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8日 星期六

香港:This city is dying in silence

前文說到,美國「恐龍企業」為首的醜陋金權,借「版權」之名義來擴充對全球的控制。美國牽動全城反對的SOPA、PIPA,以及日本裏業界群起反對的TPP,都是這醜陋金權的產物。

香港是次的版權惡法修訂,亦是這醜陋金權的作為。——只要看看支持這次版權惡法修訂的名單,以及在多年的「諮詢」過程中,誰獲邀出席政府「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或「知識產權署」的conference、「專題討論」、「閉門會議」等便知道。且看諸如甚麼「美國電影協會」、「商業軟件聯盟」、「國際唱片業協會亞洲區總部」、「國際唱片業協會(香港會)有限公司」、「國際版權保護協會(大中華區)有限公司」等跨國性的版權收費組織,哪個不是代表着傳統傳媒業界,而且是「食水食到盡」、以霸權剝削式運作的美式「恐龍式資本主義」利益團體?啊,當中「國際唱片業協會」(IFPI)還要玩分身。

還有一些,名字冠以「香港」開首的,諸如「香港版權影印授權協會」、「香港及國際出版聯盟」之類,可不要給他們的名字騙到。就以「香港版權影印授權協會」為例,據2000年7月25日無綫電視《新聞透視》的報道,這協會聲稱他們是「世界版權組織」的成員,但《新聞透視》記者要求訪問這協會時,負責人則拒絕。記者按協會的地址拜訪,竟發現協會只是租用職業訓練局創業發展中心一張寫字枱。記者要求他們提供會員名單,及相關的授權協議,均遭拒絕。更荒謬的事,法例早就容許在教學用途上可影印原書本十分之一以內的內容,但這協會向大學師生及圖書館徵費時,卻限期他們即使向該協會付了錢,也不可影印多於十分之一的內容。這種版權收費組織,是合理收費還是恐龍式取奪?公道自在人心。

這些組織在香港張牙舞爪已久。上述那集《新聞透視》的播放日期,已是12年前的2000年。在立法會1999-2000年度的會期內,議會也收到由八個行業組成的「音樂版稅關注小組」之投訴,指控IFPI及「香港作曲及作詞家協會」(簡稱CASH)等組織濫收版稅、雙重收費、版稅釐訂無標準、黑箱作業,政府卻坐視不理,監管不力,容許版權收費組織種種濫收行為(註1)。結果呢?2011年10月12日,《蘋果日報》報道版權收費組織的橫行於市的濫收個案(註2),只要對比一下「音樂版稅關注小組」的投訴書,對比一下2000年7月25日那集《新聞透視》報道IFPI、CASH的濫收過案,就發現情況一模一樣。在政府的包庇下,這些版權收費組織的為非作歹,逾十年不變,不知會否五十年不變。

連這些有目皆見的為非作歹行徑,都可以獲得回歸以來一直官商勾結的特區政府勾結,更遑論版權法例的修訂時,政府會受誰影響、只聽誰的聲音、為誰服務、化身作誰的哈巴狗了。其實,單是說港府處理版權、知識產權這文化事務的專責部門「知識產權署」,竟然是隸屬於「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之下,以臭錢暴利式商業的角度,壓下文化的發展、壓下創作的權利,用粵語說一句:「想唔死都難!」自回歸以後,多年來,這些醜陋金權的公司或組織代表,不斷在有關conference以及接觸到官員的私下場合裏大放闕詞,中傷及妖魔化二次創作這古今中外比比皆是的創作手法。我們等來自民間的、在創作前線的人或組織,莫說如何主動拍門都不得理睬了,連索取會議紀案或相關文件——這些影響全港市民的資料,都竟以文件被列作「禁密」(restricted)為由而遭拒!

