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 星期三

文學大師喬哀斯寫兒童故事 遭自己的後人禁止發表


書在燃燒(原刊於226明報周日版副刊)

作者:崑南

有人想過,喬哀斯會寫兒童故事嗎?為了孫子,原來他寫過兩個兒童故事。其中一個《貓與魔鬼》(TheCatandtheDevil),另一個姐妹作《哥本哈根之貓》(TheCatsofCopenhagen),月前面世,是限定插圖版本,只印200冊,售價昂貴,每本3001200英鎊。 

IthysPress代表AnastasiaHerbert認為這是大師的「小小珍品」,令讀者看到他輕鬆的一面,筆調充滿幽默,成人讀來都有趣味,他借肥胖貓兒造型,諷剌權威,表揚個人主義與自由意志。

《哥》之原稿,是在寫給住在法國的孫子史蒂芬(四歲)的信上,身在哥城的喬氏說,「我本想送你一頭貓,但這裏根本沒有貓,所以,我寫一個關於哥本哈根的貓的故事給你做禮物吧。」(193695)料不到這位祖父,死後七十年後才可以正式出版,給世人共享。

但出版社將面臨版權官司,因為「喬氏基金會」提出反對,指責對方未獲得授權,認為已故作家50年後作品豁免版權限制法,不能包括未出版的作品及資料。

「喬氏基金會」是由史蒂芬掌控,他長期對於有關祖父喬氏的文字遺產十分緊張,一直盡其所能,阻止旁人進入開放版權給公眾,例如,2004年,有團體計畫在都柏林舉辦為紀念「布盧姆日」(《尤利西斯》寫主角布盧姆一天的生活過程, 那天就是1904616,所以,此日後被稱「布盧姆日」)成立100周年而舉行公開朗讀喬氏作品會, 就被史蒂芬申請法庭令而達到腰斬事件的目的。利字當頭,作為喬氏後代竟用手段阻塞文化推廣, 令人唏噓不已。難怪有人在《紐約時報》撰文慨歎喬哀斯死後失掉了發表的自由。

(附圖為《哥本哈根之貓》其中的插圖)
作者:崑南

2012年2月26日 星期日

同人死亡筆記-對翻譯組嘅影響(文)

根據版權條例,原來唔只平時講緊惡搞嗰啲二次創作,連翻譯,都係屬於衍生創作。未經版權擁有者授權就去翻譯,咁亦都係侵權!
於是,咩翻譯組、字幕組、漢化組全部中晒招。而所謂「官方代理」嘅錯譯亂譯,你都要受,因爲其他人去翻譯都係非法!
甚至你見到日本嘅官網有咩新消息,邊個漫畫家、聲優個Blog或者Twitter有咩新料,你譯出嚟發佈,諗住等其他fans都知道,都一樣中招!
連Google都中招!點解?Google有網上嘅機器翻譯服務嘅,一樣係未經版權擁有人嘅同意,就譯人啲嘢。唔只咁,有時Google隔籬會放個廣告,噢,商業行爲!「有可能」會損害版權擁有人嘅「潛在」經濟利益!衰到應!
喂,翻譯活動有公益性,促進跨語言跨文化交流喎!咁都唔得?據悉Google已經向政府提出,希望喺修訂入面加入豁免翻譯衍生服務嘅條款。係咁嘅話,政府亦應該以同樣原則,豁免其他衍生創作(包括二次創作、政治諷刺等等)。因爲佢哋直接關係到公民嘅表達、言論自由!

2012年2月20日 星期一

同人死亡筆記-對同人誌嘅影響(文)

之前講到,二次創作幫個原作帶嚟嘅商業利益,政府從來扮盲咗眼睇唔見,二次創作會唔會有咩「潛在」經濟損害,政府就算到盡,雙重標準輸打贏要,處事一啲都唔fair。呢一點,對同人創作好蝕底。
而我哋更加擔心嘅係喺同人展銷會入面「銷售」同人誌嘅模式,分分鐘會畀政府抽水,將呢種非商業創作,老屈做商業侵權。
一本同人誌要花咁多心力製作,冇可能免費變出嚟,檔租、印刷同製作成本等等,全部都要作者自己嘔錢出嚟付出。同人展銷會嘅所謂「銷售」,只係大家同好間互相支持,去幫補一吓上述嘅成本開支唧。當中十個有九個都係蝕,要自己再貼錢去支持呢種創作嘅興趣,淨低嗰一個維到本已經好勁。眞係賣到發達嘅,喺香港有冇邊個例子吖?
要賣到賺,日本有啲「大手」就得嘅。但係日本都冇禁,相反仲希望有多啲同人,幫原作宣傳多啲。反正就算有人賣同人賺錢,原作都唔會因此而蝕咗。買得同人都好自然會支持原作。講日本漫畫,日本嗰邊先係個眞正原作者。人哋都唔禁,你香港政府立呢啲屎法,絕對係枉作小人!

