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公聽會速報


【10:10】多個版權組織已發言,聲稱要馬上通過《草案》,不應採納民間倡議的UGC,曾幫知識產權署說話的香港律師會 黃錦山律師 更恫嚇:若引入UGC,香港會被美國列入301觀察名單中,但並無提出其理據

【10:12】毛孟靜議員質疑剛才聲稱是「中華國際出版社」的普通話發言人不在本節流程中,委員會小組主席陳鑑林聲稱她「早到了」所以臨時加插她發言。

【10:25】民間朋友指出UGC才能作出全面豁免,當中包括引用張宇人唱《YOU RAISE ME UP》改編的撐警歌曲之例,指出若只限於《草案》的豁免,張宇人都中招。

【10:28】有民間組織特別不滿翻唱、舊曲新詞、同人誌等不獲豁免。

【10:30】政府商經局黃福來聲稱,《草案》的豁免已足夠。又稱安全港足夠保障私隱。但國際特赦組織發言時已指出安全港易被濫用。黃福來沒有回應V家向上委員會要求監管版權收數組織之言。

【10:32】陳鑑林主席在商經局黃福來發言後,再加插發言者:互聯網供應商馮德聰。馮德聰聲稱《草案》不是網絡23條,已有保護。不過認為「不誠實使用電腦罪」更惡。

【10:34】滑鼠鍵戰發言人鄺頌晴回應莫乃光問題「爲何豁免不足」時,指出改編歌曲(如山卡啦老師)、網上串流(如打機達哥)等,都不能豁免,《草案》通過後會墮法網。

【10:36】馮添枝獲委員會主席陳鑑林安排再發言,他聲稱唱片業已對民間「借用」原作的二次創作網開一面,沒有去提控它們,聲稱UGC會令唱片業失去與用戶平台的license之商機,認爲UGC是侵權與不侵權間的灰色地帶,所以業界不能接受。熟悉開放版權的蘇孝恒博士隨即反駁,若無UGC,可被認爲侵權的範圍只會更大,令問題更灰色。

【10:40】香港互聯網協會鄭斌彬先生指出回應毛孟靜議員問題時,認爲二創中的個人利益並不具體顯著、難以分得出,不見得爲何不豁免。滑鼠鍵戰發言人鄺頌晴亦指馮添枝等人口說不介意民間二次創作,爲何不寫進法例中說明可以豁免,保障公眾安全呢? 但香港電影製作發行協會舒達明認爲,二次創作只是借用他們著名、賣座的作品,如周星馳電影,加以改編,認爲會衍生出「新版權」而令他們蒙受損失。

【10:45】廖長江聲稱只有在尊重「版權」下才可以作適度豁免,但至今他根本看不到何謂「二次創作」,沒有看過「二次創作」有實際定義。這議員肯肯定根本沒有做足功課,沒有認眞讀過本關注組意見書。

【10:47】馬逢國又聲稱在「版權的世界」下要爭取就要有定義,而「二次創作」的定義『在全世界其他地方都沒有』,仍搞不清、說不清其定義。這是無法立法。 滑鼠戰線曠頌晴指,「二次創作」是一個概念,而聯盟提出的UGC的豁免,定義就很清楚。反問議員是否接受。

【10:57】莫乃光議員引用國際學者說法,向馬逢國議員解釋二次創作的定義。馬逢國議員仍堅稱莫乃光說的是「DERIVATIVE WORKS」即「衍生著作」而非「二次創作」,仍堅持認爲「二次創作」並無定義。

【11:00】滑鼠戰線鄺頌晴指出版權並非絕對權,不應凌駕言論及發表自由。廖長江議員反對,問她有甚麼司法案例判決,說明版權不應凌駕言論及發表自由?鄺頌晴指,版權不應凌駕言論及發表自由,應該是人的常識。若要法律理據,在《基本法》及世界人權公約都已有。