人類文明是持續發展的,普世都在縮窄人類間的鴻溝,促進資訊的交流、創作的傳播。這不單是潮流,更是洪流。有遠見而且有承擔的政府,如荷蘭與瑞士政府,就說明下載電影和音樂等作品、進行檔案分享等,是合法行為,獲法例保障,並據研究指出這有助振興經濟,開宗明義指出:「政府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必要修改法案,因為無法證明下載行為對於對於國家文化產業有任何負面影響。」、「娛樂產業反對所有的技術創新,是出於對於自己商業王國將會倒閉的恐懼,這並非面對環境改變的良好態度。」、「贏家是那些能運用新科技,提升競爭優勢的人;輸家則是那些沒有順應科技發展,並且持續維持舊有商業模式的人。更何況,即便是在盜版猖獗的現在,娛樂產業也未必虧錢。」瑞士政府更直接建議娛樂產業:應該適應消費者行為的改變,否則就等着倒閉吧。

即使其他政府的遠見和承擔不及荷蘭與瑞士,但面對着整個人類文化洪流,他們都得面對。就如這些醜陋金權在美國,借助政治捐獻,「班夠馬」企圖推動SOPA等法案時,總統奧巴馬就得立刻出來維護言論自由,明言反對這些有害的法案。英國政府沒豁免二次創作這麼久,也得承認自己落後了世界許多,委任的夏格維教授(Prof Ian Hargreaves)作研究,對報告裏豁免二次創作等建議表示「照單全收,迎頭趕上」。

好,說些愚笨一點兒的政府了。日本出了個「一問三不知」,盲頭烏蠅入TPP的野田佳彥首相,這是不幸。但隨之而來的,是整個社會的強烈反對聲音:網民當然民怒沖天,主流的新聞媒體、輿論亦義正辭嚴聲討野田,學者和評論員詳細分析箇中問題,連業界也站在維護人群權利的一方。台灣政府也笨極,經濟部長施顏祥日前接受訪問時,說台灣必須要在五、六年內加入TPP,以維持國際貿易競爭力。幸而網民看到事不對狀,馬上聲討;主流媒體報道日本TPP時,也表示擔心台灣未來的狀況;台灣的「創用CC」網站,專家也撰寫許多文章,分析版權法問題、對人群創作的影響,包括對日本TPP的分析。

沒有明智的政府,甚至沒有業界支持,別人起碼有明智的傳媒、真正做事的學者專家、明顯的民情。可是,香港呢?

這次版權修訂惡法,可說是SOPA與TPP的混合體:要OSP(網上服務提供者)及ISP(互聯網服務供應商)遵守的「實務守則」,規定在收到侵權投訴後極短的時限內就要「移除,否則連同受罰」之規定,不正如SOPA嗎?至於侵權刑事化,政府可以跳過版權擁有人上門拘捕,正正如同TPP!政府視民意如浮雲,利益輸送、官商勾結,不理蒼生。香港傳媒呢?有哪家大篇幅地仔細報道過惡法的禍害,警醒群眾?香港的團體呢?對比台灣「創用CC」,香港的「共享創意」得到撥款後,又做了甚麼、做了多少?香港的專家學者呢?自稱研究版權法、挾着香港「共享創意」成員之名,反過來做政府打手,高高在上地認為網民「沒看清楚條例」!

市民群眾呢?除了一些高登網民,以及一些零星的發聲外,哪裏看到聲討浪潮?即使像動漫圈子這些首當其衝的族群,大家討論日本的TPP、轉載SOPA的報道,卻不見踴躍對版權惡法修訂大聲說不的大型浪潮。這個惜聲音如金的社會,莫說要比得上美國般大型了,連其百份之一都沒有。香港人都說「This city is dying」是金句,知道其死忙原因嗎?一個字:「silence」!

註1:見音樂版稅關注小組:〈音樂版稅關注小組促請當局檢討版權條例〉

註2:《蘋果日報》:〈店舖開電視 被徵歌曲版權費 「惟有閂電視唔畀人睇」〉,2011年10月12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