2012年2月14日 星期二

有關日本TPP的相關報道

日本是否加入tpp泛太平洋夥伴關係 將會決定二次創作的未來

【摘錄】日本最近非常重要的議題,是否加入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雖然執政的民主黨及最大在野黨自民黨黨內都還沒有共識,但日本剛上任的野田首相已經決定在11月中旬的APEC高峰會中提出交涉意願。
因為TPP涉及範圍非常廣泛(注1),連日本人都認為簽TPP跟簽美日FTA沒有差別,所以在日本國內也是軒然大波,網路當然也吵的沸沸揚揚的。

赤松健老師提出建議「tpp下保護二次創作與同人誌的方法」

【摘錄】創作《魔法老師》與《純情房東俏房客》的赤松健老師,日前在自己的推特上,對加入TPP的影響發表意見;並在野田首相宣布日本加入TPP的隔天,發表了保護二次創作不被取締的方法。

這是昨天在NICO生放送上提出的「保護二次創作同人誌與即售會的方法」的列表。上面三個是讓「同人合法化」的提案,如果能實現的話就算是進了TPP也不怕了,而下面兩個只是讓警察行動時有所忌諱,並不能完全預防同人作家被抓。
  1. 由出版社直接公認同人創作合法
  2. 利用Creative Commons(或類似那樣的組織)的方式
  3. 導入Wonder Festival的當日版權概念
  4. 表示對二次創作的方針是「同人OK,抄襲禁止」(但是只有意見表達是太薄弱了)
  5. 作者這邊表示:「我們(漫畫家)也很喜歡同人誌啊」或一些其他諸如此類的(就算不是全部也好,多少也會讓警察收斂一些)

2012年2月12日 星期日

同人死亡筆記-同人=抄襲?!(文)

除咗用「版權擁有人」呢一個身份,將「作者」嘅權利偸換同轉移;當局亦都任由版權商、版權收費組織嘅壟斷,唔加以適當嘅監管同限制,令作者同埋用者變成萬丈巨牆下嘅雞蛋。結果,有財有勢先有權二次創作,將「創作」呢一種人類與生俱來嘅自由割賣。
喺知識產權署嘅論述中,對於民間升斗小民嘅二次創作,更加係經常存心去抹黑。
好簡單一點:提親惡搞等二次創作,就一定同翻版相提並論,將兩樣嘢一齊數出嚟,將兩者視爲同一類嘅嘢。但係惡搞等二次創作同老翻嘅分別,連小學生都知啦!如果知識產權署啲官員唔係幼稚園未畢業,講錯嘢都唔知嘅話,咁又點會唔係存心抹黑?!
另一點:講親二次創作,政府就話要計咩「潛在」嘅經濟損害,「潛在」嘅市場或價值影響。講到二次創作就係蠶蝕原作嘅利益咁。喂!所謂「潛在」,即係唔實在嘅,靠篤數砌出嚟㗎啦。仲有,二次創作並唔係原作嘅替代品,經常都宣傳咗原作,令原作更hit更暢銷。點解呢點又唔計埋入法例嘅訂立度,令二次創作可受豁免?根本就係輸打贏要!

