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7日 星期三

有關七月一日二次創作權關注組遊行安排事宜


遊行主題:爭取全面豁免二次創作,捍衛言論及創作自由
遊行日期:2012年7月1日
集合時間:2:15pm
集合地點:香港中央圖書館平台正門外
預計行程:
預定於 3:00pm 進入維園,與遊行大隊出發,遊行至新政府總部。
參加者可選擇是否遊行至下一抗爭對象地點(如干預香港自由的中聯辦)。


附:友好組織鍵戰的遊行安排:
日期:2012年7月1日
集合時間:14:30
出發時間:15:30 預定 18:30-19:00 抵達美國駐港總領事館
集合地點:中央圖書館平台噴水池外 (舊年同一地點)
路線:前半:同民陣一樣 維園→新政總 後半:新政總→美國駐港總領事館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回應《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回應傳媒就〈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的查詢》的公開聲明


昨天晚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發表了新聞稿,以回應傳媒對版權惡法修訂的查詢。本關注組對本議題長時間進行爭取及維權工作,身為重大持份者,謹對該新聞稿作出下列回應。

新聞稿內容裏說及,《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下稱《草案》)不會在本屆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然而,這份《草案》把二次創作這種古今中外極度普遍的創作方式定性為非法,嚴重打壓創作空間,扼殺言論自由及創作自由。多個創作界別的重要人士,如藝文界、音樂界等,都紛紛站到最前線,強烈抗議這份荒謬絕倫的《草案》。它不但不應在本屆立法會二讀,更應永久不再進行二讀、三讀。

不論在任何時間,不管在哪一屆的立法會會期,只要當局把這違反基本人權的惡法《草案》重推出來,本關注組定必把抗爭行動升級,不把惡法推倒不罷休。

新聞稿又稱:「考慮到《條例草案》本身的複雜性,政府會繼續與各方面溝通」。對此言論的可信性,本關注組絕對質疑。因為相同的謊言,當局各官員已重覆說過太多次。

由2006年起,本關注組已有成員向當局官員溝通,對象包括現時擔任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知識產權署署長的張錦輝。結果卻長期以來一直遭故意漠視。當局召開閉門會議商談《草案》修訂,只邀請版權收費公司等既得利益者,本關注組和友好團體即使主動拍門亦被拒。去年(2011年)7月立法會的公聽會上,無論本關注組和友好團體如何為說明道理而聲嘶力竭,身為署長的張錦輝根本沒有現身,我們種種訴求亦石沉大海。

及至日前,各界都站到最前線高調反對惡法《草案》,而且惡法《草案》因拉布而受影響時,當局官員竟對記者聲稱:他們在數星期內才聽到有二次創作的爭議。要是這說法不是謊言,那麼2006年我們的聲音,以及去年7月立法會公聽會上各團體的發言,難道都在官員耳朵中自動「消音」了?

由此可見,除了版權收費公司等既得利益者,當局由始至終根本並不願意與各方面溝通。只要留意事態發展,誰都可以看到當局不但嚴重偏聽,更可謂官商勾結。這堆既得利益者以外的各界聲音,都被當局「消音」掉。

新聞稿更稱,當局會「處理公眾關心的議題,包括研究應否為二次創作提供版權豁免。」這更讓本關注組看到當局的假惺惺。

事實上,對二次創作的豁免,本關注組早在2006年已有成員向當局提出,藝文界裏有朋友更表示在2000年起已向當局爭取。全球多個先進國家,亦早已確立了豁免二次創作的法例。當局若真的有心豁免二次創作,早就應該研究好、處理好。
可是在《草案》推上立會的過程中,當局對豁免二創的態度,不單只是「無心豁免」,更簡直是「拒絕豁免」。本關注組和友好團體,不論理據多充足、修改提議多切實可行,當局就是以種種藉口,故意拒絕接納。這些藉口雖多,但都站不住腳(對這些藉口的討論和反駁,可見本關注組撰寫的《迴避豁免二次創作 輸打贏要》一文,刊於2012年5月1日《明報》,或本關注組於4月27日香港電台節目《千禧年代》的發言)。要是當局官員真的有心處理,為甚麼看到別人理據充份的意見和提議,不好好檢討自己問題百出、荒謬絕倫的《草案》,卻馬上拋出種種藉口來把意見和提議壓下?

