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0日 星期四

有關版權及二次創作的文摘(5月10日)

抗衡日益瘋狂的版權條例——在反SOPA法案學到的七件事
【摘錄】經美國網絡公民以及科技業界抗議和積極參與,成功終止SOPA和PIPA版權惡法通過。哈佛大學企業法律研究系教授猶查 (Yochai Benkler)指出數十年來版權產業既得利益者如荷里活公司,一直動用大量金錢遊說政府收緊版權條例,甚至把侵權行為刑事化,與犯毒的嚴重罪行相提並論,又把罪行從有組織販賣盜版的非法集團擴展至個人網上檔案分享。他認為這次運動的成功為網絡公民參與政治的新模式,並提出可行建議,讓大眾從被動變主動,例如直接爭取政府放寬版權條例。

分享變刑事,問你驚唔驚?
【摘錄】今時今日,人人智能手機在手,即拍即上載,隨改隨分享。但多少人會留意內容有沒有「侵權」?網民俗稱「網絡廿三條」的《2011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版權條例)將於5月9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目的很簡單:加強懲處未獲授權而向公眾傳播版權作品的人士,擴大保障版權持有人的利益。法例還把責任「外判」至網絡服務提供者(所謂《實務守則》),網站不只被逼成為扼殺言論自由和創意的幫凶,高昂的行政成本更可以輕易拖垮小型網站。屆時,本來百花齊放的互聯網世界可能變得一片死寂。

版權修例公聽會 民間:唔信就係唔信
【摘錄】多媒體創作人黃照達,從事政治漫畫、創作用網上圖片再創作。立法前題應是社會是否支持認同它的出現。不論合法與否。條例有沒有幫助再創作、營造公平而有利的環境?對他的影響大。創作人本身已有很多環境顧慮,例如收入、政治立場和輿論,已經很頭痛。現在若涉及刑責,我會驚自己坐窂。大部分市民對版權修訂都不熟悉。民主社會對反對聲音應當寬鬆,條例是否把刀放在當權者手上?他除了反對是次修訂,政府有責任促進社會理解。例如「權益」或「社會認同」對所有人有不同理解,這些聲音應該流傳、在民間發酵和討論。他重申二次創作是很厲害的藝術成就,是一種Collaborative creativity,無人能獨享創意。

音樂創作人周博賢膽心刑事責任,打壓創作。近期跟這件事較密切,每日都有新發現,不同人對條例有不同理解。例如二次創作原來不是新加,其實一直都存在;又原來二次創作和戲仿有分別。自己法律背景,都有疑問,何況市民?6年前諮詢多少民意?有幾開放?諮詢明顯不足,法例應該再研究。

他上周五收到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電郵,回應他和坊間對新修訂的誤解。更特地在場內逐一辯明:一)網民不明白超連結是否等於發布,擔心分享要坐窂;二)政府強調不能繞過版權持有人執法,是條例清楚列出還是基於對民、刑事的常識理解?該言論是否純屬定心丸?三)政府無法避開有人以政治動機報案,例如民建聯舉報「禮義廉」恤衫侵權;四)政府重申條例不是針對二次創作,又指以往沒有犯法,將來都不會。他質疑政府為什麼「不調轉講」:過往你犯法,今後都會犯。五)他對如何定義經濟損失和六)政府採取先通過後諮詢有很大疑問。

他稱,政府援引的例子澳洲和英國都是民主國家,情況不像香港。今時今日在香港遊行會被檢控、警察以胡椒噴霧對付、罪名成立、判監。網民對政府的憂慮並不過份,政府實在責任解釋清楚。他更戲謔,如果政府認為自己「I have done my best」,他會以「Your Best is not enough」回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