在於他有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而且如此洗腦科目,必然會向學生灌輸一種「不要對當權者說三道四」的氛圍。這種情況,根本和《2011版權(修訂)草案》意圖令網民噤若寒蟬的手法同出一轍。如此「學科」,身為創作人,我們必須站出來,向政府說「不」。

學民思潮的一群同學,站出來反對如此荒謬政策,我們既感到欣喜,也感到可悲。欣喜的是雖然他們只是一群中學學生,但仍願意為社會走到最前線。可悲的是政府對學生、老師及其他市民的訴求充耳不聞,更用卑劣的手段,企圖消弭所有反對的聲音。我們對此感到強烈的憤慨!

我們在此要求政府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如此扼殺創意、言論空間的政策,不論是《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還是《2011版權(修訂)草案》,我們都會反對到底!


聯署團體(排名不分先後)︰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藝術公民
環保觸覺
鍵盤戰線

2012年7月14日 星期六

二次創作

文︰鄧力行
原文連結︰請點按此

有「網絡廿三條」之稱的《版權條例草案》即將在立法會恢復二讀。在條例通過後,進行改圖、改歌等二次創作的網民將可能被以侵犯版權為名,受到刑事檢控。
二次創作在我國源遠流長,最早期最著名的經典二次創作作品應要數成書於二千多年前的 《左傳》。《左傳》的作者左丘明在孔子所編訂的史書《春秋》的基礎之上,作出註解、補充、考訂,寫出《左傳》這部名垂後世的經典史書。有說《左傳》與《春 秋》「猶衣之表裡,相持而成」,可見《左傳》的二次創作本質。若左丘明生於《版權條例》通過後的香港,相信必被認為是個可惡的侵權者,難逃法網。

要數我國最大規模的二次創作活動,當數宋代的「填詞」活動。「詞」是宋代最具代表性 的文學體材。文人雅士常依照指定「詞牌」的音樂格律,填上新詞。同樣的「詞牌」,不同的文人往往會為它們填上不同的詞。如《虞美人》這詞牌,李後主為它填 上「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而蘇東坡就為它填上「夜闌風靜欲歸時,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同樣叫人拍案叫絕。但若在「網絡廿三條」生效下 的香港,李後主、蘇東坡,以至一眾耳熟能詳的詞人豈不是都必將淪為階下囚?
時代一直在進步,人的生活水平不斷地提升。但又我們又可有意識到,我們的創作風氣和藝術精神竟不斷地被壓縮和蠶食?我們又可有意識到,在二十一世紀的香港,我們的創作空間、創作自由將連二千多年前的中國人也不如?



*原刊於201254日《明報》


2012年7月10日 星期二

再談捍衛二次創作的意義 (《訊報》6/7)


文︰建燁
原文連結︰請按此

   根據香港《太陽報》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刊登一篇前 政務官譚榮邦撰寫於專欄「黑白灰」的文章,它的名字叫做《二次創作?》。前政務官譚榮邦在這篇文章第一段指出反對二次創作的理由:「二次創作是一個奇怪的 名詞。創作就是創作,一件作品完成後,可由作者本人或經他同意而由別人作出修改、潤飾、變奏,但最終作品仍須註明原作者和出處,不能魚目混珠,把別人作品 改頭換面而據為己有當為自己創作。一個題材可重複使用,然而一件已完成的作品,無論是音樂、繪畫、照片、劇本、文章,都有自己的生命,不容擅自竄改。」前 政務官譚榮邦認為已完成的作品神聖不可侵犯,二次創作後的作品只是在魚目混珠地擅自竄改已完成的作品,改頭換面地呈現大家的眼前,但現實是不是如此呢?到 底何謂文化創意?原來是指「以知識為元素、融合多元文化、整合相關學科、利用不同載體而構造的再造與創新的文化現象。」(《文化創意方法與技巧》,張浩和 張志宇著,中國經濟出版社) 原來融合與整合不同元素形成不同的文化創意,同時不斷再造與創新,最後利用不同載體表現出來。換句話說二次創作絕不是一個奇怪的名詞,也絕不是題材重複使 用這麼簡單,它也是擁有自己的生命。但這是一種靈活變化的生命,像化學式以不同化學元素重新組合而形成,絕對不是機械般被人為地設定一切。