面對惡法《草案》膠着不動,近日版權收費公司等既得利益者着急了,聲稱可對政治戲仿加入「免刑責」,以換取《草案》早日通過。然而,這一招根本是掩眼法,「免刑責」並非真正的全面豁免二次創作。即使免了刑責,版權收費公司仍對二次創作握有生殺大權。它們可聲稱二創作品帶來了無確切可靠根據、甚至是「篤數式」的所謂「損失」,控告二次創作者所謂「侵權」。尤其是在《草案》中,侵權的範圍擴展至「向公眾傳播」,現時許多二次創作的發佈途徑(如Youtube、i-Cloud等)在《草案》通過後必定中招,屆時二次創作者面臨的白色恐怖,足以令二次創作死於寒蟬效應之下!

面對政治問題,版權收費公司早已明言要作審查。例如IFPI代表馮添枝,於去年7月立法會公聽會上,說出「若歌曲被改,進入不了中國,怎辦?」之言論,就是其中一個鐵證。況且二次創作不限於政治戲仿,許多非直接戲仿政治時局的文藝表達,也是二次創作。但版權收費公司提議的「免刑責」,卻不包括這些二次創作。版權收費公司的提議,不單是貓哭老鼠,更儼如是《警訊》中的案件騙局。若通過了只加入這種假豁免的《草案》,效果與通過現在的《草案》根本沒有分別。

要是當局官員確實如他們嘴巴所說,真心把版權法例處理好,就應馬上把整份《草案》收回,不再重推上立法會;並且應提交全面豁免二次創作的條文,予立法會通過,改正現行版權法裏已有的對二次創作之打壓。這點並不是本關注組用來討價還價的叫價,而是所有維護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人,無法退讓半步的底線!本關注組促請當局,馬上撥亂返正,依上述底線而處理,永久收回《草案》以及改正現行版權法裏對二次創作的打壓,全面豁免二次創作。否則,若最後逼使全體創作者,以及捍衛人權自由的市民,都走到抗爭的最前線,這完全是當局一手搞成、咎由自取的。

2012年6月27日(星期三)

2012年6月20日 星期三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4月29日反網絡廿三條遊行聲明更正啟事


 有關Jacki Dominic Lee在4月29日「反網絡廿三條遊行」上之發言,部分內容與本關注組立場有異。本關注組特此作出更正。如下︰

 一、Jacki Dominic Lee在當日發言時,只點名多謝公民黨及民主黨。而本關注組的立場,乃多謝所有支持全面豁免二次創作,或反對《2011年版權條例(修訂)草案》(下稱《草案》)的政界人物和政治團體。除上述兩黨外,亦包括:新民主同盟、民協、人民力量、社民連、工黨等。

 二、Jacki Dominic Lee在當日發言時,指矛頭直指建制派議員,要求建制派議員支持陳淑莊議員「豁免所有二次創作」之動議,否則政府應撤回《草案》。這的確是本關注組的立場。

 但必須補充的是,若已表示反對《草案》的政界人物和政治團體,日後有任何轉軚、反口覆舌之行為,出賣大眾的二次創作權,這也是本組織之針對矛頭。本組織會發揮監察力量,對口說爭取、實際上出賣二次創作權,甚至於版權既得利益者枱底交易、狼狽為奸的政界人物或政治團體,必堅定不屈,力陳其害,以理力爭。希望大家亦一同發揮監察的力量。

 此致
各關注人士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2012年6月20日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人事調動公告


敬啟者:

 由即日起,Jacki Dominic Lee已不屬本關注組成員。其言論及立場,均與本關注組無關。敬希垂注。

 此致
各關注人士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2012年6月20日

2012年6月18日 星期一

有關版權及二次創作的文摘(6月18日)