【11:16】國際版權保護協會(大中華區)有限公司 何偉雄先生 對官員增加豁免表示遺憾

【11:18】泣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怪」宮能組別 指張宇人唱撐警歌,可能只是抒發個人感情,未符豁免。若不增豁,「光明磊落」的警察可能無法抒發個人感情,變成暴力執法,應以UGC方案去豁免之。

【11:21】何浩琛先生身爲創作人及二創人,引述陳鑑林「有些人被人誤導不要緊」及「你有本事就自己創作,爲何惡搞他人?」,指出現在輿論遭版權人誤導。二創時未必可以符合「戲仿、滑稽」等四項條件,但無權版權人利益。爲何不能豁免?爲何每次都不採納UGC,只欺騙人說「過住先」?

【11:24】創作自由的憂鬱發言人靈指,她和組織都沒有收到任何議程或出席通知,這或是導致今天空席甚多的原因,表示遺憾。靈又指現時的版權市場根本不公義。版權收費組織也缺乏監管。而OSP(網絡服務供應商)定義也多年不清晰。 陳鑑林主席聲稱有發通知予報名者,但報名者也應留意立法會網站。

【11:26】香港中學動漫聯盟代表會主席冼朗程認爲,目前豁免絕不足夠,同人文化的創作尤甚。

【11:27】民間發言人士稱,「戲仿」等四項豁免只引用「簡明」牛津字典,連中學生都不如。官員也不能從杜象等藝術大師之創作,明白二創眞義。而現時法律遭政治濫用嚴重。

【11:36】鄭嘉俊指單是被告已令學生或普羅民眾惶恐,造成白色恐怖。要全面豁免才可令人放心創作。

【11:38】IT從業員方少良指出網民極易誤墮法網,執法也易遭濫用,恐會造成類似「實名化」之憂。條文定義亦很粗疏,最好不要立法。而豁免上,應該在凡是不作商業銷售就獲豁免。

【11:43】麥天豪以梁振英當年任行政會議時,聲稱「反董」飛龍標誌「侵權」,指出官員或當權者借版權作政治打壓早有先例。而版權條例偏幫商業一方,並非眞正平衡。

【11:46】同人空港ADMIN莫歌拿指出,論壇是民間蝕本經常的OSP(網絡服務供應商),人手不足,侵權投訴機制易遭濫用,未經法官判案就要移除二創作品,無限擴大侵權定義至「COMMUNCIATION」而沒有合理豁免,連市民平時做小創作都變成犯法,這《草案》置民間小論壇於死地。

【公聽會】下午第三節會議,全場發言都指《草案》假豁免,四項豁免不足,扼殺創作自由

【公聽會:陳鑑林黑哨】議員與公眾或官員的問答時段,官員對林志輝安全港問題回應後,二創組發言人胡千秋表示要回應今早會議上馬逢國問題,但委員會主席陳鑑林叫胡千秋名字,胡千秋站立開口後,陳鑑林馬上喝止,聲稱公眾人士已無權發言並宣佈結束第三節會議。胡千秋、林志輝、香港文化監察的楊雪盈均即場表示抗議。其時鍾樹根於席上罵不滿者根本無權發言,是來搞事的。陳鑑林仍堅持結束會議並步出會議廳。議會人士形容當時陳鑑林表情是不可一世。而馬逢國及鍾樹根亦在瞬間消失蹤影。

【17:29】第四節會議中,馬逢國又再聲稱二創無定義,不能寫進法律。香港同人江肇峰指改編歌曲(如高登音樂台)、同人創作的Neta等都並未豁免。其後公眾亦指出Vocaloid、歌曲remix等,都不見得可以包括在是次修訂中「戲仿、諷刺」等的豁免中。 二創組發言人胡千秋質疑馬逢國是否故意在第三節時不詢問,因爲二創組每一次諮詢都在意見書上對此已清楚說明,已提供清楚定義,使二創組無法回答此問題,然後他繼續聲稱二創無定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