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日 星期三

有關2011版權修訂草案報摘(5月2日)

莫乃光︰《版權修訂條例》點收科?

【摘錄】政府本來大安旨意以為是小事一宗的《版權修訂條例》,結果被化身為「網絡廿三條」,鬧出滿城風雨,關鍵甚至是個本來不顯眼的關注「二次創作」的部分,相信是殺個政府當局措手不及,不過,顯然政府在此事上咎由自取。

《版權條例》在二千年的修訂,結果在正式執行後都要撤回再重新修訂,證明這類型「對市民影響大,但條文複雜難明,通常在諮詢期內市民參與不多,但相關企業利益卻主導了諮詢討論」的法例,其實是立法者(包括政府和立法會)的陷阱,不過,政府還是在上次出事後十二年後,自己再跳下去自己挖出來的洞。

這是政府當局無能,還是另有陰謀?

王永平︰就版權(修訂)條例危害惡搞自由提新建議
【摘錄】政府於2006年就修訂版權條例發表第一份諮詢文件時,我是負責有關政策的工商及科技局局長。提出修訂的主要考慮是更新版權條例,加強在網上保護知識產權,同時平衡網民和網上服務提供者的權益。諮詢文件詳細列出其他重視言論和創作自由的地方,例如美國、英國、加拿大,其處理侵權的政策和法例。參考國際最新做法是確保政府的最終修訂一方面維護香港在保護知識產權上享有的國際認可地位,另一方面不會損害網上言論及資訊傳播的自由。當年網上惡搞在香港未成風氣。在我離職前,這不是諮詢期間一個受到關注的議題。

寫此文前,我把《條例草案》仔細地看了一遍,感到經過多輪諮詢及立法會法案委員會的審議後,最新的版本已經在保障個人知識產權和公眾利益上大致達到平衡,例如有條款擴大有利文化保育的豁免、為服務提供者設立「安全港」等。但我認為新法例的確會危害涉及惡搞的創作和言論自由,分析如下。

王岸然:網上惡法 網民「含忍」

【摘錄】網界有一個潮語——「含忍」。意思是,在法律面前,窮人含忍,指的是含冤忍辱,當然同時語帶雙關,但說的卻是事實。

法律由法官解釋,法官大多數對互聯網文化一無所知,他們對網上生態的看法,猶如活在火星的人看地球的事物一樣。

筆者數年來的法律評論,多次指出法官的無知,例如有輕微精神病的年輕網民在網上寫了一句叫人「炸了特首辦」,一樣以刑事恐嚇入罪。如果這位宅男網民一如某法官侄女般富有,找個精神醫生寫個報告,就什麼事也沒有了,然後媒體大力讚賞法官情理兼備。這不是窮人含忍,又是什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