21團體促二次創作豁免刑責

【摘錄】二次創作權關注組於同日發聲明抗議此舉,形容刑事豁免只是「版權霸權」貓哭老鼠的「假動作」,對二次創作人的傷害一樣大。版權收費公司仍操二創生殺大權,可對作品進行政治審查,是對民間創作者的侮辱。


版權組織倡「二創」無罪

【摘錄】對於版權人組織主動要求政府在修訂《版權條例》時加入豁免「戲仿式二次創作」,有網民團體反應冷淡,認為無助釋除憂慮。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代表阿靈指,二次創作者進行如「惡搞」等創作時,往往並無經濟動機,不應與一般盜版侵權行為相提並論,要求全面豁免二次創作的民事及刑事責任,保障創作自由,同時二次創作種類繁多,版權組織只是提出豁免戲仿式作品,範圍狹窄。
代 表泛民主派與政府商討《版權條例》修訂的公民黨資深大律師湯家驊,亦對建議有保留,他說,無論是政府提出的草案,或是現時的法律條文,均沒有對「二次創作」作出定義,以現時情況推斷,短時間內亦難取共識,去清晰界定何謂二次創作,「政府難以豁免一樣並無確實範圍的東西」。


「匿名」成員被捕 逾百黑客隨時入侵警務處
【摘錄】香港的《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被看成「網絡23條」,大眾焦點集中在二次創作未能列明獲豁免, T認為,草案列明網絡服務供應商有責任把涉事者的個人資料交給警方,更為危險,「咁樣直頭係侵犯人權,好得人驚」。他說,本港的網絡23條修訂源自知識產 權署,故打算號召網民向該署發動攻擊。

T早前在網上與其他網民公開討論攻擊方案,未有實質行動,即被當局查出身份,5月中被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拘捕,帶走電話、電腦等,現正保釋外出,明日回警 署報到。他認為警方以言入罪,他已在網上向來自全球的「匿名」成員發出攻擊請求,明日警方一旦落案起訴,他揚言將有最少百多人響應,針對香港警務處網站發 動 DDoS(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


2012年6月15日 星期五

杯葛出席《各界要求政府盡快通過「版權修訂草案」記者招待會》聲明

公共專業聯盟、香港互聯網協會和多個版權收費組織會於今天下午舉行《各界要求政府盡快通過「版權修訂草案」記者招待會》,聲稱要「為市民保證戲仿式二次創作得到刑事責任的豁免,以解除通過法例的最主要障礙」。本關注組對此感到極為憤慨,決定杯葛出席此記者招待會。

1. 我們堅決要求版權法需豁免二次創作,我們絕不接受版權收費公司所要求的「豁免二次創作刑事責任」。
即使豁免了二次創作的刑責,在草案中把原有的「分發侵權複製品」變成「向公眾傳播」,擴大了所謂侵權的範圍,直接危及現時許多網上(如youtube、i-Cloud)所發佈之二次創作。「二次創作要坐牢」和「二次創作要打官司打到破產」,對二次創作人的傷害根本沒有分別。
版權人的所謂讓步,其實只不過是慷政府之慨。版權收費公司這種要求政府豁免二創刑責的「假動作」,根本只是惺惺作態、貓哭老鼠。
如此的記招,本質上只是《【商】界要求政府盡快通過「版權修訂草案」記者招待會》而已。

2. 「二次創作免刑責」後,版權收費公司仍手握濫殺二次創作之大權,隨時可對二次創作作品作政治審查,如IFPI馮添枝在立會公聽會上說「首歌被改,入唔到中國」,所以不准他人二次創作;或以篤數方式指二創作品為他們原作帶來巨額經濟損害然後禁止二創,一如香港影業協會早前竟指youtube一個點擊可價值$60。
其實這些公司一直騎劫真正創作人,濫收費用 。自1999年度各界向立會的投訴,2000年李家仁、關嘉美醫生罵這些公司是『陀地』的報道起,至今時今日,這樣的「版權霸權」仍沒變過。
而且版權收費公司如此濫收費用,知識產權署卻一直拒絕真正創作人的要求,不肯合理地管理有關公司。更甚者,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在今年1月31日跟藝術工作者說版權的座談會上,更化身成這些收費公司的說客,還說:「爲免麻煩,還是跟收費公司簽約吧。」
即使他朝二次創作真的免刑責,這些版權收費公司對二次創作仍操生殺大權,又沒有合理制衡。如此不合理的制度,我們寧死不從。

