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4日 星期二

醜陋金權 借版權名義圖吞世界

美國參眾兩院的版權法提案,逼使Google、維基百科等全世界最著名的網站都要蒙黑抗議;日揆欲簽訂的經貿協議,將殺死原有的同人空間,赤松健等最當紅的漫畫家抗議不絕。近來,國際社會上一些知名的國家或地區,紛紛出現相似的事:有人推出新法案或議案,借「版權」之名,打壓二次創作的應有權利,扼殺創作及言論自由。背後的推動原因,是以美國「恐龍企業」為首的醜陋金權,借此來擴充對全球的控制。香港政府推出《版權修訂(草案)條例》,也是這些醜陋金權推動的結果。

先要介紹一下這種醜陋金權由甚麼公司組成。倚仗版權來收費的公司,不難想像,都是跟媒體有關。當中最主要的,是傳統媒體公司,例如電視廣播、印刷出版、CD發行等的相關公司。這些傳統媒體,佔據了各式各樣的公眾傳播渠道已久,這使些公司擁有旁人觸不可及的優勢,長期以來操控着資訊和文化的流通,從中抽水吸金。由於他們對各種渠道的操控太龐大,若不依從他們那套,你幾乎完全不會有別的渠道。因此在過去,其他人只得向這些金就範。

直至網絡世界的出現,高速的資源奔流與發展,打破了傳統媒體的壟斷。今天,我們不必依靠傳統媒體,都有許多渠道去傳播資訊及作品。傳統媒體的金權眼看自己失去了壟斷優勢,失去了對世界傳播渠道的控制權。怎辦?就是借助「版權」這名義,把他們的控制權力擴充再擴充。當中的方法有許多,例如:不斷把作品在作者逝世後進入公共空間的年期推遲,擴展他們的控制權到新媒體及原來是公眾的空間,透過國際經貿議案把其操控伸展至其他國家的政府,要求政府建立更方便他們操控、逼使新媒體移除資訊的機制,要求政府增加對所謂「侵權」者的刑罰,要求政府以公帑負責查控以代替公司自己付出成本……等等。

美國這次的《阻止網上盜版法案》(簡稱SOPA)及《保護知識產權法案》(簡稱PIPA),正是這醜陋金權的產物。名義上,法案是由議員提出的;實際上,這些議員從這醜陋金權裏,獲得了極大量的利益:包括賬面上都可見到的鉅額政治捐獻,以及無形的利益。SOPA的發起人、身兼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蕭滅夫(Lamar Smith),就遭美國監察政治捐獻的組織「陽光基金會」(Sunlight Foundation)踢爆,在其國會議會生涯裏,至今已從電視、電影、音樂等傳統傳媒業界手上,收到近40萬美元的政治捐款(註1),當中包括美國唱片業協會(RIAA)、時代華納(Time Warner)、環球唱片(Universal Music Group)、美國有線電視與電訊協會(National Cable & Telecommunications Association)、清晰頻道通信公司(Clear Channel Communications)、康卡斯特公司(Comcast,美國一家主要有線電視)、全美廣播事業者聯盟(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roadcasters)等。單是計算SOPA法案開始游說至進入國會程序的三年(2009-2011年)間,蕭滅夫已從這些傳媒業界中,收到共15萬美元的捐款。

為金錢推動SOPA等法案的,不只蕭滅夫一人。比如法案的另外兩名重要聯署人:民主黨的跋泯侯(Howard Berman)及共和黨的麥猛莉(Mary Mack),從傳媒業界裏拿的捐獻比蕭滅夫更多。這三年間,前者攫取了36萬美元,後者則拿奪了22萬美元,傳媒業界成為他們的首席金主。為了拉攏議員,傳媒業界共捐款超過500萬美元給他們。像上述的跋泯侯,還有池屹僋(Adam Schiff)等眾議員,都是主要受款人。即使單計算這三年間,傳媒業界已公開捐了逾100萬美元給最初聯署SOPA的十三名眾議員,這還不包括付給游說公司的錢,以及背後的利益運作。

如果不依這些金權的話,結果會如何?且看看奧巴馬政府。1月14日,奧巴馬政府表明反對這項立法,指出任何打擊網絡盜版的行動,都應避免波及互聯網上的合法活動,以及不應限制互聯網企業的創新發展。奧巴馬政府呼籲有關人士在打擊盜版行為時,需同時維護言論自由。此言一出,奧巴馬立刻受到這醜陋金權的圍剿。擁有二十世紀霍士、新聞集團等多個傳統傳媒要塞的「傳媒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在推特(Twitter)上大罵「奧巴馬已經與矽谷金主站在同一陣線,這些人威脅了所有的軟體創作人,根本是偷竊。」梅鐸更罵蒙黑網站抗議此法案的谷歌(Google)是「藉販售盜版內容的廣告圖利,是『盜版龍頭』。」

許多荷李活巨頭的取態與梅鐸一樣,他們認為白宮反對法案「如同對他們宣戰」,擬全面封殺總統奧巴馬的競選活動。影壇老大紛紛對奧巴馬的荷李活聯絡人阿芸德(Nicole Avant)表示「他們都很憤怒」,並將杯葛由奧巴馬及民主黨人主持的大型籌款。著名娛樂網站Deadline.com總編輯馮旎琪(Nikki Finke)更指出,阿芸德的丈夫沙瀾渡(Ted Sarandos)呼籲業界繼續支持奧巴馬時,竟有人以粗言穢語回覆他。而梅鐸旗下的霍士娛樂集團(Fox Entertainment Group)主席賈諾賠(Jim Gianopulos),亦已出言警告奧巴馬政府「不要指望荷李活中人出席畀面派對,或開支票」。《明報》報道時就指此事「隨時影響奧巴馬的競選工程,以至民主黨長遠的籌款活動」(註2)。

這些醜陋的金權勢力,恃着自己富可敵國,竟利用金錢操控議員、「懲罰」不聽他們話的總統。可謂示範了人類可以醜惡到、無恥到甚麼程度。為抗衡這種醜陋金權,不使事情發展朝他們一面倒,包括谷歌等反對有關法案的企業也要花費龐大金錢進行反游說。然而,終不及醜陋金權勢力所能花費的多。單論醜陋金權勢力所花的逾500萬美元,若非落在這些極度貪婪的「人」手上,試問可以為全球社會帶來多少貢獻?

在龐大的反抗下,SOPA、PIPA正無限期延遲,卻絕不代表正義的一方得勝。醜陋金權勢力仍將繼續出手。他們所操縱的議員,如蕭滅夫,亦揚言希望在未來再提出「得到共識」的類似法案。像「數碼貿易網上保護及執行法案」(簡稱OPEN)等同類形法案將接踵而來。

註1:陽光基金會:〈Music, movie industries giving to Rep. pushing for copyright enforcement〉。報告中的連結,可詳情看到蕭滅夫收取政治捐獻的各種統計。

註2:《明報》:〈荷李活擬封殺奧巴馬 白宮拒支持反盜版法 激怒娛樂大亨〉,2012年1月20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