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1日 星期三

「網絡廿三」箝制新興網絡媒體

文︰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
原文連結︰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0055

香港現行的《版權條例》第39 條容許公眾在批評、評論及新聞報導時公平處理某一版權作品,只要給予足夠的確認聲明(即引用出處),就不屬侵犯版權;新聞報導而公平處理某一版權作品,該 聲音紀錄、影片、廣播或有線傳播節目更毋須作出確認聲明。但香港政府就以《2014 年版權修訂條例》 (下稱「網絡廿三」)為名,為相關條文設下重重關卡,箝制新聞及網絡自由。
「公平處理」四大條件緊箍咒
「公平處理」四大條件源於英國案例 (註一),英國及澳洲都沒有於批評、評論及新聞報導的「公平處理」之條文列明法庭須考慮什麼條件,為法庭預留空間作詮釋及給予法庭足夠彈性應付不同案情及 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但「網絡廿三」的新修訂下,政府卻套用2007年修例時過份保守、架床疊屋的思維,硬生生為每一條「公平處理」豁免編寫四大條件,將 普通法變成成文法例(註二),令法庭難以偏離已寫入法例的法律條文,變相限制法庭給予豁免時的彈性。
批評、評論新加「已向公眾提供」條件
在現行的法律條文第39條中,並沒有要求批評、評論時,該作品必須「已向公眾公眾發行或傳播」,但「網絡廿三」的新修訂下,在批評、評論某版權作品時,該版權作品必須「已向公眾發行或傳播」。
廢除現行為報導新聞的確認聲明豁免
若新聞報道在「合理地切實可行」下,將需要給予足夠的確認聲明才可引用原作品,聲音和視像等新聞報道亦不再獲豁免,變相為新聞報道多加一層審查。與 英國相關法例比較,「網絡廿三」的修訂以「合理性」(not reasonably practicable to do so) 判斷傳媒能否引用原作品,變相令報道需在法律上通過Reasonable test;而英國法例原文僅寫有(impossible for reasons of practicality) (不可能實行的理由),反映香港政府在參考英國法例時額外加入了新的關卡,令「網絡廿三」暗藏限制新聞自由的魔鬼細節。
打擊新興網絡傳媒及「公民記者」的冒起
遮打革命中,我們都見識到新興網絡傳媒及「公民記者」的傳播能力及速度絕不較傳統媒體遜色。「網絡廿三」中第39 條的修訂就正正嚴重打擊這一股新力量。香港政府新聞發佈多次拒絕網絡傳媒,令他們不得不依靠其他同行的新聞資料作報導,但作出這些報導時,非牟利的網絡傳 媒就必須嚴守「公平處理」四大條件、作品「已向公眾提供」及在「合理地切實可行」下給予「足夠的確認聲明」才可作出報導、批評、評論或引用。在新聞界分秒 必爭下,當這些網絡傳媒不能即時發佈新聞無疑是要閹割網絡傳媒,令其不能發揮應有的影響力。而「公民記者」更多是依賴其他媒體的資料作批評、評論、引用及 報導,就算是一般律師也未必能理解「公平處理」的四大條件,更枉論一段市民的「公民記者」。什麼時候需要「確認聲明」? 又什麼是「足夠的確認聲明」呢?什麼情況是「非合理地切實可行」?種種機卡都是要阻礙新興網絡傳媒及「公民記者」的冒起,打擊新聞自由的措施。
聯盟建議政府:
1. 刪除所有於「公平處理」條文下的四大條件;
2. 刪除第39條中要求「已向公眾公眾發行或傳播」的要求;
3. 保留現行法例第39(3)條中藉聲音紀錄、影片、廣播或有線傳播節目報導時事,不須附有確認聲明的豁免;
4. 確認聲明跟從英國條文以 ("impossible for reasons of practicality") 及取代 ("not reasonably practicable to do so");及
5. 引入「UGC 用戶衍生豁免」為網絡傳媒及「公民記者」提供最大保障。
版權及二次創作聯盟
2014年12月30日
註一:Hawkes v. Paramount 1934 Ch. 593, CA; Pro Sieben v. Carlton UKTV 199 E.M.L.R. 109 etc.
註二:《2014 年版權修訂條例》修訂後的 39(4) 條列明:


「在裁定處理作品是否公平處理時,法院須考慮有關個案的整體情況,並尤其須考慮—
1. 該項處理的目的及性質,包括該項處理是否為非牟利的目的而作出,以及是否屬商業性質;
2. 該作品的性質;
3. 相對於該作品的整體,被處理的部分所佔的數量;及
4. 該項處理對該作品的潛在市場或價值的影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