2012年2月8日 星期三

同人死亡筆記-貶損性處理(文)

所謂「貶損性處理」列咗做侵權犯法,絕對係離譜離罩到唔識形容!絕對係爲咗針對惡搞同二次創作而夾硬屈出嚟嘅「莫須有」式法例,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連張錦輝解釋完咩叫「貶損性處理」之後,喺同一段片入面,叫大家學習嘅「港人之光」——許誠毅嘅《史力加》,亦都係惡搞咗好多童話。張署長擧個倒自己米嘅例子,證明佢本人幾無知!
如果《史力加》唔係夢工場出品嘅,而係冇錢解決版權問題嘅香港小市民整嘅,係咁呢套嘢嘅創作人仲唔衰貶損性處理?!洗定八月十五等坐監都得啦!
大家又睇到,呢個問題唔會發生喺玩得起巨額金錢買授權遊戲嘅大商家身上。一般升斗小民,做同人、做非商業創作又好,做惡搞諷刺又好,齊齊中晒招喇。
咪話唔諷刺,香港人成日鬧大陸保守,但係胡戈將《無極》惡搞成《一個饅頭的血案》。陳凱歌大大聲話要告佢,大陸嘅法律學者同版權署都紛紛發言,指出胡戈嘅惡搞,根據大陸嘅法律係合法嘅!最後冇咩勝算嘅陳凱歌縮沙,冇告胡戈。大陸市民可以二次創作,香港反而唔得,死未!

2012年2月6日 星期一

同人死亡筆記-泰文版幪面超人(文)

呢次版權條例修訂嘅另一個恐怖之處,就係將「貶損性處理」列做犯法。修訂草案嘅第92(2)同92(3)話:「如作品經處理後受歪曲或殘缺不全,或在其他方面對作者或導演的榮譽或聲譽具損害性,則該項處理屬貶損處理」。
張錦輝仲對住鏡頭解釋:「喺度惡搞佢啲嘢,嚴肅嘅變咗詼諧、唔認眞等等嘅嘢,就係對佢嗰個作品(原作)貶損性處理,傷害咗嗰個產權人精神方面嘅感受。所以亦都係一種侵權嘅行爲。」
即係你做MAD片、改圖、畫改編誌,或者做任何二次創作,係詼諧咗、搞笑咗、惡搞(KUSO)咗、有咗諷刺性等等嘅話,咁你等於令人心靈受創,屙屎唔出,犯版權法喇你!恭喜恭喜!
偏偏,呢類咁嘅手法,古今中外嘅唔同藝術創作(包括文學、現代藝術、動漫等)一直都用緊。即係話文學作家董啟章、西西,劇作家Tom Stoppard,惡搞《這個殺手不太冷》、《西遊記》嘅周星馳,安迪・華荷同杜象等藝術大師,連埋《Keroro軍曹》、《爆笑管家》等作者都犯晒法!
咁叫保護創意,定係殺死創意?!張錦輝你答我!!!

2012年2月4日 星期六

樹仁大學學生記者訪問本關注組



更正:
(1) 政府在2011年11月通過的,是《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二讀。
(2) 08:57 字幕「現在的版權條例修訂了,他可以檢控我的」,應為「即使以現在(未修訂)的版權條例,從嚴來說,他可以檢控」
如引起不便,謹此致歉
--------------------------------------------------------------------
政府將修訂《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將網上侵權的二次創作由民事改為刑事罪行,令很多網民不滿,認為是針對惡搞文化。
但二次創作不只是惡搞,其實二次創作牽涉範圍廣,甚至粵劇也包含二次創作。
而且二次創作不但有助推廣原作,更幫助擴闊文化藝術的前路。

2012年2月2日 星期四

法律學者 出賣法治精神?!——駁李雪菁「教授」

李雪菁,自稱在香港長年研究版權法,在港大教授版權法知識。但在《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的諮詢裏,她不論在公開或私下場合,均多次站在版權收費公司等既得利益者的一方,替政府收緊言論及表達自由作打手。她一廂情願地以樂觀的想法,推猜若碰上官司,法院「應該不會」把某些二次創作判為刑事,但其一廂情願背後,不但沒有依據,更顯然無視近年警方及政府對民間自由種種打壓的實際情況。

真正的法律學者,除了細鑽法律條文上的文字遊戲,更着重捍衛整套法治精神——保護自論自由、維護公義。而李雪菁,則與真正的法律學者,走在相反的路道上。

一廂情願覺得刀不會掉下來

早前本組發言人接受《HK Magazine》記者採訪時,記者告訴本組發言人,她在前一天到香港大學採訪了李雪菁教授,並略述其說法——李雪菁認為網民「過份惶恐」,因為「條文不等於實際執行」,她個人「認為」某些二次創作並不會令原作銷量受影響,所以「網民未必如想像般容易被檢控」。其實,不用記者轉述,李雪菁在2011年7月立法會公聽會上的親身表現,比記者所述更為精英主義——她擧着修訂條例草案,聲稱場內發言的網民並沒「研讀」過草案,聲稱網民是「誤解」草案,無理取鬧(註1)。