3. 在要求與這些公司見面時,我們經過無理的「被篩選」過程,主辦單位企圖脅逼本關注組要同意「止步於免刑責,不能爭取豁免二創」之立場。我們不從的結果,就是連面談機會都沒有。及至有朋友轉發採訪通知,我們方知有此一記者會。
這不單是粗暴干涉本關注組,更是對我們和其他民間創作者的侮辱。

如有任何查詢,歡迎電郵至cgrdws@gmail.com。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2012年6月15日

本關注組杯葛出席《各界要求政府盡快通過「版權修訂草案」記者招待會》

版權人如此惺惺作態,聲稱要求政府豁免二次創作刑事責任,卻不肯支持在版權法豁免二次創作。
如此《「商」界要求政府盡快通過「版權修訂草案」記者招待會》,本關注組杯葛出席。

================================
公共專業聯盟、香港互聯網協會和其他團體
2012年6月14日
聯合採訪通知

FYI

各界要求政府盡快通過「版權修訂草案」記者招待會採訪通知

致各編輯/採訪主任/記者:

國際創意及科技總會、國際版權保護協會(大中華區)有限公司、國際唱片業協會亞洲區總部、國際唱片業協會(香港會)、香港音像聯盟、香 港影視發展基金有限公司、香港影業協會、香港電影製作發行協會、首選香港創新科技、香港複印授權協會、香港及國際出版聯盟、香港版權 影印授權協會、公共專業聯盟及香港互聯網協會,將於明日 (2012年 6 月15 日) 召開聯合記者招待會,共同促請特區政府作出進一步的修訂及澄清,為市民保 證戲仿式二次創作得到刑事責任的豁免,以解除通過法例的最主要障礙,並於本屆會期內向立法會提交及通過法案。

記者招待會的詳情如下:
日期: 2012年 6 月15 日(星期五)
時間: 下午2 時30分
地點: 香港灣仔軒尼詩道15號溫莎公爵社會服務大廈2 樓201樓室
出席者:公共專業聯盟主席和香港互聯網協會創會主席莫乃光先生,和上述團體的代表 (尚有其他參與團體確認中)

2012年6月12日 星期二

有關版權及二次創作的文摘(6月12日)

『しろくまカフェ』の無期限休載が決定? 

根據目前流出的傳言整理,應該是小學館簽了動畫化的合同,錢包袋袋平安,但卻沒有分給作者半毛錢。經過多次爭取不果,毅然決定中斷漫畫創作。

現在的「版權」已不同以前,不是創作者本人持有,更談不上保護作者本人。大商家濫用版權控告創作人,封殺創意,已非頭一遭。支持狗屁政府的修訂,只會壓抑創意,幫助大商家壟斷市場,增加他們砍人的利器。香港已經徐徐陸沉,請別再加推一把。


二次創作

【摘錄】二次創作在我國源遠流長,最早期最著名的經典二次創作作品應要數成書於二千多年前的 《左傳》。《左傳》的作者左丘明在孔子所編訂的史書《春秋》的基礎之上,作出註解、補充、考訂,寫出《左傳》這部名垂後世的經典史書。有說《左傳》與《春 秋》「猶衣之表裡,相持而成」,可見《左傳》的二次創作本質。若左丘明生於《版權條例》通過後的香港,相信必被認為是個可惡的侵權者,難逃法網。
【摘錄】HONG KONG: In this former British colony where free speech reigns but universal suffrage is absent, many - particularly designers, artists and singers - regularly use parody and satire to express themselves, disseminating their work through Facebook, chat forums, blogs and YouTube.

But they fear this could be a thing of the past if the Copyright (Amendment) Bill 2011, which is on its way to a second of three readings required to pass, becomes reality.

