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7日 星期三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回應《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回應傳媒就〈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的查詢》的公開聲明


昨天晚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發表了新聞稿,以回應傳媒對版權惡法修訂的查詢。本關注組對本議題長時間進行爭取及維權工作,身為重大持份者,謹對該新聞稿作出下列回應。

新聞稿內容裏說及,《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下稱《草案》)不會在本屆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然而,這份《草案》把二次創作這種古今中外極度普遍的創作方式定性為非法,嚴重打壓創作空間,扼殺言論自由及創作自由。多個創作界別的重要人士,如藝文界、音樂界等,都紛紛站到最前線,強烈抗議這份荒謬絕倫的《草案》。它不但不應在本屆立法會二讀,更應永久不再進行二讀、三讀。

不論在任何時間,不管在哪一屆的立法會會期,只要當局把這違反基本人權的惡法《草案》重推出來,本關注組定必把抗爭行動升級,不把惡法推倒不罷休。

新聞稿又稱:「考慮到《條例草案》本身的複雜性,政府會繼續與各方面溝通」。對此言論的可信性,本關注組絕對質疑。因為相同的謊言,當局各官員已重覆說過太多次。

由2006年起,本關注組已有成員向當局官員溝通,對象包括現時擔任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知識產權署署長的張錦輝。結果卻長期以來一直遭故意漠視。當局召開閉門會議商談《草案》修訂,只邀請版權收費公司等既得利益者,本關注組和友好團體即使主動拍門亦被拒。去年(2011年)7月立法會的公聽會上,無論本關注組和友好團體如何為說明道理而聲嘶力竭,身為署長的張錦輝根本沒有現身,我們種種訴求亦石沉大海。

及至日前,各界都站到最前線高調反對惡法《草案》,而且惡法《草案》因拉布而受影響時,當局官員竟對記者聲稱:他們在數星期內才聽到有二次創作的爭議。要是這說法不是謊言,那麼2006年我們的聲音,以及去年7月立法會公聽會上各團體的發言,難道都在官員耳朵中自動「消音」了?

由此可見,除了版權收費公司等既得利益者,當局由始至終根本並不願意與各方面溝通。只要留意事態發展,誰都可以看到當局不但嚴重偏聽,更可謂官商勾結。這堆既得利益者以外的各界聲音,都被當局「消音」掉。

新聞稿更稱,當局會「處理公眾關心的議題,包括研究應否為二次創作提供版權豁免。」這更讓本關注組看到當局的假惺惺。

事實上,對二次創作的豁免,本關注組早在2006年已有成員向當局提出,藝文界裏有朋友更表示在2000年起已向當局爭取。全球多個先進國家,亦早已確立了豁免二次創作的法例。當局若真的有心豁免二次創作,早就應該研究好、處理好。
可是在《草案》推上立會的過程中,當局對豁免二創的態度,不單只是「無心豁免」,更簡直是「拒絕豁免」。本關注組和友好團體,不論理據多充足、修改提議多切實可行,當局就是以種種藉口,故意拒絕接納。這些藉口雖多,但都站不住腳(對這些藉口的討論和反駁,可見本關注組撰寫的《迴避豁免二次創作 輸打贏要》一文,刊於2012年5月1日《明報》,或本關注組於4月27日香港電台節目《千禧年代》的發言)。要是當局官員真的有心處理,為甚麼看到別人理據充份的意見和提議,不好好檢討自己問題百出、荒謬絕倫的《草案》,卻馬上拋出種種藉口來把意見和提議壓下?

面對惡法《草案》膠着不動,近日版權收費公司等既得利益者着急了,聲稱可對政治戲仿加入「免刑責」,以換取《草案》早日通過。然而,這一招根本是掩眼法,「免刑責」並非真正的全面豁免二次創作。即使免了刑責,版權收費公司仍對二次創作握有生殺大權。它們可聲稱二創作品帶來了無確切可靠根據、甚至是「篤數式」的所謂「損失」,控告二次創作者所謂「侵權」。尤其是在《草案》中,侵權的範圍擴展至「向公眾傳播」,現時許多二次創作的發佈途徑(如Youtube、i-Cloud等)在《草案》通過後必定中招,屆時二次創作者面臨的白色恐怖,足以令二次創作死於寒蟬效應之下!

面對政治問題,版權收費公司早已明言要作審查。例如IFPI代表馮添枝,於去年7月立法會公聽會上,說出「若歌曲被改,進入不了中國,怎辦?」之言論,就是其中一個鐵證。況且二次創作不限於政治戲仿,許多非直接戲仿政治時局的文藝表達,也是二次創作。但版權收費公司提議的「免刑責」,卻不包括這些二次創作。版權收費公司的提議,不單是貓哭老鼠,更儼如是《警訊》中的案件騙局。若通過了只加入這種假豁免的《草案》,效果與通過現在的《草案》根本沒有分別。

要是當局官員確實如他們嘴巴所說,真心把版權法例處理好,就應馬上把整份《草案》收回,不再重推上立法會;並且應提交全面豁免二次創作的條文,予立法會通過,改正現行版權法裏已有的對二次創作之打壓。這點並不是本關注組用來討價還價的叫價,而是所有維護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人,無法退讓半步的底線!本關注組促請當局,馬上撥亂返正,依上述底線而處理,永久收回《草案》以及改正現行版權法裏對二次創作的打壓,全面豁免二次創作。否則,若最後逼使全體創作者,以及捍衛人權自由的市民,都走到抗爭的最前線,這完全是當局一手搞成、咎由自取的。

2012年6月27日(星期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