當下,本組發言人就反駁了李雪菁那種「條文不等於實際執行」、「版權條例修定後,不會影響言論自由」的一廂情願樂觀言論。

第一,即使李雪菁自己覺得「條文不等於實際執行」,並據此力言「相信市民不會因二次創作被檢控」,但在修訂案中的條文所指的「侵權行為」,卻是確確實實地,把「二次創作」這種極平常的創作模式包括在其中。二次創作只不過是一種創作手法,不單歷史悠久,在古今中外的文藝史裏,例子多如星數,更是如此普及、基本,是一種必需的藝術創作手法。姑勿論是否真的實際執行,單單是把它在法律上寫成是「非法」的,已是不合理得荒謬。

第二,即使李雪菁自己覺得市民不會因二次創作被檢控,也不等於一些財鴻勢大的版權擁有人,或別有用心(例如有政治或利益輸送因素)的執法者,必定不會濫用修訂後的條例,提出檢控。李雪菁對《HK Magazine》的記者稱:「例如,我弄了一首Lady Gaga的仿作品上傳到網上。你認為這個版本會間接令她的CD銷量受到影響嗎?我認為不會」——她憑什麼這樣「認為」呢?憑什麼?

明明在草案新增的第118(2AA)、118(8C)裏,就寫明法庭在判斷是否「損害版權擁有人權利」的程度時之考慮因素,包括了「該項分發(/傳播)對版權擁有人所造成的經濟損害,包括該項分發對該作品的潛在市場或價値的影響」。當中「『潛在』市場或價值」,若那些惡意針對二次創作的版權擁有人(例如IFPI)要玩弄數字遊戲,把二次創作聲稱成搶奪或打擊了其潛在市場,令他損失了多大的金額,困難嗎?

李雪菁聲稱「這些問題只會在碰到案例,律師把案例呈到庭上時,才可以解決」。若真的有版權擁有人這樣做,李雪菁閣下又會否站出來,公開指責該版權擁有人不合理,並義務到法院上作專家證人,替被捕的二次創作者辯護?

正如本組發言人使用的比喻——版權惡法是懸在頭上的一張刀,李雪菁「覺得」這張刀不會掉下來,可是我們卻要問:一、她憑怎麼理由去這樣覺得?二、她個人覺得這張刀不會掉下來,就等於放一張刀在這裏是合理的?!

不挺豁免惡搞 出賣法治精神

依《HK Magazine》刊登出來的報道,李雪菁聲稱英國發表了一份報告,其結論指出「沒有人會因為其他人惡搞其作品而檢控他們」,因此認為惡搞作品無需獲豁免。但現實中,的確會有人因其他人惡搞其作品而提控。

在大陸,有胡戈2006年的《一個饅頭的血案》,惡搞了陳凱歌的《無極》,結果陳凱歌於當年2月13日,在柏林的《無極》首映禮上,對記者怒言:「我們已經起訴他了,我們一定要起訴而且就這一問題要解決到底。我覺得人不能無恥到這樣的地步!」後來在中國大陸的版權局官員及法律學者紛紛挺胡後,陳凱歌才無聲無息地取消控告行動,令個案不了了之。在美國,更於1994年,就發生過《Pretty Woman》這首戲仿歌曲的作者,被原作《Oh, Pretty Woman》的版權擁有人控告侵權之案例。這兩個例子,足以證明李雪菁聲稱的並非事實。只可惜記者沒有寫出來。

本會發言人更引述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先生所指,在多宗回歸後警方借法例打壓人權的實例裏,警方對法例的解釋之「創意」,是超乎正常人甚至律師、法律學者想像的。既然如此,更遑論這條明顯地容易被濫用的「網絡23條」?