2012年6月9日 星期六

2012年1月31日版權法講座後記

在2012年1月31日,一個對藝術工作者解釋版權法的講座中,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多番聲稱,即使是塡詞、街頭獻唱等全球皆極普遍的藝術創作或演繹,只要沒得到CASH、IFPI等版權收費公司的「批准」,就是犯法。至於有關公司批不批准,就看經濟對局上強弱懸殊得如以卵擊石的藝術創作者,個人「議價能力」有多高——例如能付出多少錢給這些公司。若「議價能力」不高,張錦輝直言「就不要做這種創作」。創作變成了身家豐厚人士的特權!!!!!!!!!!

張錦輝更化身這些版權收費公司的說客,於會上直言「爲免麻煩,(作曲、塡詞人)應該加入CASH」,無視創作人捍衛自己作品、拒絕自己作品版權「被代理」的權利!!!

大家說這種無知、無恥的所謂知識產權署署長,應不應該下台?!?!?!

2012年6月7日 星期四

如此情況,合理嗎?


喺而家嘅情況,其實版權已經被人濫用。新嘅惡法一過,明確咁擴大監控範圍,覆蓋所有『向公眾傳播』嘅範圍,到時邊個要告上門,民事又好,刑事又好,就分分鐘Die Hard,死硬!


2012年6月4日 星期一

有關版權及二次創作的文摘(6月4日)

飛常 Play group:沒有惡搞 就沒有 facebook
【摘錄】近期網上流行惡搞和改圖,當中充滿政治譏諷。港府就硬來「網絡23條」,扼殺二次創作空間。須知高質素的惡搞作品,創意、觸覺、時事通識和電腦技術,缺一不可。即使我們討厭惡搞,也必須維護創作和表達的自由。

社運八方:豁免惡搞刑責綠燈已開
【摘錄】其實呢次版修訂,主要係抄美國嘅 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最大嘅目的係俾荷里活、SONY、EMI等電影音樂版權商能享有未來所有科技傳送的權利 (technology neutral communication rights),所以最大的游說力量來自呢啲版權持有人代理,而佢地唔理政府會唔會用呢個條例來打壓網民,總之利益最緊要。上年七月,當網民係立法會要求 豁免政治諷刺作品嘅刑事責任,佢地嘅代表聲大大反對,仲話:「若果改咗首歌搞到入唔到大陸市場點算?」

版權人同意「惡搞」免刑責
【摘錄】引發二次創作爭議的《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再有新進展。極希望條例通過的版權持有人代表近日聯絡泛民,表示不再反對「惡搞」免受刑責的修訂,希望能爭 取在本屆立法會通過條例。但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驊指曾就此聯絡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對方似乎興趣不大。

參考文章︰
非刑事化?民事更可怕!
【摘錄】換言之,以現行法例,即使有人完整上載侵權片段上Youtube,仍然不算「向公眾提供該作品的複製品」。即使是版權持有人,也不願冒險控告網民,以免立 下「網上發佈不屬『公開表演、放映或播放該作品』」的案例。這也解釋了為何一直以來,多個版權收費組織拼命要求Youtube移除片段,甚至高調對傳媒聲 稱「因網上侵權而損失三十億」,到現時為止卻沒有網民被民事起訴,即使是最差的情況(如叮噹網站事件),也只是收到版權商的律師信而要關站而已!

不過,若新例通過,情況就會180度逆轉。不論是Youtube、niconico等串流(streaming)網站,還是iCloud等雲端技術,甚至 他朝新發明的網上傳播技術,若有人發佈被指侵權的物品(包括二次創作),都不可能逃出「向公眾傳播該作品」的範圍。換言之,版權持有人就可名正言順控告網 民,不用擔心敗訴。即使二次創作人不必被刑事起訴,單是以香港電影協會那種一個點擊價值六十大元的「篤數」計算方法,若網民要依他們的計算方法賠償,連同 打官司的費用,即使不用坐牢,只怕也要破產。

由「二次創作要坐牢」,變成「二次創作要破產」,對二次創作者來說,有差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