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5日 星期五

杯葛出席《各界要求政府盡快通過「版權修訂草案」記者招待會》聲明

公共專業聯盟、香港互聯網協會和多個版權收費組織會於今天下午舉行《各界要求政府盡快通過「版權修訂草案」記者招待會》,聲稱要「為市民保證戲仿式二次創作得到刑事責任的豁免,以解除通過法例的最主要障礙」。本關注組對此感到極為憤慨,決定杯葛出席此記者招待會。

1. 我們堅決要求版權法需豁免二次創作,我們絕不接受版權收費公司所要求的「豁免二次創作刑事責任」。
即使豁免了二次創作的刑責,在草案中把原有的「分發侵權複製品」變成「向公眾傳播」,擴大了所謂侵權的範圍,直接危及現時許多網上(如youtube、i-Cloud)所發佈之二次創作。「二次創作要坐牢」和「二次創作要打官司打到破產」,對二次創作人的傷害根本沒有分別。
版權人的所謂讓步,其實只不過是慷政府之慨。版權收費公司這種要求政府豁免二創刑責的「假動作」,根本只是惺惺作態、貓哭老鼠。
如此的記招,本質上只是《【商】界要求政府盡快通過「版權修訂草案」記者招待會》而已。

2. 「二次創作免刑責」後,版權收費公司仍手握濫殺二次創作之大權,隨時可對二次創作作品作政治審查,如IFPI馮添枝在立會公聽會上說「首歌被改,入唔到中國」,所以不准他人二次創作;或以篤數方式指二創作品為他們原作帶來巨額經濟損害然後禁止二創,一如香港影業協會早前竟指youtube一個點擊可價值$60。
其實這些公司一直騎劫真正創作人,濫收費用 。自1999年度各界向立會的投訴,2000年李家仁、關嘉美醫生罵這些公司是『陀地』的報道起,至今時今日,這樣的「版權霸權」仍沒變過。
而且版權收費公司如此濫收費用,知識產權署卻一直拒絕真正創作人的要求,不肯合理地管理有關公司。更甚者,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在今年1月31日跟藝術工作者說版權的座談會上,更化身成這些收費公司的說客,還說:「爲免麻煩,還是跟收費公司簽約吧。」
即使他朝二次創作真的免刑責,這些版權收費公司對二次創作仍操生殺大權,又沒有合理制衡。如此不合理的制度,我們寧死不從。

3. 在要求與這些公司見面時,我們經過無理的「被篩選」過程,主辦單位企圖脅逼本關注組要同意「止步於免刑責,不能爭取豁免二創」之立場。我們不從的結果,就是連面談機會都沒有。及至有朋友轉發採訪通知,我們方知有此一記者會。
這不單是粗暴干涉本關注組,更是對我們和其他民間創作者的侮辱。

如有任何查詢,歡迎電郵至cgrdws@gmail.com。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2012年6月15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