     前政務官譚榮邦在文章第二段指出二次創作是難登大雅之堂的藝術作品:「英文字 「創作」是「creation」,本來在前面加上「re-」即可變成「再創作」,然而英文字「recreation」的意思卻是「娛樂」。換句話說,「再 創作」只能當為茶餘飯後吹水遣興材料,嬉笑謾罵,難登大雅之堂成為藝術作品。一些所謂創作者信手拈來,把情歌改為罵歌,將漂亮的美人變成醜八怪,只圖自己 發洩,完全不顧原作者感受。大家絕對有權創作,有權自由發揮,但無權改動他人創作,無權曲解他人意圖。說得比較難聽,大家有權自瀆,但是絕對不能強姦。」 其實英文字「recreation」絕對不是指「再創作」,英文字「derivative works」的意思「衍生作品」才是指「再創作」。本來在英文字「creation」前面加上「re-」即可變成「娛樂」也好,仍然沒有傷害二次創作在社 會上的重要性。娛樂絕對不是一件壞事,任何一件創作作品若沒有娛樂成分,難以體現欣賞創作作品的時候得到不同趣味。大部分二次創作本身就是仍未能登大雅之 堂的次文化,為何我們不去努力為二次創作爭取更多人認同呢?還有感覺有點可笑是他在文章以自瀆與強姦來諷喻二次創作的不當,錯誤地把二次創作與否作為一種 嚴肅的道德標準判斷。他這樣做的話,與林以諾牧師在早前的佈道會上將同性戀與吸毒者、賭徒及癌病等相提並論有什麼區別?

    他在文章還認為:「…在他人作品上偶作塗鴉,無傷大雅;作為主流,則完全扭曲創作意義。…我只是從文藝創作權利和自由的角度看待此事,創作者權利必須 受到尊重和保護,不容作品被人任意歪曲、塗污、改動。請不要上綱上線,把合理的版權法一棒打成網絡二十三條。」難以明白的是二次創作是在他人作品上偶作塗 鴉嗎?創作意義到底是指什麼?二次創作的創作意義絕對不是魚目混珠,絕對不是強姦,絕對不是完全扭曲創作意義,絕對不是任意歪曲、塗污、改動。二十多年前 由黃霑主唱的改編聖誕歌系列,當時由許多如林夕、鄭國江等著名填詞人改詞,實在看不出改編聖誕歌系列內容有魚目混珠和任意歪曲等的成份,歌詞所諷刺的都是 社會現實。若要確實從文藝創作權利和自由的角度看待此事,就應當以捍衛自由創作空間為己任。捍衛二次創作絕對不是支持版權抄襲,而是筆者曾撰文指出創作作 品的方法不局限於一種,改編就是使用第二種方法創作。或許出於版權原因,禁止其他人使用其他方法創作而已。所以二次創作不代表完全是侵權,希望原作者能在 非商業性質的前提上,容許其他人合法而且適當地進行改編。其實所有反對二次創作者,就是在不斷地做自我扼殺自由創作空間的舉動。因為創作作品的方法不局限 於一種,若第二種方法都被禁止的話,所有創作人難以繼續進行創作活動。

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有關版權及二次創作的報道(7月7日)

「同人」嬉笑怒罵保衛二次創作
【摘錄】《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企圖向「二次創作」開刀,引起風波不絕。一群「同人誌」創作者卻毫無懼色,樂於為原創人物再創新猷,延續、改編故事,最近更舉辦大型活動交流作品,又繪製「惡搞」漫畫嘲笑社會荒謬,以嬉笑怒罵的方式對惡法作出控訴。他們再次重申,二次創作旨在分享和交流,並會堅守不侵權、不誹謗的誡條。

阿伯扮女生 照包容欣賞
【摘錄】條例草案鬧得街知巷聞,對他們來說是雪上加霜,「扮(原作主角)個樣,又重演個場面,一定有拎原著嘅元素創作,可以畀人話係侵權。」羽山說早前有少許恐懼,擔心與同夥製造道具、訂戲服玩樂的日子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