不必待至真正的審訊程序展開,但是警方上門拘捕,以及撿走「證物」(例如電腦),已足夠打壓二次創作。這過程對小市民來說,根本是種身心的折磨。即使最後小市民如李教授所言,獲判無罪,但過程中的種種對待、折騰等,已足夠封殺創作的意願。這種做法,和直接殺死創作自由根本沒有分別。即使二次創作者不屈服,堅持公命抗命,發佈作品,政府單單利用規管ISP(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及OSP(網上服務提供者)的《業務守則》,規定它們若不想連坐受罪,就必需於指定限期內移除作品,毋需待法院漫長的審訊宣判,已能杜絕二次創作作品的發佈、流傳。

結果是次的惡法,並不需要等待法院的判決,等待評論者隔岸觀看李雪菁那番言論是否通過真正審判的驗證。只需停留在執法者可作檢控之層次,已扼殺了市民應有的二次創作自由及權利。李雪菁認為二次創作不必馬上加進豁免範圍中,等於開路給政府以上述手法打壓二次創作權利和言論自由、背棄公義,等於出賣真正法律學者所捍衛的法治精神。

李雪菁身為一個法律學者,研究法律條文,應當知道法律上白紙黑字所寫的,就是一種權威、一種力量,亦即是比喻中的那張刀。它寫了以後,「覺得」最終不會發展至真正使用它的層次,並不等於它沒有力量,並不等於這張刀不起作用。憑她個人「覺得」這張刀不會掉下來,就大放厥詞,贊成懸起這張與公義背道而馳的刀。李雪菁教授,敢問閣下這番言論,是否對得起法治精神?是否對得起「法律學者」這個身份?

而且,李雪菁聲稱的那份英國報告,我們遍尋不獲。卻見英國在今年年中,剛發表夏格維教授(Prof Ian Hargreaves)的研究報告《數碼機會:對知識產權和經濟增長的獨立檢討》(“Digital Opportunity: A Review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Growth”,註2),指出英國的版權法極度落後,亟需要馬上改善,其中包括應加入豁免二次創作的條文。英國文化大臣侯俊偉(Jeremy Hunt)已表示夏格維教授說得對,會亡羊補牢。既然英國都覺得在豁免二次創作方面要有所改進了,為什麼李雪菁仍認為香港不一定要加入對二次創作的豁免?

奉勸李雪菁以高高在上的口吻,指責網民「誤解」,大談那些一廂情願的解讀方法時,先看看自己立足的基點,是否面向着公義、面向着法治精神,維護言論及表達自由。

註釋
註1:請見當日的錄影片段:李雪菁當日在公聽會上的個人發言余若薇議員與李雪菁舌戰何秀蘭議員與李雪菁舌戰
註2:《數碼機會:對知識產權和經濟增長的獨立檢討》全文

延伸閱讀:

《HK Magazine》:《版權鎮壓》

【節錄】研究版權法的香港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李雪菁,則認為網民無需過份惶恐:「版權法是非常複雜的……法律條文與實際情況之間,往往差別很大。」她稱,修訂法條文貌似很牢固,令人望而生畏,但網民未必如想像般容易被檢控。……李雪菁認為修訂並沒有想像中可怕。那麼,惡搞作品應否獲豁免?她並不太反對豁免,但稱香港本身的法律架構,宜傾向小心行事。「英國發表了一份報告,其結論指出惡搞作品無需被豁免,因為沒有人會因為其他人惡搞其作品而檢控他們。香港實行類似英國的『公平處理』系統。如果英國沒有豁免,香港亦無需急於要求轄免。」

《am730》:孫柏文「大明燈」專欄:《版權法修例》
【節錄】最可悲係,真係又出現啲不吃人間煙火、不切實際、象牙塔上嘅學者喺呢個議題上發功。阿李auntie,你明唔明政府點執法㗎?你估差佬踢門會理咩叫「足夠」咩?有人報警佢哋就做嘢。個差佬踢門,律政司都仲未決定告唔告,呢位改圖朋友嘅阿媽已經攞咗衣車下面櫃桶裏嘅孖人牌鉸剪,狠狠咁剪斷條ethernet cable,跟住仲要喊話,點解會教個仔教到佢犯法。……等到個官判?攞唔番堂費又點?問妳攞呀?特區律師費已成為最令窮人含恨嘅武器,threat of legal fees呀,李院長讀吓博弈論啦。唔好咁傻咁天真得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