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7日 星期六

戲仿未定義非陰謀?!(7-9-13)

戲仿未定義非陰謀?!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常任秘書長黃灝玄接受《信報》專訪時表示,不為戲仿下定義,是參考外國常見做法,方便日後引用案例。在執法過程中,即使收到非版權持有人的投訴,當局不可能不調查,但不會繞過版權持有人執法。他說,「唔寫得太死」的好處是,將來可以引用已經立法豁免的澳洲、加拿大的案例;反而如果細緻界定,將來可能動不動就要改。

看到這裡,筆者就有個疑問:不去下定義,留下一大片「灰色地帶」,真的可以方便日後「引用案例」嗎?兩者有相抵觸嗎?即使加拿大、澳洲都沒有為戲仿下定義,但對方可是已經立法豁免,對創作者有足夠的保障,但反觀香港,有保障和支持創作者嗎?這一大片的「灰色地帶」,同時也無形地限制了創作者的創作自由了。

另外,既然會考慮到「如果細緻界定,將來可能動不動就要改」這種事,是不是代表政府現時還沒有一個堅定的立場?相信大家所在意的並不是「由1蚊變成1.1蚊」的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失定額,而是自己的作品有沒有「犯法」。我相信如果政府現在和將來的立場是一致的話,同樣的作品,在2013年不算侵權,在2023年都不算侵權,根本沒有改動的必要。而且,如果一開始定的時候想得透徹,也沒有改的需要,也能給市民一個安心,不是嗎?

筆者相信,一切都在於溝通、承諾和信任。甚麼是可行的、甚麼是不可以的,市民和政府都應該溝通好,為此定一個界線,讓大家都清清楚楚,將來也沒甚麼好爭論;為溝通好的界線作出一個肯定的承諾,市民才會對政府抱持信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